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李子寅

摘要:本文主要研究社会工作伦理与社会工作专业使命的关系,并探讨了伦理困境社会工作使命实现的影响。本文首先引入社会工作伦理以及社会工作专业使命和伦理困境等概念,之后通过实务举例来简析社会工作伦理与社会工作专业使命的关系,最后针对社会工作实务中可能面临的社会工作伦理困境提出自己的建议。

关键词:社会工作伦理 社会工作专业使命 社会工作本土化

 

一、引言

社会工作的伦理是社会工作价值的在实务领域的延伸,对于社会工作价值而言,社会工作专业伦理是由其演绎而来。当社会工作者的价值观关注的是善恶时,需要伦理来指导实践的合理性。社会工作者作为一个利益维护者、需求评估者、使能者、倡导者、服务提供者多个角色,肩负着协助个人和团体解决社会问题的使命。专业的使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使命不仅反映了专业的信念和价值观以及目的,而且还可以展示出专业的发展方向以及专业在社会公众中的鲜明形象。可以说,社会工作伦理是社会工作的核心与灵魂,同时也决定了社会工作的专业使命。

二、文献回顾

(一)社会工作伦理的概念与内涵

马智达在《社会工作实务中的伦理困境与伦理抉择》一文中写到:社会工作伦理是社会工作价值的在实务领域的延伸,对于社会工作价值而言,社会工作伦理是由其演绎而来。当社会工作者的价值观关注的是善恶时,需要伦理来指导实践的合理性。[1]在本文中,社会工作伦理就是社会工作者在社会工作实务中需要遵守和践行的一整套规范其行为的标准。王思斌在《社会工作导论》中将社会工作的伦理通过“应用伦理”和“职业伦理”两个方面进行了描述,“社会工作是一门应用的社会科学,其实践包含特定的价值观和信念,他们成为社会工作者进行专业实践的原则和指南,这些就是专业的应用伦理……职业伦理就是一套指导从事该专业的工作人员正确履行责任和义务并预防道德风险的行为规范。[2]

焦金波在《专业社会工作者伦理价值选择之优先序列》一文中指出,专业社会工作伦理价值通常包括以下九个方面的内容:尊重每一个工作对象的尊严、价值和个人的隐私;帮助工作对象满足基本与合理的需要;有责任协助工作对象发挥潜能、全面健康地发展和实现其社会责任;应及时、充分、不带偏见和歧视、民主地执行计划、法规和其它被认可的功能;公正、周到、适宜以及创造性地利用组织和机构的权威、资源和机会;不介意案主的辱骂,对案主的问题进行研究和探索;工作重点应放在对人的服务而不是财富的获取和增加;尽可能让案主参与并自决他们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及渴望做的事;确信专业社会工作是国家履行其职能与义务的手段。王思斌则对社会工作专业伦理内涵总结为“尊重案主权利”、“验收案主秘密”、“公平服务大众”、“重视同事工作”、“恪守公私分明”、“维护社会正义”、“信守机构政策”、“充实社会工作知识和能力”、“促进专业发展”、“约束不当行为”、“增进公众福利”、“共同执行守则”这十二项标准。[3]

笔者认为,社会工作的伦理可以理解为一套社会工作的践行守则,只有理解了伦理,才能更好的去进行实务,也才能了解到社会工作是利他主义,以案主为中心这一观点。

(二)社会工作伦理困境的概念

由于后文中要提到社会工作伦理困境的相关内容,在对社会工作伦理进行了解的同时,对于社会工作的伦理困境也要做一个解释。雷蒙指出,所谓伦理的困境是当专业核心价值中对专业人员要求的责任与义务发生相互冲突的情形;而社会工作者必须决定何种价值要优先考量。[4]王思斌则认为,社会工作实践中的伦理困境主要是指有个人价值观与专业价值观、专业价值观与机构价值观、个人价值观与机构价值观之间产生的冲突所导致的伦理决定困难,它也是价值观的绝对性与相对性、个体与群体、个别与一般、革新(或变迁)与传统之间冲突的具体体现。

在此,笔者认为,社会工作的伦理困境主要是由于更方价值观不同引发的。社会工作伦理困境是摆在社会工作者完成社会工作的专业使命面前的一个重要难题。比如:我们现在的社会工作伦理是急切需要本土化的。

(三)社会工作使命的概念与内涵

陈涛在《社会工作专业使命的探讨》一文中指出,社会工作专业自诞生以来,其有关使命的论述有三种形态是主要的,即:慈善使命论述、科学使命论述、解放变革使命论述。其中第一种指明专业的使命是怀着慈爱去帮助人,当然是帮助那些下层不幸的人;第二种指明专业的使命是去带来人与社会的秩序以及良好状态,而如何判断秩序与良好状态则要依据理性可靠的科学知识;第三种则指示专业者去解放人们受到的压制和剥夺,不断开创出一个让更多人感到满意公平的社会局面。[5]美国社会工作者协会(NASW)伦理守则》指出,社会工作专业的首要使命在促进人类的福祉.协助人类满足其基本人性需求,尤其关注于弱势群体、受压迫者及贫穷者的需求和增强其力量。可见社会工作的使命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关注弱势群体,促进人类的福祉[6]

而作为社会工作者,走进实务环节,要为了达成社会工作的专业使命而努力。孙莹在《社会工作者在我国城市反贫困中的使命和角色》一文中指出,社会工作是一个专业,其价值基础是人道主义和社会公正;其目标是满足人类需求,协助个人和团体解决社会问题;其策略是帮助人们通过自助和互助来适应社会环境;其行为强调了现代行为科学知识和技术的综合运用。因此“扶贫济困、助人自助” 成为是社会工作者的重要的使命,“ 扶贫济弱”代表的是社会工作者实务活动的目标;“助人自助”则反映的是社会工作者的专业理想。可以看得出,作为社会者,要把持社会工作伦理,并以社会工作的使命为目标而奋斗。[7]

三、社会工作伦理引导社会工作使命的完成

(一)面临伦理困境,坚持守则完成使命

社会工作服务过程中,会经常遇到伦理困境问题,因而会产生价值冲突的问题。在这时作为一个社会工作者应该坚定自己的伦理守则。比如:在自闭症中心进行帮扶活动的时候,会遇到很常见的一个问题。就是有的媒体人想去自闭症中心去进行以弱势群体为主体的报道工作,已达到弘扬关怀社会弱势群体的效果。作为一个社会工作者,面对着媒体的要求,就陷入了伦理困境:对于社会弱势群体,确实需要社会的关注和关心,特别是残疾儿童、自闭症患者、智障人士等社会边缘群体,但是采访的行为面临侵犯了残疾人和智障人士的隐私,同时会给家庭带来更大的伤害,造成家长和社会的质疑。

有时候在社会工作的实务过程中,我们确实很难做到对服务对象和家庭隐私权的保护。即社会工作者需要执行的“保密”原则。对自闭症儿童进行宣传,我们应该得到学员家长以及有自决能力的孩子同意,才能考虑让媒体进行了拍摄,一旦不经家长允许擅自报道,有些家长是不希望自己孩子的状况被大家知道的,这会让孩子和家长都受到很大的心灵创伤。这时候,我们应该坚定“保密”原则,玩具媒体的采访要求,保护好孩子的隐私权,尽管这可能牵扯到了所在机构的利益等等。其实,我们可以自己面对媒体,说出自己的心声,通过我们呼吁社会更多的人关心自闭症孩子。

由此可见,社会工作的伦理守则是可以帮助社工完成其专业使命,当社会工作者坚持了社会工作伦理守则,就可以做到关怀案主,尊重案主,弘扬社会的正能量,自己的使命也能很好的达成。

(二)伦理树立标杆,引领社工完成使命

在笔者看来,社会工作的伦理守则为社会工作的服务树立了一根标杆,而社会工作者瞄准这个标杆,不跑偏的去完成社会工作的使命,为案主保障权益。有个例子是关于社会工作者践行“案主自决”守则,保障案主权益这一点:一个正在谈恋爱的青年,由于父母很嫌弃自己孩子对象的出身,而阻止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由于传统文化中,婚姻是要考虑家庭因素的,青年根本不想分手,所以导致这名青年会陷入两难。考虑到案主自决的原则,社会工作者问询了这名青年的想法,并对其进行个案辅导,缓和青年的心理压力,之后尝试让青年对其家庭成员说明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反之,社会工作者在实施具体的社会工作服务的过程中如果“越阻代庖”。即更多的从自身的角度出发,代替案主做出决定以保护案主的利益,看似有些情况确实也是为了案主好,但是这一点违背了社会工作伦理。接着上面“案主自决”这一伦理守则,社会工作者在实际的工作过程中,如没有能够很好的理解“案主自决”这一条,便很容易为案主提供服务的过程中过多地介入而不去挖掘案主潜在的资源和其自身能力,这无疑将忽略了案主的主导地位,也让案主不能从社会工作服务中真正受惠,最后会导致目标无法达成,社会工作的使命也不能达到。

所以,在社会工作服务的过程中,社会工作的伦理为社会工作者提供了一条正确的“道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也就将走向顺利完成社会工作的专业使命。

四、本土化有助社会工作专业使命的完成

这一部分笔者提一些自己的建议。笔者认为,伦理困境的发生直接威胁着社会工作专业的使命,社会工作伦理本土化是能够解决伦理困境的一个最佳方案。

本土化一词所反映的是一种变化和过程,它指的是外来的东西进入另一社会文化区域并适应后者的要求而生存和发挥作用的过程。本土化不但强调外来者对它所进入的社会文化区域的适应性变迁,而且特别强调后者的主体性。[8]社会工作伦理的本土化问题直接引发了许多的伦理困境,而伦理困境就很容易引发社会工作者的两难,导致最后偏离社会工作的专业使命。比如:“案主自决”这一伦理守则,中国人传统的观念中,重视的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与互动,在我国当案主遇到了困难时,向自己信任的社会工作者征询意见是理所当然的,设想一下如果社会工作者以案主自决为理由拒绝了向案主提出建议,案主有可能会认为是社会工作者不想诚心帮助他或是推卸责任。上述的例子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可见直接将西方的伦理体系搬来,会在某些特定情境下遇到困难,致使社会工作使命无法达成。

由于社会工作是通过西方的价值体系而引入我国的,有一些价值观可能会与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有一些冲突。笔者认为,如果能够从根源上尽量去避免伦理冲突,是更好能够执行社会工作专业使命的保障。所以,我们应该对于西方的一些先进伦理思想进行借鉴,并且结合我国的助人思想以及优良美德,重新建构一套中国本土化社会工作伦理,这样能够从根源上减少社会工作伦理困境的发生。

[1]社会工作实务中的伦理困境与伦理抉择》 马智达

[2]社会工作导论》王思斌

[3] 《专业社会工作者伦理价值选择之优先序列》焦金波

[4]社会工作协会(NASW)伦理守则》 1996

[5]社会工作专业使命的探讨》 陈涛

[6]美国社会工作者协会(NASW)伦理守则》 1996

[7]社会工作者在我国城市反贫困中的使命和角色》 孙莹

[8] 《试论我国社会工作本土化》 王思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