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清晨,拉罗琳换上正装,凝视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自己,她马上要参加一场重要的面试,千万不能迟到。

离面试开始只有10分钟了,拉罗琳开始忍不住的紧张,但她还是用轻颤的手敲开了电脑的播放界面,那是她昨晚没有看完的色情电影,只看两分钟,她告诉自己。

渐渐的她慢慢平静了下来,看着那些女人被当作一件物品玩弄的时候,她觉得很享受,完全无法停下来。

  “我记得沉迷的感觉,看这种片子的时候,我都麻木了,真想戒掉,可是我忘不了那种被吸住的感觉。”离开面试地点的拉罗琳失魂落魄的走进了女性色情沉迷救助所(At Quit Porn Addition),希望能得到医生的帮助。
  这家位于英国的色情沉迷救助所几乎有三分之一的客户都是女性,前几年的一项调查称,有17%的女性认为自己沉迷性爱无法自拔。而每10个女性,就有6及以上称她们常常浏览色情网站。这家救助所的主要目的就是帮助那些无法摆脱性瘾的人
  首先,这家救助所会通过一系列的测试来判断你是不是真的沉迷性瘾。比如你是否由于想看色情影片而耽误了重要的事情、或者是不是对自己的配偶产生了不满,比如为什么他/她不能向影片里那样对我….或者想与自己配偶之外的人发生关系等等。问题结束后,会根据不同的程度来安排不同的方案。其次,医院里也有各种互助会,每个人都会分享自己的性瘾故事,已经康复的人会变成责任人来负责新的性瘾女性,避免她们害羞不好意思说出口。  性沉迷救助所的医生迪恩说,其实,男性和女性在沉迷色情的方式上基本没有差别,他们最后都会对越来越露骨的图片丧失感觉。而他们最大的区别在于女性会感觉到更多的罪恶感,但是女性沉迷更难以被社会接受。沉迷色情之后女性会感觉到肮脏和罪恶,最后会变成自我唾弃。
  
  性高潮释放出的多巴胺催产素会给人一种吸食海洛因的感觉,很多沉迷网络色情的女性用户说,他们体验过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不仅让你忘记了全世界,而且宛如置身仙境。而且对于女性来说,色情文学也让她们欲罢不能,甚至光看文字就能带给她们心理上的高潮。
  很多女生最早发生性瘾问题是在孩童时期,甚至在她们发生性关系之前。一位在互助会里的女生玛丽说:“我14岁的时候,色情沉迷开始严重,在做作业的时候都忍不住去看那些图片,我知道我父母不会发现,因为我搜索的都是’奶酪、糖’(有性暗示的词语)这些字眼,而且我每次都会清除我的网页浏览历史,所以不会被发现。”
  
  渐渐的光浏览图片变得难以满足,玛丽开始手淫,但性高潮后巨大的空虚和孤独让她变得更加痛苦,性瘾就像是一种新型毒品
  
  对于性瘾女性来说,一方面她们喜欢看色情作品,可另一方面理智上她们又对女性被视为性玩物而感到厌恶,这两者之间很难协调,所以经常看色情作品的女性也在饱受着抑郁和低自尊的折磨,即使你对自己正在看的内容并不赞同,但是色情作品对身体、思想、精神还是有一种即时的影响…..
  
  所以女性们也许会发现她们的身体在说是,而头脑却在说不。久而久之自我厌恶的感觉就越来越重。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随着色情作品越来越泛滥,女性也把观看色情作品当作一个没有感情投入的性发泄,就像一直以来男性做的那样。
  
  网络既然能有一种原始粗鄙的方式来满足需求又简单迅速,当你有浏览器的时候,为什么还要为某人唱情歌,或者和另一个人经历一遍所有的追求仪式呢?
  
  而救助所的存在,就是为了帮助女性们脱离这种困扰
  
  救助所和互助会的创始人之一莱纳德是一名作家,她11岁时第一次接触色情作品,那是她哥哥的一本杂志,然后整整八年为此沉迷。
  
  “我没有朋友,没有热情。我生活的唯一使命和目的就是性,有任何方法让我得到它,我就会去做,无论何时何地,家里学校朋友家夏令营….甚至教堂。”
  
  “色情文学、手淫、网络性爱、电话性爱….只要你想得到的,我都看过体验过甚至喜欢过,无论我对自己说多少次我要停止,都不行。”
  
  “而色情上瘾一直被认为是男人的问题,对于女性来说就是不能说出口的战争,我们必须给她们机会说!”
  事实上,一项针对男女性患性瘾比例调查显示,女性潜在的性瘾患者比例是男性的两倍,社会对性事的男女双重标准以及女性对性欲的羞耻感让那些女性性瘾患者无处发泄,是色情沉迷救助所帮助了这些人。
  
  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女性权益,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打破性别角色的桎梏,性瘾问题不单单困扰着男性,也有女性。色情沉迷救助所让这些很少被代表的女性性瘾者在现代社会中显现了出来,被众人看见。
  
  女性性瘾并不可耻,也不可怕,重要的是如何正确的面对它,希望以后类似这种色情沉迷救助所的机构越来越多,让更多的人能关注到这些少数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