原文载于:现代交际,2016年第2期

张冬杰 (哈尔滨工业大学 黑龙江 哈尔滨 150001)

 

【摘要】:近年来我国的社会工作事业发展迅速,社会工作的覆盖面与专业性不断提升。从社会工作教育的角度看,许多社工从业者的理论水平有了显著提高,衬于个案、团体和社区等主要方法的运用逐渐走向科学化与合理化。然而从社工实践的角度看,当前中国的社会工作实务尚存在着一些误区与错位。本文将结合笔者自身的经验来谈谈这方面的问题。

【关键词】:中国社会工作 社会工作实务 社会工作

 

一、社会工作者多青睐青少年儿童的服务活动,忽视其他服务

社会工作者对于青少年儿童的关注显著高于妇女、老人、残疾人等其他人群。从受助者的角度看,青少年儿童活泼、好动,求知欲望强,有比较充足的业余时间,而社工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彼此很容易接触并熟悉起来,因而该群体非常乐于参与社工组织的活动。妇女、老人、残疾人等群体则明显不同。妇女,尤其是那些生活在“村改居”的妇女,大多忙于生计,许多人在周末也需要加班,基本没有闲暇时间,所以很难将她们组织起来开展活动。而且在她们眼中,大多数社会工作者都是年轻人,人生阅历不够,工作经验不足,她们往往不会对社工服务予以认可,在遇到困难时不会想到向社工求助。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完成工作任务,一些社会工作者尝试着开展亲子活动,通过孩子把妈妈引入到活动中来。这样的做法一般能收到很好的效果:从妇女的角度来看,通过活动她们可以相互认识,在过程中如果相处得融洽,会把这种关系延续到生活中;从社工的角度看,如果能够通过活动和这些妇女建立起良好的关系,这些人很可能成为以后开展服务活动的支持者。但是,这只是一个技巧,它的适用性很有限,为了更好地开展妇女方面的社会工作,需要社工努力挖掘和利用身边的资源,因地制宜地开展能吸引和帮助她们的服务活动。以当时的实习经历为例:当时社区中挖掘一名会瑜伽的义工,然后招募18-50岁以下的妇女学习瑜伽,把时间定在周末,当时很受社区妇女们的欢迎,也收到了很好的服务效果。

妇女群体相比,老年人的业余时间很充足,他们的儿女都忙于工作,因此该群体的生活较为单调。社会工作者把他们组织起来,定期开展一些娱乐和学习型的活动非常有意义,也常常受到老年人的好评。但在实际工作中,还是会遭遇到比较大的困难,“语后障碍”便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种。由于社工本身的年龄、知识背景与社会来源所限,我们常常无法很好地掌握方言,而许多土生土长的老人都不会普通话,由此导致沟通不便甚至误解,这是许多在南方地区从业的社会工作者都会遇到的障碍。相关机构在服务点配置人员时,要全方面考虑,把会说客家话的社工配置到需要用到这些方言的岗位;还可以在一些本地居民较多的服务点进行定期语言培训;另外,采用政策和待遇优势吸引本地人从事社工行业工作。

 

  二、社区活动和小组开展较多,个案工作易受冷落

作为社会工作的三大工作方法,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社区工作各有其独特的工作程序和技巧,从理论的角度看,它们没有等级差异。然而,在实际的社会工作过程中,大多数社会工作者都偏向于社区和小组活动,而冷落个案工作方法。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有两方面:一方面,在机构分配给社会工作者的任务和指标中,社区活动和小组活动部分占据较大部分;另一方面,各个工作方法的难易程度有区别。社区活动从策划、组织、开展到总结都相对简单,一次活动出现的意外状况较少,其形式基本是丰富居民业余生活的娱乐活动,很容易调动起社区居民的积极性。小组工作也多围绕服务人群的兴趣培养和学习的主题,如青少年手工制作、亲子绘画、老年电脑学习班、羽毛球或兵乓球学习等,这些活动的开展很少遇到困难。而个案工作对于社会工作者来说就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实务活动,个案活动和心理咨询活动有些相似,社会工作者需要以本专业精神为指导,运用相关的心理学知识和技巧,这对社会工作者的个人素质提出了很高要求。在实务中,从界定服务对象到与其建立信任关

系,再到实质性的助人服务的开展,每个过程都需要社会工作者投入很大的精力。另外一个有较强中国特色的是,很少有遇到困难或者问题的居民来求助于社会工作者,大家对于娱乐性的活动很积极,但是很少提出困难性的求助。很多社会工作者为了完成个案工作的指标,不得不找一些平时关系较好的居民来充数,其工作内容和总结也可能是自己编写和杜撰的,所做事情有很强的应付性。

 

 三、实务活动监督不够

在活动开展之前,社会工作者都会有一个活动策划,这个策划包括活动目标、理论应用、具体程序、活动经费申请、活动问题预评估等项目,在活动结束之后也会有满意调查表、活动总结和新闻稿等档案要处理。但是这些程序式的事务在实践过程中常常被扭曲。一个活动一旦开展起来,往往很难按照活动策划的步骤实现,常常出现一些始料未及的突发状况。在撰写活动总结时,大多数时候也只是进行例行的格式化阐述,多数时候不会把真实问题与处理方式写在活动总结中。更有甚者,满意调查表都是由社会工作者自己或者其同工来填写的。

社工从业者常常认为,将活动策划、总结、照片、满意度调查表、新闻稿等文件整理在一起,活动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人们不太在意以下问题:整个活动是怎么进行的,中间发生了什么问题,是否尊重了社会工作的理念和技巧,是否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只要新闻稿写得出彩,照片拍得好,就可以算是成功的活动案例,就有可能发表在报纸上。而机构更关注的是每个社会工作者举办了多少次活动,是否完成了指标,在社会上是否为机构产生了广告效应,等等,这种形式与社会工作的专业作用和精神有所背离。

 

四、文犊和行政事务繁重

为配合开展服务活动,让工作更有规划性和反思性,社会工作者常常需要制订工作计划和撰写工作总结。然而在实际的工作中,每个工作者除了必要的活动总结,还要花费大量时间编写周计划、周总结、月计划、月总结等一系列文件,消耗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同时,对此类文件又缺少严格的检查和惩罚措施,因此大多数人都不太上心,常常敷衍了事,或是随手编写,或是复制之前的日志甚至是别人的日志,大多数文件都是在需要提交时临时抱佛脚来完成。这样的计划与总结对我们开展服务活动很难发挥实质性的帮助与引导,社工从业者与管理者都需要反思:是否需要更好的万式去替代或者改进此类事务?对于一种实践性的专业和职业,这种静态、冗杂、死板的工作万式如何能激发人们的工作积极性?

除此之外,由于社会工作的服务点采取驻派万式,社会工作者由机构派遣和管理,它们受机构和用人单位双重领导。因此,在完成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他们常常会被用人单位派出去做一些非专业行政性的事务,比如帮助用人单位打印、整理材料、写报告以及不少跑腿打杂的工作。这对社会工作者的正常工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使得社工的专业形象大打折扣。

   五、社会工作者的聘任与督导机制问题

社会工作是一个专业性和公益性很强的职业,它对从业者的个人素质有很高要求,并不是所有的人经过教育和培训都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社会工作者。有些人工作很积极热情、乐善好施,有些人则消极冷漠,甚至斤斤计较,经过专业的培养和工作锻炼后,前者常常会成为一位非常优秀的社会工作者,而后者就很难说了。然而由于本行业目前存在许多问题,很难吸引和留住社会人才,于是就对求职于社会工作者的人员来者不拒,缺乏严格的选拔与考察机制,使得社会工作者队伍良芳不齐,影响了社会工作的服务效果和质量,进一步造成了社会工作发展的恶性循环。这是目前每个社会工作机构都面临的难题。

督导机制角色偏于行政化。深圳社工机构采用香港社工+本土督导的万式,着重培养本土督导的发展。在理念上,本土督导依照“一线社工—督导助理—初级督导”的层级关系。这种层级关系并不是严格的上下级关系,督导从事的并不是简单的管理和领导工作,而是担当类似咨询师的作用,督导需要与被督导者开展彼此的良性互动,对后者在实务活动开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进行建设性的指导,帮助其成长。但是在实际工作中,一些督导并不能认清和摆正自己的角色和功能,把自己定位在领导者的角色和地位,认为下级社工和人员要无条件服从自己的意见和工作,这与督导的理念是不一致的。

同时,督导或督导助理的督导专业性水平也让人质疑。这类岗位的选拔需要一定的实务工作年限,由于本领域人才流失问题严重,每个机构符合条件的人并不多,这就降低了岗位的竞争性。我们曾经遇到一位督导助理:她本是刚从校园毕业不到一年的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在某社区做了一年的一线社会工作者后,由于其他人员来来回回换了一遍,她竟成为了本社区内资格最老的人员,不得已才被推选到社区督导助理的职位。实际上,她目己的实务能力颇为有限,更不知道如何督导别人,于是苦不堪言。这个案例并不是个案,很多督导或督导助理只是在机构多呆了一些时间,比其他工作者从事一线实务的时间长一些,其专业水平不一定比别人高,那么其督导的作用就让人产生质疑了。

另外,目前对督导助理的工作激励也远远不足。在承担督导一线社会工作者的任务的同时,他们也需要完成自己的实务指标,有的时候还承担了更多的行政管理事务,可是工资水平并没有比一般的社会工作者高出很多。他们每天不仅要写自己的工作计划和总结,还要督促和指导其他一线社会工作者的工作和实务活动,有的时候还被机构派去写项目计划书,工作量增加了很多。这就使得很多督导助理失去了工作积极性,也让此岗位无法吸引新人才,有些社会工作者宁愿在一线岗位上清闲度日,也不去竞争督导助理的岗位。

本文的内容主要以深圳市的社区服务中心为例,探讨了目前中国社工实践中存在的若干问题。深圳市的社会工作走在全国的前列,政府非常重视,提供了较充足的资金支持,所取得的成绩和经验值得其他地区学习。但与此同时,深圳社工实务暴露出的上述问题,也需要各万加以重视,积极反思并推动制度改革,这对全中国的社会工作建设也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沈黎.社会工作视野下的社区青少年工作探索—上海市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心个案研究.青年探索[J],2007(01).

[2]何雪松.社会工作理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2007.

[3]朱眉华,文军主编.社会工作实务手册【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

[4]沈黎.本土社会工作中的伦理困境与伦理抉择—基于上海青少年社会工作实践的质性研究[J].社会工作,2012(02).

[5]沈黎,王安琪.本土社会工作督导运作状况研究—基于上海社会工作实务界的探索性分析[J].社会工作,2013(01).

[6]文军.当代中国社会工作发展面临的十大挑战[J].社会科学,20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