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本文主要研究心理动力理论在社会实务运用中的优点与缺陷,并对心理动力理论的实务运用过程进行重点分析,之后进一步探讨在社会实务运用中其他理论对心理动力理论的补充。

【关键词】心理动力理论精神分析理论心理学;优势与局限

 

理论是我们进行实践的依据,社会工作的实务更是离不开理论的指导。作为社会工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分支,心理动力模式在指导社会工作实务方面,尤其是对于个案工作之中,有着很强的优势。心理动力模式的基石是经典的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随着时代发展,我们能够发现心理分析理论能够让社会工作者更好的立足于案主自身去介入和解决问题。但是过分的局限于案主的心理状态使其在社会工作的具体运用当中会有一些不足之处。

一、心理动力理论的简述

心理动力学派是建立在弗洛伊德及其追随者的理论及后续发展的基础上的。之所以获得“心理动力”的称谓,是因为这个理论的潜在假设是行为来自人们心理世界的运动和互动。他也强调心理激发行为的方式,以及心理和行为如何影响个人的社会环境并如何受个人社会环境的影响。[1]心理动力理论包括自我心理学、客体关系心理学和自体心理学,而这些都被引入社会工作理论体系。[2]

提到了心里动力理论,就不能不说到弗洛伊德。弗洛伊德(iSgmundrFeud,1856

是奥地利心理学家,精神分析理论的创始人。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发端于19世纪末,形成方面于20世纪初,到20年代已经颇有影响,到30年代至50年代间到达高峰。该理论不仅对心理学和精神病学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在社会工作领域具有广泛的影响。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和方法就被社会工作者广泛采用,特别是在个案工作中。精神分析理论是由奥地利精神病学家弗洛伊德首先创立的,他将无意识作为研究对象,从人格结构入手来探讨心理发生、发展的深层动因。他把人格分为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个系统,认为心理发展的基本动力是性本能———表现为一种力量或冲动,弗洛伊德称之为“力比多”。[3]之后,心理动力理论一直有着对社会工作的影响作用并不断地被完善发展,很多基于此的理论也逐渐诞生并被认可,比如在我们经常应用的埃里克森的八阶段论中就是对于精神分析理论的一个扩展。不过,现代的心理分析理论更关注个体与其社会环境的互动,变得更加具有社会性,而不同于弗洛伊德的理论那样着眼于生物性。布里尔利将这些关注点概括为三个核心关系:自我和他人的关系。过去经验和现在经验的关系、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的关系。拉斯马森和米什纳认为,心理动力理论社会工作贡献很大,让人们开始重视产生人际关系的社会背景,从多个视角来看待现实,分阶段来了解现实。这些都是基于自我心理学的影响,自我心理学关注个体如何与环境互动,强调双方间的主体性,人们如何亲身参与在关系之中并对彼此做出反应;同时强调用语言来表述之间的关系。这些都是和建构理论的重要联结。

心理动力理论是第一个有很强解释性的理论,为后来的理论创造了平台。心理动力理论对感觉和潜意识因素的重视对于社会工作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类如“潜意识,冲突,洞察,焦虑,移情”等词汇已经成为了社会工作的日常术语。

二、心理动力理论的利弊

总体来看,心理动力学派比较强调关注个体自我的功能。在这个理论下,自我功能,防卫机制,自我控制感等概念是主要的内容。它们都与人的心理有着密切的关系,对于引发案主不适,心理动力理论倾向于将人内心中的世界进行解读,分析人的意识和人格结构。应用于实务中最为广泛的就是自我心理学的思想:社会工作中是自我支持的,而咨询和心理治疗是自我修正的。自我支持工作的着重点,放在现在的想法和行为上,而不是寻找到过去;旨在提高自我掌控力和学习;利用和社工的关系来得到积极正面的经历;利用直接的教育的方法;和环境一起协作;为案主找到额外的资源;目标定格解决创伤、生命历程的问题,帮助行为模式不良,冲动和焦虑控制不力的人。自我修改工作着重放在过往经历和现有之间的联结,放在解决冲突的洞察力上;采用非直接性和反思性的方法;注意和案主一起努力,而非间接性的影响环境;并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人身上——他们有良好的自我强度,却有不良的行为模式和不适当的防御机制。玛丽·里奇蒙德曾经描述:人们彼此依赖,个体间相互存有差异、人类是具有个人自由意志的活跃生物。笔者认为心理动力理论能够从人出发,从根本出发,更好的找到问题的内因。它的主要优点在于:

1.比起生态系统理论更加重视案主自身心理的改变,案主自身的心理变化是基于案主本身的一种内在的变化,比起外在的影响,往往更容易占据问题分析中主要的地位。

2.心理动力理论更为注重人本身,聚焦人的精神和心理。独立出来的个体分析能够更为深入的让我们了解案主自身的思想世界,这种微观一些的实务方式在治疗性和临床背景被广泛应用,并提供了丰富的思想和隐喻来源。

3.心理动力视角,帮助我们去理解了很多重要的社会工作思想起源:“冲突”、“自我”、“抑郁“等等词汇都是与这个理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今社会工作理论当中这些词汇被频繁的运用着。

4.心理动力理论应用于个案工作当中比较广泛,重点对案主进行个体关怀,对于案主自身的理解和重视相对于其他理论要明显具有优势。

5.心理动力理论可以聚焦到案主的个体差异性,能够很好的尊重案主自身差异性,服务者在服务过程中与案主能够深入的进行了解。

6.从理论自身的地位来看,深入的学习了解了心理动力理论,能够让人们和其他的多种专业进行结合,应用面的广泛也是心理动力理论的一大优势。

我们看到了心理动力理论的自身优势,但是任何的理论都不是完美的,心理动力理论也确实会有自身的一些缺陷,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相对于内在心理因素,心理动力理论不那么重视环境因素[4]。这就限制了可能的干预范围,并缩小了社会工作者可承担的工作范围。比如:对于社会改革的关心就不是很充足,而社会改革恰恰是社会工作的重要部分,忽视了社会改革多少有游离社会工作之外的感觉。因此,单单强调个体的心理动力理论单独使用似乎有其局限,有赖于其他理论的补充。

三、心理动力理论的实务运用

运用心理动力理论来分析问题青少年,能够很好地发掘出问题少年的真实心理状态和人格结构等等。从社会工作介入的方法来看,从心理动力理论介入,可以为问题青少年建立一个完美的心理干预机制。

先拿一个近些年来重要的网瘾青少年群体为例,随着网络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纷繁复杂的网络生活使越来越多的人们沉溺其中,青少年则是网络成瘾人群中的最主要的群体。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 针对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的调查报告(2014) 显示,2013 年中国25 周岁以下的青少年网民规模为2.26 亿,占网民总体的36.7 %,占青少年总体的63.5 %。这其中成瘾者约占青少年群体的8 % ~ 13.7 % ( Cao,Sun,Wan,Hao,& Tao,2011; Block,2008)。这些网瘾青年大多数都有着对学业不感兴趣,甚至有着一定的暴力倾向的特质。而这些学生由于脱离了学校的教育,在网吧互相结识,往往就会走向歧途,他们每天大部分时间用于上网,早出晚归,甚至夜不归宿,对于此类青少年,政府和学校并没有过多的精力去进行密切的跟踪和关注。随着手机时代的来临,现在很多的青年开始出现了手机上瘾的情形,做着“低头族”每天玩儿着游戏,聊着微信,似乎大有与网瘾青年比肩的势头。虽然这些网瘾青年不一定全都危害社会,但是过分的沉迷与网络游戏,确实会使他们的未来变得不那么光明。

现在对于网瘾青年的主流干预方法就有利用心理动力理论进行辅导这一种方式。专家应力、岳晓东则将网络成瘾定义为:“个体在一定人格基础和外界条件下,由于过度使用网络不断刺激中枢神经系统,引起神经内分泌絮乱,形成心理依赖和躯体依赖,产生耐受性和戒断反应,以心理障碍、精神症状、躯体症状为主要临床表现,并导致社会功能受损的一组症候群。”[5]可见心理动力理论可以从孩子自身的人格、自尊、情绪、动机出发,来对青少年指定一个有期限的康复计划,进行相应的干预,帮助青少年能够更好的发现除游戏外自身的价值体现,使他们能够早日脱离对于网络的成瘾状态。主要的任务是帮助他们能够恢复自我的学习动力,能够建立一个积极向上的学习计划等。但是我们还是能够发现,网瘾青年人数不见明显缩减,由他们引发的社会问题仍然会不断的发生,甚至网瘾青年的变异(手机成瘾)还在逐步出现等等迹象能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一些对于网瘾青年的个案关注是并不够的,光光从他们自身心理人格上的缺陷来挖掘原因也是不足的。笔者认为,其实在我们关注这群网瘾青年的时候,我们可以更加深入的发现他们的所处的背景环境也许真的不太一样。是不是应该考虑更结合从社会的生态系统出发来帮助青年脱离,远离网瘾。

比如对于那些家里环境比较好的青少年,父母可以很好照顾他们,但是由于过分溺爱和自身叛逆而造成人格上的不健全引发沉迷网络的,我们在进行个案心理干预的同时,并且要教授他们父母与自己孩子交流的方式,同时可以考虑能够培养问题青少年的另外的一种有意义的兴趣,通过兴趣的转移来使他们沉迷网络的现象逐渐消退。这种的青少年大多数没有经济上的负担,找不到一个精神的动力,网络游戏成为了精神上的动力,经济条件的优越造成的上进心不足是这些孩子更多迷恋网瘾的原因。而对于那些家里环境并不好,父母经常打工在外,只有爷爷奶奶看管或者独居的青少年们,我们要从社会支持的角度出发,给他们进行一个长期的关注,而不是等到他们已经出现了网络成瘾再去进行事后的治疗;相应的对于他们的在校生活,我们可以进行一定的补助,可以为他们制定一些奖励措施。对于已经有网瘾倾向的此类青少年就要适当进行长期的跟踪干预,以免他们形成新的不良嗜好,社工在服务的同时还要为他们相应的提供学业上的辅导以及就业上的相应支持。

可以看得出,由于青少年个体主观幸福感、生活满意度、消极情感在网络成瘾和非网络成瘾之间存在显著差异。青少年网络成瘾倾向者与非网络成瘾倾向者的父母教养方式差异较为显著。在专制型的父母教养方式下,孩子的成瘾倾向更严重。在父母长期不能照顾孩子的家庭,孩子网络成瘾可能更大。当我们把网络成瘾的青少年当作按住来进行个案分析时,我们就会发现,网瘾青少年仅仅通过对他们心里自身的干预是不够的,由于不同的家庭环境,不同的社会圈子,青少年形成网瘾的原因并非单一。如果孩子们的网瘾成功戒掉,但是没有一个好的生态系统的支持,不敢说孩子会不会又‘移情别恋’。诸如现在的手机时代的来临,孩子就有可能对手机游戏和聊天迷恋成瘾。

应该说,再现而今对于网瘾青少年的心理动力理论治疗中,相对心理内在因素,不那么重视环境因素的作用,这就限制了可能的干预范围,同时也缩小了社工可干预的范围。在实际应用中我们可以考虑在主要聚焦问题青年心理状态的同时,结合生态系统理论来解决问题。这样我们可以更好的寻找导致青少年行为偏差的环境因素,家庭因素,学校因素等等。[6]社工的介入来看,也可以通过从学校,家庭社区志愿者等多个角度出发来建立一个完善的干预网络。除了对于问题青年,例如在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治疗群体之中,我们也会发现,仅仅通过个案心理的干预治疗是不能够给予这个群体最好的治疗。近些年来可以明显的发现在学生中,白领工作者中有越来越多的抑郁焦虑致死的事件,其实究其原因,绝不仅仅是因为自身的心理问题而引发,更为重要的是社会的加速变迁以及周遭生活环境带来的压力造成了他们的危险行为。

四、理论的优势与补充

与心理动力学派的按住聚焦,微观分析不同,系统生态理论和社会心理学理论恰恰可以对于社会宏观方面进行一个补充。

心理动力学派注重对人的本能,意识和人格结构等方面分析,注重运用心理分析治疗方法协助案主改变,但却缺乏对社会系统的充分认识。[7]系统与生态视角展现了一套实用的语言和观点,将社会的和心理学的方法整合为一种单一视角应用于社会工作。生态视角理论更注重环境的改变;更注重人彼此间的交互影响而非仅仅是个人内在的想法和感觉;它提醒了社会工作者有较多选择的可能,可采用不同的方法达成相同的目标,减少心理上刻板效应对工作者的影响。系统生态理论社会工作者提供了一个宏观分析角度和多元的思考方法,社会工作者可以从系统的不同维度分析案主的问题;系统生态理论可以避免对行为和社会现象做直线式的,决定性的因果解释,而是从系统的多元角度来分析;它所提供的是一个整体的干预模式,包括了个案、小组、社区工作,而不是特别去强调某一种的干预,提供了一个宏观的分析角度和多元的思考方法。我们可以看的出,生态系统理论宏观分析能够弥补心理动力理论的局限。而对于社会工作理论本身,理论的综合是理论发展的一个总的趋势,只有将心理动力理论不断的发展并结合其他理论一同运用,才能更好的为案主服务。

 

 

 

 

参考文献:

Malcolm Payne  《Modern Social Work Thoery》 2004

Brandell,J. Psychodynamic Social W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4

张利增,丁兆叶  《社会工作心理学基础》 2008.5

何雪松  《社会工作理论》 2007.4

应力,岳晓东  《冲出黑暗峡谷—戒除网瘾八十问》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2.

Malcolm Payne   《现代社会工作理论》 2008.6

齐芳  《从社会工作实务看系统生态理论的优势与局限》 2003.12

 

[1] Malcolm Payne 《Modern Social Work Thoery》2004

[2] Brandell,J.(2004)Psychodynamic Social W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3] 张利增,丁兆叶《社会工作心理学基础》2008.5

[4] 何雪松《社会工作理论》2007.4

[5] 应力,岳晓东《冲出黑暗峡谷—戒除网瘾八十问》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2.

 

[6] Malcolm Payne 《现代社会工作理论》2008.6

[7] 齐芳《从社会工作实务看系统生态理论的优势与局限》20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