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521045568,4283984373&fm=206&gp=0

来源:商情 2015年27期   作者:梁宗娅

[摘要]:增权是社会工作理论的一个重要概念,被广泛应用。在助人自助的过程中,社会工作者的最终目的是帮助案主发掘潜能,提高案主的能力,多数情况下会应用增权的方法。而增权理论在实务中的应用是根据不同情况而定的,增权理论的基本概念、方法,不同的情况下也会有不同的运用,因此,从社工的实践案例中,来探讨增权理论在社会工作实务中的运用。
[关键词]:增权 增权理论 社会工作实务
一、增权的基本概念
增权与权力、无权、去权密切相关,是增权理论的核心概念。增权理论中的权力是指个体或群体所拥有的能力,无权又和权力相对,是指缺乏上述各种能力。无权的原因在于去权,即社会中的某些个体或群体的权力被剥夺或权力发展受到阻碍和限制。因此,增权就是增加权力。增权的核心假设是相信每个人即使处于艰难的环境之中也是有潜能的,个体的无权感可以通过自身努力和外部帮助加以改变。所以,增权不是直接赋予对象以权力,其实质是挖掘或激发服务对象的潜能。增权的目标是通过削弱影响个体决定权的个人性或社会性障碍,通过增强个体运用权力的能力与自信,充分实现弱势群体的需要,强调案主自决和自我实现。
二、增权理论在社会工作实务中的应用
(一)某移民新村情况介绍
某移民新村作为生态移民项目规划的一部分,自2013年搬迁以来,现已陆续建成一村、二村、三村、四村。虽然村民们搬迁至此已有两三年了,但是,政策中关于分配土地的条款还没有落实,并且还存在住房面积小、生计问题,移民矛盾也时有发生,虽然政府提供了点歌机、健身器材等文娱设施丰富移民的文化娱乐生活,然而这些器材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大多都是闲置。
社工初步做了需求评估,并且依据村委会的反映了解到:移民新村的村民,特别是一些留守妇女,需要给她们组建一个广场舞队,让她们除了照顾老人和孩子之外有娱乐活动,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促进家庭和谐。
(二)增权理论在某移民新村广场舞队组建过程中的运用
1、广场舞队员的招募及宣传
要组建广场舞队,先要确定广场舞队的成员,商议之后,社工先拟出一份广场舞成员招募启事并打印出来,分别贴在四个村村部,并让各村村委在广播上告知村民。很快就有村民赶来报名,可见,移民村对这方面的需求还是比较急切的。这些报名的村民中,年龄分布在三十岁到六十岁,成员女性较多。
可见,一次小小的组织,就可以凝聚这么多人参加,给他们一个发掘潜能展示自我的平台,让他们有勇气去挑战自己,做一些曾经不敢想的一些事情,这无疑有利于增强他们对生活的信心。
2、学习广场舞过程中充分增权,让他们互相学习、自主学习
招募成员之后,社工在教广场舞的过程中发掘村民领袖,带动更多的村民参与进来,达到在没有社工参与的情况下也能够自主学习的目的。在教广场舞的过程中会有一些新成员的加入,当然,也会有一些既定成员的流失,是因为家中有事或跳的不够好而受挫。
成员中有几位成员学的挺快,起初,他们只是随着音乐跳自己的;在社工充分的增权之后,他们开始给其他人教动作,并且其他成员有疑问也会去主动请教,这一小小的增权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3、召开广场舞成员会议,自主确定广场舞队队长、活动时间及经后的发展方向
增权理论告诉我们,社会弱势群体之所以处于无权状态,是由于他们的话语权被剥夺了。因此,我们要为其增权的话,就应该聆听他们的声音,尊重他们的意见和决定。在这种专业理念的指导下,社工决定召开一次会议,让每位成员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自主确定广场舞队队长、活动时间及经后的发展方向。
会议开始时,他们很希望社工帮他们做决定。而社工一再强调:你们是活动的主体,你们是主人。在初期的沉默之后,大家开始发言了,最终确定两个跳的最好并且可以一直坚持的杨阿姨和虎阿姨为广场舞队的队长,社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继续引导她们明确了两位队长的责任和每位队员的责任。在时间确定的过程中,产生了一些小争执,有些成员要照顾孩子,她们认为时间应该是按照孩子上学的时间而定,而有些不照顾孩子的成员希望可以迟一点,等天气比较暖和时开始。在进一步的商讨之后,最终确定跟随照顾孩子成员的时间,冬季早上的时间为八点,夏季早上的时间为七点。对于广场舞队最终的发展方向,广场舞队成员一致认为不仅要学会,还要跳的整齐,希望有一套统一的服装,可以“走出去”在外村参加比赛或者互相交流。这是一个很宏大的目标,看到每位成员信心满满,社工希望她们的这一愿望能够早日实现。
从某移民新村广场舞队组建的事例来看,这些农村妇女并不是没有这方面的能力,而是没有恰当人员的组织,只要赋予其权力,给予其机会,他们就能想出办法,并会分析这些办法的可行性及优劣。如果我们社工包揽了一切,不让他们参与决策,只是一个普通参与者的话,他们的能力就得不到锻炼和提高,而增权理论可以做到这点。
三、总结与反思
在增权理论中,强调以比较宏观的角度去分析问题,这种分析问题的取向不至于把责任全部推到案主的个人能力身上,把案主放在具体的处境中去看待,从而能较客观地分析服务对象存在的问题。当然,案主的参与性对增权的效果起着重要的作用。在介入初期,案主的参与性一般比较低,这就需要社工的积极鼓励,善于挖掘案主的长处,提升自我形象,让案主积极参与到活动中来。案例中出现广场舞队人员流失的情况,就是社会工作者没有兼顾到这一点而造成的。同时,增权是一个较长时间的介入过程,其介入的效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可以看到。因此,增权方法的运用也应该考虑到时间的问题。
可见,增权理论所强调的权力在社会关系中的重要性、工作者与案主之间的伙伴关系、案主的长处而不是短处、同时着眼于个人及其社会及物质环境的双重工作焦点、承认案主是积极的主体、以被去权的弱势人群为工作对象等等,无不显示出其独特之处。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种增权取向构成了社会工作理论与实践的一个新视角 ,对于我们反思和改进以往的社会工作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
参考文献:
[1]唐咏.中国增权理论研究述评[J].社会科学家,2009(1):18-20.
[2]庞文,于婷婷.论残疾人的教育增权[J].中国特殊教育,2011(7)(总第133期).
[3]陈树强.增权:社会工作理论与实践的新视角[J].社会学研究,20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