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接触过很多服务对象,很多时候都不太愿意说话,即使承受着身体和治疗的压力,也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在看我来,医务社工的介入服务,除了协助患者了解疾病和健康知识外,很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就是给予其心理的支持和鼓励,以“陪伴者”的角色,与患者度过漫长的治疗时间。

L,一个到让我心存触动的服务对象,让我对社工“陪伴”的介入有深刻认识的服务对象。与她初次接触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护士正帮L拔下针管。我看了看挂钟10:30。我向L介绍了自己——驻医院的社工,然后说道:“今天打完针的时间比较早喔,可以好好休息一下。”L一边抚摸针口处,一边回应道:“嗯,今天是早了些。”说完,叹了口气,“可是明天又如何呢?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我问L有没有了解过肺结核病及其治疗。L摇头并苦笑:“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家,只知道以前叫做“肺痨”,不可治。”那时资历尚浅的我,没有依据社工的工作技巧循序渐进地以一问一答引导L成长。反而直接向L述说了一遍肺结核病的基本知识,着重向其讲述目前的治疗效果,同时鼓励其树立积极的康复心态和配合医生治疗。

L说:“我不清楚什么叫做配合治疗,我一直听从医生的话,该住院时住院,出院后也是按时服药,可是病情总是反反复复,断断续续治疗五六年了……”L向我述说着她的患病经历,直到她冲口说完那句“什么时候才能摆脱!”

L似乎觉得不应对一个陌生人如此,于是说:“不好意思。”我说:“虽然我没有治疗慢性疾病的体验,没有办法完全理解您的心情。可是如果我有您这样的情况,我也会觉得很难过。如果您需要我,我会在您身边,陪伴您。”

走出病房的那一刻,我抬头看了看挂钟,10:38。心里沮丧着,才8分钟,这应算上又一次失败的面谈。

这时,心中不免忆起过往服务当中大大小小的挫败,C感叹无望的场景,还有F苦笑言说的画面。于是,我常常问自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面对这些不太愿意表露自我的慢性疾病患者,我时长时短地在一旁陪伴他们,这样的陪伴,是社工的专业服务吗?

虽然隔天再去L的病房,可是得知她已经出院时,我以为不会再次遇见L。直到上个月在医院门诊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L满脸欣喜地向我述说近段时间的康复情况。临别时,L转头说:“谢谢您,是您那几分钟的陪伴,让我觉得还有别人在旁支持着我,给了我坚持治疗的决心和信心。社工的陪伴,让我觉得温暖。”

与L的接触经历,让我感悟到,服务对象问题的解决与社工的服务成效不体现在服务时间的长短,波折的开始不代表服务的失败。后来,在走访病房的过程中,遇到不说话的患者,我就会在旁陪伴着他们,待他们主动说话,就及时回应,让他们感受社工陪伴的意义与存在的温暖。

或许在社工工作中,很多时候都会遇到服务开展不顺,抑或没有看不到服务对象的改变。但是即使短短几分钟的陪伴与支持,也是能够给予服务对象长时间的温暖,也会成为服务对象改善自我和自信生活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