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案例

前不久,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对两名被告人以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违反治安管理活动罪向法院提起公诉。该案中,两被告人带着一名7岁左右的小女孩在青浦区商店多次实施盗窃。这本是一起普通的案件,但案件中涉及到的这名小女孩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经查明,这名小女孩是两被告人租来的,而且是被自己的亲生父母出租出去的。

“被出租儿童获解救后,可剥夺父母监护权。”法律专家给出意见认为,未成年人保护法载明,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经教育不改的,人民法院可撤销其监护人的资格。

小女孩出生在湖南省道县的超生家庭。而在当地,由于超生存在着一种“外流盗窃”现象,即一部分超生家庭的亲生父母,将孩子出借给他人去实施偷盗。据媒体报道,当地的行情是,按天计酬约一两百块钱的样子;如果按年计算的话,年酬在五万元左右,基本上已经形成一个产业链。当租借孩子成为一种犯罪产业链的时候,许多人通过这种方式“发家致富”了,于是便引来更多的人效仿。

二、从儿童福利制度方面的分析

“监护权撤销”并不是一个新概念,1987年实施的《民法通则》规定,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2006年,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有类似规定。然而,近30年来,撤销监护权的判例几乎没有,这一条款也被称为“僵尸条款”。而直到2015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联合印发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监护人有性侵害、遗弃、虐待未成年人等七种情形之一,民政部门等可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人民法院审查属实,可以判决撤销,并指定其他监护人。但是就撤销后能否继续担任其监护人,法律专家认为不能一概而论,而要从是否有利于孩子的角度进行分析。如果亲生父母不能继续担任孩子的监护人,则法院需依法另行指定监护人,或请求社会福利机构代为进行扶养教育等。尽管亲生父母不继续担任监护人,但其抚养义务尚存,相关费用应当继续支付。

在这一法律规定实施后不久,江苏徐州市便有了“全国首例申请撤销监护权资格案”。这之后,全国各地法院审理类似案件频频开花。2016年6月,最高法院公布了12起典型案例,内容直指父母不尽责被撤销监护权。

在这之前,我国的儿童福利模式偏向于剩余型模式,家庭和社会对孩子的照顾起到主导作用,只有在家庭和社会功能失灵的情况下,政府才会采取相应的措施。这时政府和家庭儿童照顾方面的界线很清晰,政府不会插手家庭内部事务。而该《意见》实施,显示了这一模式的改变,剩余型福利模式向适度普惠型模式的转变,这一转变最核心的表现是政府对家庭照顾儿童的质量有了一定要求,当不符合利于儿童成长的环境时,父母的抚养权利会被剥夺。

三、从社会工作方面分析

针对此种情况,被剥夺的监护权会给民政部门。在法院判决时,就应该对孩子的家庭情况进行评估,若有家属提出申请抚养权时,对申请人及其家庭环境进行评估,确保有利于儿童孩子成长的环境。若儿童的抚养权暂时由儿童福利医院代理,社工应该采取个案管理的方法,促进儿童能够尽快的拥有新的家庭,有良好的生活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