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子寅

一、研究的目的及意义

(一)研究目的

本研究是根据家庭社会工作课程中学习的萨提亚冰山理论家庭生命周期理论而构思出来的。在众多的文献资料中,孩子的青春期是亲子发生矛盾的高发阶段,社会工作学界众多的个案工作都指向了青春期解决亲子矛盾的对策。

家庭生命周期理论提供了一个了解家庭发展脉络的线索,对实务工作者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在生命周期各阶段之间的转折与过渡是最容易产生家庭关系变化、紧张和家庭成员焦虑的主要时期,它也是决定家庭成员成长与发展的主要因素,由一个家庭发展阶段的脉络,可以使社会工作者更加了解一个家庭一般的行为形态,以及这个家庭面对危机时可能出现的反应,这种转折点正为家庭社会工作者提供了关注和介入家庭的时机。[1]众多孩子在青春期过后要经历一个离开家庭的过程。(如:大学生离开自己家所在城市去读书)家庭迎来了“发射中心期”,这个时期同样对一个家庭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孩子走向了社会,会接受一些新鲜事物。服务则是身边没有了孩子的陪伴会感到不安和孤独,但是关于“发射中心期”并没有很多的研究,个案则更是比较少。

本研究的目的是通过家庭社会工作相关理论知识,利用半结构式访谈的方法,解决在“发射中心期”产生家庭问题的个案,并以此来对“发射中心期”解决亲子冲突给出一些自己的建议。

(二)研究意义

在“发射中心期”阶段,孩子离开了家庭之后,亲子之间的关系也会感到疏远,父母感受到一些不适,担心,甚至与在外的孩子产生一些处理事务上的矛盾,而孩子在走出家庭之后,价值观也会受到冲击,产生一些变化。同时由于孩子和父母的分开,对于孩子和父母的心理也都会造成相应的影响。我们现在的大学生活和研究生生活,以及一些本科毕业在学校所在地直接打拼的同学,恰恰可以认为处在这个“发射中心期”,这一阶段对于父母与孩子都能感受的到一些由于远离父母而产生的心理变化和家庭关系的微妙变化。

对于“发射中心期”的研究显然是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国内外的不少学者在家庭生命周期划分阶段时,都提及了此阶段,但是具体研究这个阶段亲子关系矛盾的个案并不是非常多。由于近些年来离家的大学生刚入校园发生自杀或者染上不良习惯的案例比较多,所以在“发射中心期”,父母由于不能一直盯着孩子,不能和孩子面对面的更多交流,比起青春期,直面接触会大大减少,而孩子又是一个慢慢走向社会的时期,这就容易产生亲子之间有些关于价值的矛盾或者孩子背着父母去做一些危险的“尝试”(涉毒,夜不归宿,赌博等),一旦双方无法很好的相互理解,最终很可能导致家庭亲子关系变差,甚至家庭的矛盾。

本问中笔者希望运用家庭社会工作相关理论分析本案例中的家庭成员的矛盾来源,并对关注“发射中心期”亲子矛盾的重要性做一个论述,为“发射中心期亲子关系的健康发展提出相应的建议。

(三)研究方法

1.访谈法

在实习的社区中联系到在“发射中心期”产生亲子矛盾的家庭

并且分别对家长和孩子进行访谈,利用家庭社会工作的相关理论,了解产生矛盾原因,分析矛盾的根源,解决问题。通过个案研究,总结本案例中“发射中心期”亲子矛盾的缘由,尝试改善亲子关系

  1. 文献分析法

查找“发射中心期”和家庭社会工作方法中关于亲子矛盾相关的文献和资料,并且对其中的内容进行学习了解,查找解决亲子矛盾的案例,参考学习其中的实务经验。

二、文献回顾

(一)对“发射中心期”概念的回顾

本研究中对“发射中心期”的理解是一个关键。虽然学界对于家庭生命周期的划分方法和划分后每一阶段的称呼有所不同,但是对于孩子陆续离开家庭的这一时期,几乎在家庭周期理论中,都有这个必不可少的阶段。家庭生命周期的划分根据不同的划分依据可以做不同的划分。研究家庭生命的周期的阶段。通常是以孩子做关键人物,以孩子的出生成长去观察一个家庭的改变。美国学者Duvall(1977)就以孩子为主线对一个完整的中产阶级的美国家庭的生命周期提出一种八阶段论的说法,这八阶段是:新婚未生育期;老大出生至老大两半;混乱期;家中有学龄中的小孩;家中有青少年阶段的小孩(青春期);孩子陆续离开家庭的”发射中心期“;家庭空巢期(中年危机期);退休至夫妇两人都死亡的时期。[2]

家庭生命周期的研究最早见于1903年Rowntree对贫困家庭所处生命阶段关系的分析。[3]家庭生命周期理论最终确立于40年代,其标志是Glick于1947年在《美国社会学评论》发表的“家庭生命周期”一文。Glick从核心家庭(一对夫妇和其共同生活的未婚子女构成的家庭)角度定义了家庭生命周期.即依照家庭发生的生命事件(如婚姻、生育、子女离家、死亡等),一个典型的、完整的家庭生命周期要依次经历形成、扩展、稳定、收缩、空巢和解体6个阶段。[4]也有一些学者根据研究需要从不同角度对家庭生命周期做出了不同的阶段划分,例如Bigelow的7阶段模型[5]、Duvall的8阶段“扇型”模型(上一段中提到的)、Wells和 Gubar的9阶段模型等[6]

可以看得出,上述学者的文献中都提及了家庭生命周期中有一个阶段的特征是孩子逐渐离开家庭,在美国学者Duvall的定义中将这阶段定义为“发射中心期”,本文的就是对这个阶段亲子矛盾个案进行分析(即“发射中心期”)。

(二)对家庭社会工作应用个案的文献回顾

在已有的文献当中,关于家庭社会工作能够解决家庭问题的描述和定义非常之多。《中国社会工作百科全书》对“家庭社会工作”的定义是:“家庭社会工作”是为帮助解决家庭问题,增进家庭福利,更好的实现家庭功能而进行的社会工作,特指以协助整个家庭为宗旨的社会工作[7]厦门大学姚进忠在《个人和家庭能力的整合:家庭社会工作服务模式探索》一文中,以能力视角出发,对传统的家庭治疗服务实践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8] 杨艳艳则是在《家庭社会工作介入青春期亲子冲突的个案研究》一文中以个案的形式,利用家庭社会工作理论对某孩子青春期学习成绩下滑,出现网瘾逃课,与父母疏离的家庭进行了家庭社会工作,最终获得成功。此外还有一些学者对于网瘾少年,城市独生子女的教育问题,农村留守儿童家庭缺失问题,家庭暴力问题,运用不同的家庭治疗模式介入这些家庭问题。提出了相应的家庭干预策略。通过家庭社会工作理论来研究家庭亲子冲突的论文比较多,对于单独提到“发射中心期”的亲子矛盾研究确实不多。

 

三、个案介入过程

(一)接案来源与选材原因

笔者所在的社区内(老街坊)有一位常来活动的阿姨,孩子(小A)在外地念大学,正值暑假,小A假期返京,但是阿姨却说孩子跟自己的关系明显不如以往,便求助了笔者所在实习机构的督导。据督导描述,由于小A是和父母之前一直居住在北京。小A在念大学之前一直在北京走读,上大学可以说是小A第一次和父母长时间分开。

之后,我便在督导的带领下找到了阿姨,在和我进行初次交谈的时候,说到了自己与小A在之前发生了一些矛盾,孩子在那次矛盾之后几乎不再和她怎么深入聊天,打电话就是在电话里应付,显得我行我素,回到家后也是经常不说话,阿姨十分的着急。小A由于家住老街坊旁边,在假期中也曾来我在的社区中心转过一圈,虽然没有进行深入的交流,但是有一些印象,比较可惜当天小A不在家中。于是我让阿姨跟小A说好,约个时间到老街坊的个案室聊聊,我会在那里等着他们,我把联系方式留给了阿姨。

在如今的社会报道中我们不难发现,许多家庭中刚刚迈入“发射中心期”的异地大学生和出国的大学生由于与父母的距离突然变得遥远,交流很容易出现不畅,或者是父母由于儿女的出走产生异常担心的情绪。父母和孩子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不良行为,对于孩子轻一些的可能出现了暴力伤人,重一些的可能背着父母去赌博借钱;而父母辈则是由于孩子的离家,很容易变得孤独,产生一些身体上的不适,或者精神上对孩子的过度担忧等等。

对于“发射中心期”家里发生重大变故的报道,我们可以看到当采访他们的父母时,大多数父母是根本不清楚孩子在外的情况的,而有些父母则是直言与孩子处于某些矛盾之中导致无法交流。所以,在这个阶段中,亲子之间的沟通和如何沟通将变得非常的重要。

在督导提供的这个个案中,笔者与案主是同辈,希望利用同辈群体对案主的接触影响的优势。观察了解案主的家庭成员间的互动方式,结合家庭社会工作专业技巧,更好的帮助受助家庭,同时,笔者希望通过这次个案的分析总结来对“发射中心期”亲子冲突。

(二)案例简述

小A是一名大学生,生于北京,现在异地念书,今年满20周岁。根据其母叙述,上了大学之后,孩子与她和爸爸的直接交流变少。上大学后,父母每天给小A打个电话,询问生活情况。有一次,小A

在考完试之后,与同学直接去了歌厅唱歌,玩了个通宵。父母在第二天看到了小A的朋友圈之后,得知了此事的具体情况,便对小A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还骂了小A。小A自述认为十分委屈,跟父母怎么解释父母也不听,而且小A认为自己只是考完试了释放一下,对父母表示很不理解,在这之后,小A认为父母并不能很好的理解自己,一直没有理清此事,导致之后的很多事情,父母与自己的看法都不一致时,父母会拿这件事情说事儿,亲子间的关系越来越糟糕。

(三)注意事项

1.案主与母亲之间已经有隔阂,案主与其母亲在谈论彼此时都容易带有不良情绪,加之孩子和其母亲可能会对于家庭社会工作缺乏认同感,随时可能会发生谈话终止。

2.笔者在结案前后保守案主及家庭成员的隐私,秉承接纳、尊重的社工服务理念,在访谈过程中,要持有基本的社工守则。按照我所在的机构规定,尽量不要给个案对象以物质或金钱上的承诺。

3.经过督导,案主和其母亲同意,才可将个案作为案例书写,并将访谈进行记录。

(四)访谈内容

  (1)与孩子进行的访谈

社工:你好,小A,前几天在老街坊见过你啊,今天能和你聊聊很高兴。

案主:你好,哈哈。

社工:阿姨之前跟你说明我约你来这里的原因了吗?

案主:说了,阿姨说您希望跟我聊聊家里的事情。

社工:恩,那么我们也就直接进入正题吧。

案主:可以。

社工:首先,阿姨说自从你上了大学后,你和她的关系变差了,你是怎么看的呢?

案主:这个我觉得要从那次考完试我去和舍友唱通宵有关系,从那之后,我觉得父母管得太多,现在不想把想法过多的与他们交流

社工:有没有去尝试和父母进行一个沟通呢?

案主:哥,就事论事,我认为自己就是在讲道理,可是他们就知道管啊管,我的意见我的观点毛都不听,我想讲道理,你觉得这能说得开吗?不瞒你说,如果说考试唱通宵被骂我还可以接受,之后我说拿一些钱和同学去开个网上的卡铺,父母根本不同意,还说我没脑子,我真XX无法理解了,所以现在我觉得他们已经没啥和我能聊的了。(可以看得出,孩子提到父母有时候说出了脏话,孩子确实对父母有一些意见)

社工:恩,看起来确实你和阿姨这里有了一些小的矛盾,不过看你虽然如此着急,也是想彻底解决问题。

案主:是的。不过提起这个事情确实让我头疼。真的有些失望,感觉我的自由还是受限的。

社工:恩,感觉提到这些你不是很开心,我来陪你一起谈谈吧。你觉得与父母最大的矛盾在哪里?

案主:怎么说呢,父母总是一味地否认我提出的各种观点,不让我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觉得自己的年龄已经不小了,而且看到了舍友们之前独自闯荡旅游等经历,觉得他们真的是很自由,也很…很男人吧。而自己从小就在这儿读书,父母管得比较多,可能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机会自己去闯荡,感觉自己之前相比舍友真的是太老实了,而且经历的事情也是太少了,见识不够。你懂得,在大学里面,我不担心别的,我非常害怕不合群,因为毕竟在班里如果混不好关系,又深处异地上大学,我觉得会很无语,毕竟大家都是成人了,而且竞争的关系也更强。

社工:恩恩,看得出你的思想挺上进的,能和我说说那次通宵唱歌的事情吗?

案主:恩,哥你也来评评理,因为大二学业XX(脏话)紧得很,加上期末考试很多闭卷,我考完试很想放松一下,于是我们宿舍集体决定去唱歌,结果没想到一群兄弟那天也跟了过来,所以就开心的唱了通宵,太开心了,结果我一直没怎么看手机,发现我妈给我打了10个电话,但是当天晚上已经很晚了,怕她睡觉,实在没敢给她回电话,等到当天夜里一点,没想到我妈来了电话,于是我把事情如实跟我妈说了,我妈大骂了我一顿,说我不学好,夜不归宿,然后叨唠了一堆什么歌厅可能会涉毒啊,夜里唱歌有黑社会啊等等,我一听真的觉得很唠叨。我妈骂完,我刚挂下电话,过了一会儿,我爸也来了电话数落了我一顿,还说让我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

社工:看的出你妈妈真的很担心你,夜里了还没有睡觉,又给你打了一个电话。

案主:哥,我觉得你不能总向着我妈妈说话可,她是很担心我,但是我觉得骂我真的没必要,而且我觉得她从那之后一直在和我对着干,根本不会赞同我提出的任何意见和想法。

社工:那你继续说说,是怎么个对着干。

案主:我一直有个兴趣就是玩卡,没想到我的舍友小B也是个忠实粉儿,后来那天小B跟我说他卖卡挣了钱,我就想自己能不能在大学自己创造一些财富。于是我便想起了自己的这个爱好,我们的卡也挺值钱的,有的一张卡能在卡店买个100多。这个跟投资品一样,要看眼光,看我那哥们儿挺入流儿的,我是真想和他一起捣卡挣钱。我那哥们儿特别实在,说他哥哥有一家淘宝店,现在他哥哥上班了,没时间管店,于是直接找了他家里的哥哥把小店要了下来。后来我俩想弄点儿钱进第一批货,没想到我跟我爸妈要钱的时候,我妈又是一口否定,训斥了我一顿,她竟然说什么朋友万一卷钱跑了怎么办,或者你们卖货要是出问题要付法律责任等等一些都不靠谱的言论。我XX当时听了就烦X了,干点儿什么事儿都XX管,我真XX服了。

社工:先别激动小A, 从你的话里我感觉到你是个有理想的大学生,我像你大二的时候,还真没想到过要去开个店,有这个想法是好的。

案主:谢谢哥能这么认同我的想法,如果你以后玩儿卡,咱们可以一起做啊。

社工:好啊,我还真的从小喜欢攒卡。

案主:太棒了,有空上个图,咱俩加个微信吧!随时交流

社工:好啊。(小A开心得不得了,提到了他心中的兴趣点,她非常的开心)那我们接着聊刚刚的事情。

案主:哎,一提这个头都大,我真的对我娘亲如此的干涉感到失望,我不是小孩子了,你说她管我那么多干嘛,天天唠唠叨叨的,有时我接不到电话就是一通的‘审问’。作为大学生,我觉得真的跟高中差了太多,每天不仅仅是学习,还会要慢慢应酬,更需要在社团和班级里多用心围好自己的圈子,没有时间天天去坐下来理论某个事情。(感觉孩子见到了同龄人也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用到了‘娘亲’这个词,让我揣测孩子打心里并不是怨恨妈妈,只是缺少一个渠道去好好沟通,把事情说明白)

社工:哈哈,你真的是很有心,很有想法。我觉得自己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是很天真呢。这样,我去和阿姨谈一谈,你先去活动室那里看看社区我们的活动,待会儿我再叫你过来谈谈,好吗?

案主:得嘞,哥,你好好说说我娘那个死脑筋吧,八股了都,还有,说不服她可别叫我,我不想和她叨叨这些东西。

社工:呵呵,好的好的。

案主:我去那边等着了,你到时候叫我就成。

萨提亚的冰山理论,是一种家庭社会工作治疗模式。通过冰山我们可以更好的分析案主的心理。在这个案例中,小A的行为显然是与母亲产生了隔阂,疏远母亲,应对姿态是一种躲避,冲突。通过小A的话语,我不难感受到他心中是一种失望,又有些许的无奈,很简单,深层次的原因是他期待他的母亲能够认为他长大了,并给与他充分的权利和自由,自己的许多想法(开淘宝店,和舍友一起闯荡)是非常希望得到朋友和家人的认可。在进行了一些重要的记录之后,我找来了阿姨,对她进行一个简单的访谈。

 

(2)与阿姨进行的访谈

社工:阿姨,来,请坐,一起来说说您和孩子的这个事儿呗。

阿姨:哈哈哈。太好了,小伙子。不知道你是怎么教育你那个弟弟的,他太逆反,好好管管他。

社工:哈哈,阿姨,我可不能随便去教训弟弟啊,我们要详细了解事情具体的情况,再跟您聊。

阿姨:好的。

社工:那阿姨,我开始问您一些问题吧,咱们也是来一起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

阿姨:那就开始吧。

社工:阿姨,孩子上大学之后,您平常多久和孩子联系一次呢?大概每次都得多长时间?

阿姨:每天都联系,我每天都要跟他早晚各打一个电话,多长时间不是很固定。

社工:那么您觉得您孩子和您之间的沟通情况如何呢?

阿姨:孩子跟我在上大学后的沟通确实有些问题吧,总是显得不耐烦,这不最近越来越厉害了,刚刚放假回家,却也没有以前爱说话了。

社工:那您认为和孩子产生摩擦的原因在哪里呢?

阿姨:哎呦,这个我可真的不太清楚,我觉得会不会是孩子嫌我管他管太多呢,这个真的是很难想出来,总之我感觉自己没有做什么,我觉得孩子和我疏远让我觉得很失望。(阿姨表达心中的委屈,自己对家庭及孩子做的贡献,却没有得到孩子的认可,表现出伤心,并没有意识到孩子所说的,那次通宵唱歌和开店要钱这两个关键的问题)

社工:您有尝试过和孩子进行交流和沟通吗?

阿姨:这次回来我问过他,他也不想说什么,甩了句能不能少管我点儿啊,孩子大了真的不要我这个娘啊! 听到他甩我话,确实令我十分的气愤和委屈。

社工:那么阿姨您了解孩子想开网店的那件事情吗?

阿姨:哦,想起来了,他是和我说过,我没同意,怎么?是这件事让他生气?!(阿姨十分困惑)

社工:那您这件事情是怎么和孩子沟通的呢?

阿姨:我没同意,我觉得现在的孩子挺异想天开的,他说要跟我先拿一些去和同学开个网店,小伙子,现在网络诈骗这么盛行,一会儿在遇到麻烦。而且现在的孩子心眼儿都太多,到时候人家家孩子挣钱,我们家孩子吃瓜落儿怎么办啊,他总是只考虑利益,根本就不会往深了想想,结果我和他吵了一顿。

社工:恩,阿姨,很理解您说的这种情形,但是也不能凡事就一概而论,和同学开网店这个真的是挺好的想法,而且开网店涉及到法律这些问题的可能性太小了,而且孩子这么对事情这么有心,也挺执着,真的挺让我欣赏的。

阿姨:得了吧,也就是一时冲动。

社工:其实孩子有个梦想挺好的,感觉他现在挺想自力更生的,只不过需要您的支持。

阿姨:恩,但是我不能保证他是不是能好好干下去,万一不成功岂不是浪费。

社工:恩,阿姨,我也是经历了大学生活,我那时看到了宿舍里面同学搞出来什么名堂也会很有冲劲儿想去高出一些自己的东西,当时我想开个财经公众号,因为要提供身份证信息,被我妈妈拒绝,她总说信息会泄露,于是就吵嘴。妈妈见我和她吵嘴很伤心,我现在想想很也后悔自己和妈妈吵嘴。

(利用移情的办法,鼓励阿姨进入一种想象的情境,使他能够重新观察审视自己的想法、行为,这样就会帮助阿姨把自己的行为和观念投射到所扮演的“角色”身上,通过观察体验“角色”使他能够更为客观地清晰的看到察觉自己的问题。)

阿姨:恩,想想也是啊。

社工:阿姨,我觉得孩子长大了,不是不懂事,他是有很多想法想获得你的支持。我觉得我们光责骂真的没有太大用处,应该跟孩子讲道理。

(运用认知疗法,让阿姨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引导阿姨去改变错误思想。)

阿姨:是啊,我确实有时候不应该直接跟他炒,但是你说他夜不归宿还不打电话这种事,是不是也错了呢。我看不见他,只是想关心关心他。

社工:阿姨,能看出您真的很关心小A啊。您现在上班吗?孩子不在身边日常都做些什么呢?叔叔陪您吗?

阿姨:恩,上班,每天下午就下班了,孩子爸工作忙,长期出差。我下班回去没啥可干的,就是自己做做饭,看看电视,玩玩平板,下班有时候和同事去聚聚。

社工:哦,这样啊,那阿姨您感觉在孩子离开家之后,生活上有什么变化吗?

阿姨:还是有的,感觉不折腾了,不用那么累了。但是又觉得有时候显得有点儿没事儿干。

(从阿姨的回答中不难分析出,小A认为的过度关心,有可能是由于阿姨缺少一个亲近的聊天对象导致的)

社工:那阿姨您要是觉得平常有点儿寂寞可以常来我们活动中心参加活动啊,我们现在不仅有下午的活动还增设了晚间的活动,您可以来这边和我们一起参加活动啊。

阿姨:好的,你们晚上现在都是干些什么啊?我一般做完饭吃了饭就不太愿意动。

社工:咱们这儿有音乐会,影视放映等节目,有一群叔叔阿姨都来参加呢,您吃了饭可以当遛个弯儿。

阿姨:成,那有空我过来看看。

社工:阿姨,我觉得孩子也挺忙的,您会不会是因为平时确实有些寂寞,所以总挂念着孩子,也总想找个人聊聊呢。

阿姨:恩。。。(阿姨想了一下),我想也许有这方面的原因吧,感觉孩子不在身边,自己确实生活中少了一个关注点。

社工:其实小A不是不想和您聊天,现在正值大二,他又是一个上进的好孩子,他可能会比较忙,所以分心在家里这边就少一些吧。我向他这么大的时候,正是忙着考证策划社团活动的时候,而且又要面临着就业考研的初步选择。

阿姨:小伙子说的不错,你是过来人了,阿姨也觉得是,现在的大学生都不容易,竞争也激烈。

社工:好的,阿姨,那我想现在把小A给请过来,您和孩子好好的沟通一下,成吗?

阿姨:好吧。

在这个案例中,阿姨的行为显然是与小A进行争执,应对姿态是明显的冲突。通过阿姨的话语,她心中对小A的反应是一种失望和无奈。而造成阿姨行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阿姨对小A的做法表示不认可,对孩子的有些行为不满意;其次,阿姨不支持小A开网店,主要是对小A关心过度,有些干涉到了小A自己的理想,从阿姨的话中看出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阿姨顾虑太多;最后,阿姨的生活中由于自己的丈夫经常不能在家陪她,而自己又不是特别喜欢出门,导致阿姨的情感上出现了空虚,间接地会导致想和孩子频繁的联系,这一点与自我认为十分忙碌的孩子形成了鲜明的冲突。对于孩子的反应,阿姨希望是能够听话的,希望自己被孩子重视,渴望的是孩子能够关心她,听话依附。

(3)孩子与母亲的沟通

我把小A叫了过来,在进入屋内之前,我特意嘱咐了小A再说两个重点的矛盾时要好好跟妈妈说话,要尝试用妈妈的视角想问题,尤其是开店的事情要和妈妈讲道理,慢慢把事情说清楚。同时我也告诉了小A妈妈平常缺少人陪的事情,小A点了点头。于是,我拉开个案室的门,让阿姨和小A回想一下关于夜不归宿唱歌和开网店的这两件事情,有没有和对方想说的。双方进门后先背对背做着思考了三分钟,我问了一句之后,阿姨和小A表示想好了。于是我让两个人转过身来,先平心静气一下,我走出个案室时和母子说了一句,两位觉得我可以进来,就叫我一下,于是,我暂时到了个案室外面进行观察。

虽然听不到里面母子说了些什么,但是透过玻璃还是能看到孩子和母亲进行了耐心的沟通。沟通之后,阿姨拉开了门让我进去,她表示和孩子把事情说清楚了,孩子也表示对母亲能够理解。我观察母子的表情,都是比较轻松的,我问了一下两位的解决方案,小A很痛快的说道,我和我妈商量了一下,我确实不应该唱歌唱通宵的时候不跟我妈妈说一声,我以后只要有类似的情况,我首先要打个电话和我妈说清楚,让她不要担心;至于开店的事情,我妈同意先给我一些钱支持我的工作,看到了小A开心的笑容,我能感到他的母亲确实认可了他的想法。阿姨也不再愁眉不展,表示以后应该更支持孩子的一些想法,并给予一定的鼓励。

(4)后续

看到了事情得到了初步的解决,我十分的开心,当然,这也取决于事情的严重程度并不是很严重,孩子和母亲之前的关系也没有明显的裂痕。小A对于我喜欢攒卡的事情记得很清楚,留下了我的微信,我特意和他强调,如果妈妈给你打钱让你进货的时候,要给我发个信息,没想到第二天,小A就发了个微信,他的妈妈给她打了钱,小A下午来到了老街坊特意和我来讨论自己进卡的一些策略。

这个个案中,我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遇到了比较好处理关系的母子,矛盾说开的还比较迅速,只是可能由于关系太亲密,有些话反倒不好说出来。当然,对于小A和母亲的关系,作为小A的朋友,和阿姨所在社区的一名活动中心实习生,我还是可以继续的进行跟踪。

四、分析与建议

在“发射中心期”中,对于一个家庭最重要的一大特点,就是子女第一次长期的脱离父母。而这种变化体现在生活习惯上,需要父母和子女尽力去适应。在我们身边的大学校园中,有不少的同学的家庭都正在经历这个时期。

在这个时期中,父母要面临着与孩子无法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孩子不在身边,会让父母感觉缺少陪伴,导致父母会产生一些不良的反应。在我们大学生和研究生身边,如果是独生子的爸爸或者妈妈,一旦不能及时调试孩子离家,自己一人在家时,非常容易产生对孩子的过分关注,更有甚者开始在家里感到寂寞进而产生疑病,甚至最后由于孩子无法在身边陪伴产生新的家庭问题。

家庭处于这一时期,孩子则是要面临重大的转型期,从一个念书的学生真正的开始走向社会不断成长。而关于社会上接触的价值观和人员又恰恰决定了一个孩子的未来之路,一旦孩子染上了一些不良习惯,对未来将是巨大的隐患。这是,父母又不能完全放任不去关注孩子,但是过度关注孩子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讲,都会感到巨大的压力,或者很大程度的反感。所以,这一时期作为孩子,要比需要树立一个正确的处事意识,分清主次,学会辨别是非,否则迈向社会时将会遇到困难。

这个时期在笔者看来,甚至比青春期还应该受到人们的关注,在一个刚从高中校园走出来的学生接触社会时,他所习得的很大程度为他今后的人生在打下基础,也指明为今后的路,所以这个时期家庭中的关系需要保持健康,良好,一旦出现了疏远,矛盾,无论家长还是孩子都会有麻烦。

在本个案之后,我对社区内有类似情形的几位阿姨也做了简单的访谈,针对“发射中心期”建立良好的家庭关系这一点,有如下简单的建议:

(一)家长方面

(1)充实自我

家长在孩子离开家庭之前,都是看着孩子在身边做事的,在生活中会形成有孩子在家的习惯。当孩子离开了家庭之后,会让家中缺少一名成员,如果是父母中的只有一方在家,家里又有没有了老人,极容易感觉到孩子缺失后生活中缺少了交流的对象。笔者在社区活动中心中发现许多阿姨来参加活动正是因为退休之后家里孩子也外出念书了,自己需要找事情来干,到社区中心找邻里街坊聊聊天。充实自我是家长在家庭发射中心期”需要做的首要任务。

(2)适当问候子女

对于子女的问候,则不用多说,家长是应该进行生活上的询问的。一个是能够和孩子保持良好的亲密关系,另外一个则是要对孩子在外面的事情做到充分的了解。在聊天中,父母这一环需要做到的就是适度与孩子进行交流,既不能完全放任不理,也不能还将孩子视为小孩子,任何事情都去插手,在有些事情上,要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当然,做到这一点还需要孩子的配合。在与子女的问候中,可以多聊一些家庭的事情,与孩子产生矛盾时,要更多的晓之以理,而不是动辄教训孩子。

(二)子女方面

(1)学会与父母诚实的交流

发射中心期”对于家庭关系的构建,孩子是另外的重要一环,建立一个良好的家庭关系,孩子重要的一点是要保证诚实,这一点看起来非常容易,做起来其实真的是很难。

在我与有类似时期的同龄人进行交流的时候,不难发现,子女们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要让父母知道的。其实这一点并不是一个好的习惯,当然孩子们最大的顾虑就是父母多事,限制他们自己的自由。但是不得不说,许多刚刚迈入“发射中心期”的家庭,孩子出了重大的事故(如自杀),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孩子根本不把自己的心里事情如实的说出来,与家长建立不了一个良好的沟通关系。

许多孩子为了自己的梦想,有时也会去选择欺骗父母,甚至不把自己做的重大决定告诉父母,这一点对家庭关系的危害其实是非常大的。孩子需要树立一个正相信父母的观点,更要明白家庭关系中父母的引导作用。当然,这要取决于之前数十年,家庭关系能否良好的建立?(对于案例中开店的事情,小A做的就非常好,他有意识去和母亲说自己要钱的原因是开网店,虽然被母亲当时拒绝,但是却表现了与自己对母亲的充分信任。)

(2)学会主动对父母进行问候

这个时期,孩子对父母的问候也是非常必要的。在“发射中心期”,孩子和父母都需要适应新的生活节奏,对于父母,可能平常生活中习惯了子女的存在,而大多数家庭还是子女去享受,所以,一旦离开家庭,很多子女并不能很好的体会到自己父母如此担心自己的原因,会对父母频繁的关心出现反感,抱怨。这需要子女能够学会站在父母的角度上来思考问题,培养一个关心父母,问候父母的意识,家庭关系不是单向来维系的,子女在逐渐走向社会成熟的过程中,也要学会关心自己的父母。

(三)社工支持

(1)建立校园或工作单位专业社工团体(孩子一方)

发射中心期”维护家庭关系,除了家庭成员自身的努力之外,还需要外部的支持。然而我们在外部支持这一环节做的确实还不够,不论是在政策上还是校园内,我们现在只是建立完善了心理咨询,但是专职的社会工作者并不是非常的多。建立起一只校园的专业社工团队,能够对刚刚迈入大学的孩子进行定期的关注,关注孩子是否出现了新的环境不适应,同时普及大学时期处理家庭关系的一些方法。

(2)社区内加强对“发射中心期家庭的关注

由于处于“发射中心期”时,家长并未脱离更年期,更加需要关注,生活环境的突然变化,孩子的外出可能会使家长顿感孤独寂寞,长此以往如果家长的性格又比较内向,极易造成心理疾病,影响家庭和谐。我们可以在社区内加强对“发射中心期家庭的关注,尤其是只有父亲或母亲有一方常常独自在家的,社区要进行备案,定期进行电话联系,有必要时要进行相应的探访。促进这些孩子在外,自己却赋闲在家没事做的父亲母亲们动起来,去发展他们的兴趣点,让他们投入到群体生活中。

 

参考文献:

[1] 孙正娟《专业家庭社会工作:未来家庭的需求》2003.4

[2] 彭怀真《婚姻家庭》 台北 巨流图书公司

[3] Rowntree,B.S.,Poverty:A Study of Town Life,London:MacMillan.1903.

[4] Glick,Paul C.,“The Family Cycle”,AmeFiean Sociological Review,1947 (2).

[5] Bigelow,H.F.,“Money and Marriage”,in Becker,H.and Hill,R.(eds),Marriage and the Fami@,Health and Company,Boston,MA.1942.

[6] Wells,W.D.and Gubar,G.,“Life Cycle Concept in Marketing Research”,Journal of Consume r Research.1966 (10),PP.281—291

[7] 陈文霞 朱东亮《家庭社会工作》 2005

[8] 姚进忠 《个人和家庭能力的整合:家庭社会工作服务模式探索》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