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公益时报网    作者: 张木兰

相对于社工,企业社工的社会认知度、知晓率要更低。许多人至今对富士康的“十三连跳”记忆犹新。该事件之后,企业社会工作这个人们本不熟悉的名词,渐入大众视野。2010年5月30日下午,“深圳关爱行动”动员会在深圳市公安局召开,宣布成立一个由近千人组成的“义工”团体进驻富士康在深圳的各大厂区,其中,专职社工220余人,全部来自深圳本地。
此前,富士康曾不惜花重金聘请心理咨询师,但这一做法随后便受到质疑。专家称富士康员工的心理问题只是悲剧发生的直接原因,而根本原因则是由众多社会关系矛盾组成,请心理咨询师只是治标不治本,由企业社工介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企业社会工作是运用社会工作的知识与方法去协助工业体系内人群的服务,是一个新兴的社会工作领域。
近几年,国家高度重视并努力推进企业社会工作发展,一些地方的尝试与探索也为实践的推广带来可能。
逐步发展
2011年10月,中国社会工作协会、深圳民政局合作在深圳举办了“首届全国(深圳企业社会工作建设研讨会”。这是行业内第一次就企业社会工作的产生背景、存在价值、面临的机遇、存在的挑战、实践的探索、发展的路径等进行深入探讨。来自全国17个省市以及港澳台地区近400余名从事企业社工实务与教学的专家、学者、企业和社会组织负责人、一线社工与督导以及民政系统的公务人员参会。
2013年2月28日,时任民政部副部长戴均良在全国企业社会工作实务发展战略研讨会上表示:“近年来在中央的高度重视和各地、各有关部门的积极推动下,我国基层社区社会工作和行业社会工作得到了较快发展,但企业社会工作还处于零星探索阶段,尚未形成有效的制度安排。我们要从全局的高度,深刻认识发展企业社会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切实把开展和推进企业社会工作提上实际工作日程。”后来,民政部选择部分地区和机构开展了企业社会工作试点。
2013年3月,北京市总工会面向社会公开考试招录164名专职工会社会工作者,专职工会社会工作者是由工会组织聘用,在街道乡镇工会服务站、工业(科技)园区或区县职工服务中心专职从事工会工作的人员。通过社工的专业服务预防和解决职工与企业的劳资纠纷问题,增进职工及其家庭的福利。
2013年4月,民政部下发《民政部关于开展企业社会工作试点工作的通知》,决定在全国有条件的地区和单位开展企业社会工作试点。2013年7月底,民政部办公厅公布了首批企业社会工作试点地区和单位名单,北京市、河北省、黑龙江省等18个地区和80个企业、社会工作机构进入试点之列。
尚需磨合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大多数企业对社会工作的认知度较低、企业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匮乏”的大背景下,政策的推动并没有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
黑龙江希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是此次黑龙江省的试点机构,2012年底正式注册。机构负责人苏光是黑龙江工程学院社科部教师,从2007年开始联系一些改制的老国有企业作为社工专业学生实习地。苏光说,自己所在的机构是省内几家社工机构中唯一做企业社工工作的,东三省做企业社工的机构都很少,愿意与机构合作的企业更是屈指可数。
与希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类似,兰州的欣雨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也是在2012年注册的新机构,其前身是欣雨星儿童心理发展中心,主要做儿童自闭症干预。其负责人张莉说,欣雨星的企业社会服务与标准的企业社工有些差异,主要以志愿者的形式进入企业,没有收取任何费用,活动也不是系统性的,只是针对企业某段时间的需求,不是很频繁。“我们在申请试点前还不是很清楚什么是企业社工,了解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做的就是。兰州在这方面确实落后一点,以后我们也会去发展比较好的省份学习。”
事实上,早在2011年3月,东莞就已经启动了企业社工试点工作,此次民政部名单内的东莞正阳社工服务中心也是当时的试点机构之一。2011年,东莞市推行的政府与企业1:1购买,即政府给企业一个社工岗位,企业也要相应地配套一个社工岗位。然而事与愿违,只有一家企业出钱购买。“企业不太愿意,试点过程有蛮大的阻力,现在要好很多。”正阳社工副总干事蒋德辉说。正阳有18名成员,包括工伤预防项目社工及派驻在工会为企业和员工服务的社工。由于工作得到认可,去年,清远市的一家港资企业主动联系他们,购买了两个社工岗位。
试点机构和企业确定后,“机构与企业的磨合过程至少需要半年。”蒋德辉说。刚开始企业不清楚社工定位,或者认为社工是偏向于员工这方面的,做活动时不太信任社工。后来经过慢慢尝试,发现对企业问题的解决很有帮助,从不信任到融洽的过程不仅需要时间,也需要社工付出很多努力。
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蓬奇表示:我们讲发展企业社工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和相关各方尤其是思想政治工作、工会工作有机配合,互为补充。企业社工不能游离于企业管理之外,而是作为企业整体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借鉴国外的经验,挖掘本土特色,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实务能力来体现企业社工的特有价值,从而找到自己的位置,自觉地、积极地处理好同相关方面的关系,我看这是发展企业社工的重要一条。
现在,许多企业及社工机构都在探讨不同的企业社工模式,我觉得这是个好事。但无论是什么模式,企业社工都要坚守以企业为基础,以职工为本的价值观念,突出专业化,要有自己的专业方法和实务能力,使党政领导重视、企业老总接受、企业员工受益,能为促进企业的健康和谐发展起到实实在在的作用,到那时,企业社工在企业就会“常态化”了。
 成熟模式
事实上,经过前两年的率先试点,广东、深圳等地的社工机构已经摸索了一套成熟的模式。
深圳市龙岗区至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以下简称至诚)是国内首个企业社工实务基地。至诚成立于2009年末,创办人甘照寰此前做电子配件生意。甘照寰曾受人帮助一心寻机回报,对方却告诉他回报社会即可。2009年,他用生意人的方法考察了大半年市场,还自费随深圳社工协会到香港学习。之后,他认为“这件事可以做”。彼时,深圳市龙岗区已经有4家社工服务机构,至诚并无优势。甘照寰独辟蹊径,重点探索“企业社工”这一相对新鲜的事物。
深圳市对于社工服务的购买以市、区两级政府为购买主体。购买方式上则采取公开招标的办法,分为“岗位购买”和“项目购买”两种,社工服务岗位购买标准为7万元/人/年(一些区是7.5万元/人/年),项目则视具体情况而定。市级购买费用尚未列入市财政预算,主要由彩票公益金支出;区级购买费用已纳入各区财政预算,由区财政支出。
企业社工又与传统的岗位购买不同,政府只支出岗位费用的一半,另一半则由社工所服务的企业自掏腰包。目前,至诚有109名全职人员,其中社工85人,企业社工社工总数的一半以上。相比2009年同期成立的社工机构,发展速度较快。中心负责人甘照寰告诉记者,如今至诚已经发展出三种企业社工的服务模式。
2010年7月,深圳市冠旭电子有限公司与至诚签约,购买了两名专业社工。冠旭的想法是降低员工的流失率,解决员工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矛盾纠纷。这一案例,开创了龙岗区企业自主购买社工服务的先河。
除了直接走入企业外,一些小企业选择合资购买服务的方式,让企业社会工作者走进工业园。“像冠旭这样的大厂毕竟为数不多,虽然一个社工服务每年购买经费只有几万元,但对很多中小型企业来说,在现有经济不那么景气的条件下,很多还是能省则省。”甘照寰坦言,现实条件逼迫服务方向要转变。于是针对辖区中小企业园区集中的情况,从去年开始酝酿到今年开始实施,以“工业园”为单位,企业社工服务再闯一条新出路。
2012年6月,深圳市龙岗区启动了“和谐劳动关系社工综合服务站试点”工作,其中8个街道分别选定一个社区(工业园)作为试点,各部门协同发动组织区域内企业共同参与,以购买企业社工服务的形式建立服务站,开展和谐劳资关系企业及和谐劳资关系示范区创建及承担劳动争议调解四级网络中社区层面工作。至诚获得了进驻这8个试点工业园区的机会,从单一服务企业走到辐射工业园区的模式。
至诚尝试的另外一种模式是“订单化”:“企业无需一个”全日制”的社工站,只需要订单式的项目服务也是一种出路。”甘照寰说,随着社区服务中心的普及,可以派驻企业社工社区中心,通过开展社区活动、交流探访等方式为新生代劳务工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