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一个多月的社区工作者,我多少了解了一些社工们的酸甜苦辣。每天早上八点半准时坐在窗口为社区居民服务,这其中不能随便离开岗位,有时候忙起来水也喝不上一口,要去洗手间也没时间;中午要轮番值班,周末也要轮班。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可以克服,至于每天碰到几位无理取闹的办事者,他们就只能默默忍耐。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考验,没有些信念和毅力的人是做不来的。据说在我之前,考进来的大部分社工,没干几天就逃走了。

年中的时候,我看到网上有招聘社区工作者的广告,当时完全不了解社区工作者是一个怎样的群体,只知道是为社区居民服务的人员,于是本着试试看的心情报了名,经过重重选拔,十月份我们这批新进的社工走进了社区。我从一名外企的员工变成了一名社区工作者。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和工作方式,我紧张而又兴奋。

同事中有九零后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一代,也有在这个岗位上干了多年的老师傅。工作要求我们对政策了解透彻,然后能够简明准确地传达给社区居民。我上岗的第三天,师傅让我独立操作更换医保本的工作流程。来申请的是个中年女性,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但是第一次总是那么的紧张,我觉得自己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刚开始想登录系统,师傅提醒我需要扫描申请者的身份证。

“女士您好,请把您的身份证给我。”我说道。

“啊?更换医保本还要身份证?我的医保卡就能证明我的身份呀!干嘛还要身份证?”那位女士提高了嗓门。

我和她解释这是流程规定,她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把身份证递给了我。帮她办理完目送她走出受理中心的大门,我松了一口气。当下一个居民来办理相同的业务要扫描身份证的时候,我竟然发现刚才那个阿姨的身份证正安静地躺在扫描仪上……

我的眼睛瞪大了,好像电影中连续几个近景大特写一样,怎么办?阿姨已离开十多分钟了,要追赶已经不可能,繁华地段那么多人,她去了哪里?还好系统里有联系方式,我的手在微微发抖,要是那个阿姨发现她的身份证不见了怎么办?她能记起来是遗失在这里了吗?她回来找我理论怎么办?她会叫我赔偿她的车费吗?她会投诉吗……她仅留的电话号码是座机,打过去没人接。实在不行我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给她送过去吧,但去她家来回起码两小时,请得出假吗?领导能批吗?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师傅让我试试联系她身份证上所在地址的居委会,说不定可以得到其他联系方式。终于我联系到了那个阿姨,告诉了她身份证在我这里,请她方便的时候是否能再来取走,或者我可以送过去。阿姨听明白后说这样吧,叫个快递到付,还对我说谢谢。

如释重负的我感受到了她的善解人意。其实是我要感谢她,她对我工作的包容、尊重和理解让我的心很温暖。

居民的一句“你好”和“谢谢”会让我们很有成就感,会让我们感受到这份工作的意义。现在,作为一名仍在实习期的社工,我依然忙碌着,为左邻右舍服务着,在他们的宽容和理解中学习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