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案主相关资料

案主:小浩,男,19岁,无业青年,家住洪山区金鹤园小区。

小浩性格比较急躁经常发脾气,一旦言语不和甚至会出手打家里人。现在小浩的妈妈和奶奶都对他怀有畏惧心理。 小浩的父母在他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离异了。小浩被判给母亲现在跟妈妈、奶奶住在一起。母亲没有什么文化,找不到好工作。为了支撑这个家整天奔波放松了对儿子的管教。即使这样依然收入不多,每月仅700元左右的收入。奶奶没有收入因为只有一个孙子,便对案主非常溺爱。案主的爸爸已经再婚案主和爸爸之间本来接触就不多后来因为案主擅自辞掉了一份继母介绍的工作至此以后双方就没有任何来往了。

二、案主主要问题

案主认为“现在我年纪还轻还没玩够。她妈妈从小就不管我的,一管我就打击我说我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以前我高中辍学之后想过再去读书的,但是她说我肯定读不进、我就放弃了。她既然生了我就有义务养我。待在家里我觉得压抑连个房间都没有所以我就常常出去上网。如果她就给我买电脑我就不出去上网了她肯定有钱的就是不肯给我买。我不去我爸那里的当他死了。 母亲认为他儿子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现在根本不愿上班整天整天去上网每天问我或者他奶奶要钱不给就打骂我也怕了。我哪有钱给他买电脑啊他没得救了我也不想管他了管也管不了随他去了。他爸自己赚大钱从来就不管我们。 奶奶认为他孙子成天在家乱发脾气、要钱、砸东西、甚至动手打家里人我年纪大了再也承受不了了。 案主的主要问题不思上进沉迷网络有家庭暴力倾向家庭关系紧张心理有些偏执。

三、案主问题预估

案主的这些问题当然的和他本身的认知不正确有关同时却也和案主的家庭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运用“结构式家庭治疗法”的相关理论对案主的目前的家庭结构做了一个分析可以发现小浩长期处在一个不良的甚至是病态的家庭结构中。

首先是角色的错位。案主的家庭少了一个男人导致父亲角色的缺失。从而母亲承担了部分父亲的角色成为这个家庭的依靠案主也承担了部分父亲的角色成为了母亲的依靠。最终导致这个家庭中的角色的错位。母亲因为承担了一部分父亲的角色养家糊口分散了精力从而使得她扮演母亲角色的时间大大减少了对儿子的关心和管教也少了。结果导致了案主对母亲的不满他觉得妈妈没有尽到做母亲的义务。

其次在案主的家庭中由于角色的错位慢慢的导致了家庭中权利的混乱。正常的权利架构应该是权力操纵在父母手中。而在案主的家庭中由于母亲管教少以及奶奶的溺爱案主一直处于强势地位他已经不仅可以支配自己的奶奶连母亲也对他无可奈何了形成了一种“倒三角”——子女支配父母的局面。而这种权利的混乱导致处于弱势地位的母亲
变得更加懦弱更加不敢履行母亲的权利。从而助长了儿子嚣张的气焰和偏执的心理觉得
妈妈拿他没办法觉得母亲就应该赚钱来给他花。

再次由于父母离婚是因为父亲有外遇再加上离婚后父亲对案主的关爱比较少的缘故案主和母亲在这一点上站在了一起结成了同盟形成一种壁垒分型的“联合对抗”的情形不愿向对方低头。案主和他妈妈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两人都有恨意。案主每次谈到自己的父亲总是一脸地不屑母亲也总是在儿子面前说父亲的坏话有时甚至会教唆儿子去找自己的父亲“算账”。这也是导致案主心理偏执的原因之一。

四、案主需求

从大的方面来说案主亟需解决的问题有两个一是缓和家里的紧张气氛改善与家人的亲子关系二是找份公作自己能够独立生活。

五、案主服务计划

由于案主的问题和他的家庭环境息息相关。因此我将关注的重点、改变的目标放在这个家庭身上主要运用“结构式家庭治疗法”来改变案主目前的家庭结构改善亲子沟通从而来达到案主的改变和问题解决的目的。

首先是要改变家庭成员之间特别是母子之间的看法。现在儿子就是认为母亲反正也不关心他从小就不关心他而且一直不相信他。而父亲更是不负责任。而母亲因为对儿子的爱之深而责之切。现在彻底失望觉得儿子已经没得救了想放弃而对前夫更加怨恨。所以要给母子俩提供沟通的机会将内心的这些想法谈出来。同时要说服案主的母亲不要将上一代的怨恨强加到子女身上。

其次要改善案主的家庭结构。让案主的母亲重新行使母亲的权利和义务给儿子多一点关爱和表扬、少一点质疑和批评。可以和儿子制定契约双方就案主的零花钱、作息时间、相处方式等问题达成共识并形成书面协议互相监督并以次提高相互间的信任程
度。对于儿子不合理的要求母亲要敢于说“不”。同时我和案主的父亲沟通让他重新尽父亲的责任改善案主和父亲间的关系。

再次在改变案主家庭环境的同时改变案主的认知。让案主明白父母只有义务养他到18岁之后时需要他自己奋斗的。

最后鼓励、支持、协助案主找一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