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性侵的事件是可怕的,比这更可怕的是叵测人心。每当有受害者被猥亵性侵的时候,总有人指责是谁叫受害者穿着暴露/言行不检点等等。荡妇羞辱,助长了性侵的势头,更给予了当事人二次伤害。

今天介绍的是英国BBC的迷你剧《三个女孩》,也和“荡妇羞耻”有关,而且是根据轰动英国的真实性侵轮奸案改编的。

涉案的核心受害人——3个女孩:

刚搬家来罗奇代尔小镇的霍莉,破产的父亲脾气暴躁,母亲也不大关注她,家中还有几个分走关爱的妹妹。她聪明漂亮、但处在危险易碎的青春期。

和母亲关系疏离的安泊尔,比其他女孩年纪稍长,也更有主见和掌控力。

安泊尔的妹妹露比,涉世未深,天真懵懂,沉溺于自己的想象世界。

霍莉结交了这两个新朋友后,被带到巴基斯坦人的快餐店,他们免费提供给少女们开party的场所、食物和酒。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很快,巴裔老板就索取了回报——强奸了霍莉。

霍莉这才明白安泊尔带领着女孩们,供给这群巴裔男人泄欲。没错,安泊尔是受害者也是无知的施害者

万劫不复的地狱生涯就此展开,霍莉被强行送到不同男人家提供性服务。

安泊尔扮演着“皮条客”的角色,但自己也免不了被侵害,她早已习惯和麻木。而露比坚信性侵自己的男人和她是恋爱关系。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不求助?因为没用!

最初被强奸以后,霍莉就报了警。可是在询问中,警察知道她在之前就不是处女了,立刻表现出兴致不大,还连连打着哈欠。很快警方就以证据不足打发了她的诉讼。

父母的所作所为把她推向更远,霍莉一开始只是叛逆,父亲却怒吼着让她搬去和不三不四的朋友住,这直接导致了后面的悲剧。

霍莉深陷淤泥时,回家过一次。父母没有给她任何安慰,只是让她赶紧走,别影响了妹妹们。

案件终于得以重新审理时,安泊尔无法得到陪审团的同情,针锋相对的律师把焦点对准她们的散漫生活和性经历。

为什么?只因为她们是世人眼中的不良少女,所以一切不幸都是咎由自取,理所当然。

因为她们不是处女,喜欢化妆喝酒,爱玩爱闹,就应该被这群中年男人折磨数年,不见光明?就应该被父母戴着有色眼镜对待?就应该被警察忽略证词,敷衍办事吗?

全程帮助她们的只有两个人——性健康教育中心的社工;曼彻斯特的警察。

这两个人的共同身份是,都是女性,都游走在体制边缘,都力量微薄。

巴裔罪犯之所以能够屡屡得逞,很大因素是这些“不良少女”缺乏关爱与照顾。他们施舍的食物、居所给了她们隐隐的期望,产生了微妙的斯德哥尔摩效应。

施暴者不只是那群巴裔中年男人,还有缺乏沟通和引导的父母,推脱责任的福利机构和警察。

罪犯们强奸的是她们的肉体,而社会强奸的是她们的精神。肉体的伤害会逐渐痊愈,女孩们也在尽力摆脱笼罩她们的阴霾。

但是精神的摧残呢?当霍莉不能继续自己的高等教育,当安泊尔被指责为老鸨,当露比被律师揶揄不端性行为,社会抛弃了她们,她们必然走向极端与绝望。

世俗的眼光更愿意去相信、去塑造纯洁无暇的受害者,乖巧安静、楚楚可怜的处女比她们三个拥有更多作为受害者的权力。

所以,相比之下,父母一开始选择了保护天真纯洁的妹妹们不被玷污,警察在反复询问霍莉的性经历时就自然站在了处女那一方。

最恐怖的是《三个女孩》是由2008年发生在英国罗奇代尔小镇的真实案例改编的。

这个看似平静祥和的镇子隐藏着少女们的伤痕与隐忍,执法部门的玩忽职守和办事不力,暗流涌动的种族冲突和恐怖组织。

《三个女孩》的结局,这个糟糕的性侵案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也算是有少许的光明。

但是,这只是电视剧。

也许还有无数个沉默中的罗奇代尔小镇在无声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