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工与志愿者合作的领域越来越广泛,几乎志愿者开展的各种服务项目、探索的各种服务类型,都可以获得专业社工的指导和帮助。从我们的调查数据看,志愿者服务的领域逐渐广泛和多样。志愿者都是根据社会人群的需要开展服务,既配合党和政府开展大型活动、倡导文明、促进民主、环保生活的服务;也深入群众开展改善民生、扶贫助困、支教送医、咨询辅导的服务。原来,在没有专业社工参与和帮助的时候,志愿者主要凭热情和经验开服务,遇到专业要求高、项目复杂化的时候,就受到阻碍。随着越来越多社会工作者进入志愿组织,发挥协调与推进的作用,特别是在专业服务方面给予指导和帮助,志愿服务活动的水平逐渐提高,更加能够适应人民群众的需求。

(一)日常服务:社工督导与志愿者实践在社区和农村,大量志愿服务站、志愿服务

队,根据居民、农民的各种需求,开展各类服务活动。这些涉及便民利民、扶老助残、环境美化等方面的服务,虽然不需要很多的专业知识与技巧,但是如果加入社工专业视野的启发,就能够丰富服务内涵,发挥更好的作用。华南农业大学社会工作系学生梁燕霞、梁秋霞在志愿组织进行实习后,撰写的实习报告中说到,“(志愿组织在向重症、特困、残疾人派发500元慰问金时)我们觉得组织者的做法欠缺了一些合理性,也许采取一个接一个的方式,更具有人文关怀的方式来派发会更好。”[9]她们实习的地点是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这里的志服务发展较早,出现许多富有特色、富有活力的志愿者队伍。志愿者充满热情、富有爱心,但是在服务过程中如何尊重服务对象、如何激发对象的自尊与自信,却并不一定考虑周到。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在积极配合志愿组织开展日常服务活动的同时,善于进行专业反思,提出的建设具有特别价值,不仅仅有利于做好这项活动,更有利于志愿服务贴近群众的心态和需求,促进建立和谐友善的社会关系。

(二)专业服务:社工实践与志愿者配合随着各省市建立镇、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专

门领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各种专业性的社工机构参与社会发展、民生改善、公平构建。原来,由于社工机构多数是民政部门支持建立、专业管理,社工服务中心要招收志愿者,或者是通过志愿者协会寻求合作,或者是到志愿者协会挂靠建立分队。协调、申情的程序需耗费一定的时间,甚至由于制度的原因无法实现,导致部分社工宁愿自己包揽服务或寻求其它解决方式。然而,一些善于思考和创新的社工,也积极反思现状,寻求合作发展的机遇。社工赖林春回忆,“3月5日恰逢深圳义工(志愿者)节,我和其他6位社工出席了深圳义工发展中心揭幕仪式。……虽然在深圳市关于社工、义工联动文件中规定‘社工引领义工’,但就目前而言,社工还缺乏社会经验和实务经验,暂时达不到这种要求。”[10]确实,刚刚大学毕业的社会工作者,面对具有十多年服务经验的志愿者,很难找到锲入点,制约了合作服务的实施。一些社工人员及其机构负责人,发现志愿者的热情、爱心、经验、资源优势之后,就主动寻求合作。他们将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各个项目服务进行分解,吸引志愿者参与服务扩大服务覆盖面和社会影响力;切分出专业性特别强、特殊性强的领域由社工人员全程服务,保障服务的专业效果。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东莞等地的社会工作机构,探索出多种形式与志愿组织合作的方式,收到良好的效果。

(三)大型服务:社工组织与志愿者实施中国近年举办的奥运会、世博会、亚运会、大运会等大型国际盛会,志愿者都成为非常积极的力量。社会工作者既发挥专业知识与技巧,指导志愿者做好大型服务;也积极争当专业志愿者,在专业性、特殊性服务岗位发挥作用。“通过探索亚运会志愿服务社工介入模式,借助社工的专业优势,社工在赛会的不同阶段担任不同的角色,从而提升志愿者的综合能力,保障赛会的顺利进行,这是志愿服务发展的大胆创新,也是发展社会工作,创建和谐社会的重要体现。”[11]北京大学、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社会工作专家、社会工作学生,作为奥运会志愿者中的专业力量,不论在赛会服务团队协调还是在城市服务团队管理方面都发挥积极作用。广州亚组委志愿者部成立“广州亚运会志愿服务研究中心”,社工专家、社工学生成为研究中心的主要研究力量、专业辅助力量,在策划亚运会志愿服务的文化传播、理念创新等方面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并且积极参与志愿者培训、志愿服务技巧辅导等工作,受到广大志愿者的欢迎。未来,越来越多的大型志愿服务活动,将由专业社工人员协助统筹策划,为广大志愿者提供参与服务、体验成长的机会。

(四)应急服务:社工评估与志愿者参与

目前,我国应急志愿服务的开展逐渐扩大领域,从专门针对自然灾害、重大事件的服务,扩大到各类日常工作、日常生活中的应急服务。2008年,社会工作者与志愿者介入“5·12”汶川大地震灾区的抗震救灾服务和灾后重建服务,是加强合作,应对特殊事件,帮助社会人群的典型案例。“汶川地震最有可能带来的制度遗产有:建立巨灾保险制度;修订《突发事件应对法》,将志愿者和NGO纳入政府应急制度体系;完善慈善捐赠和监督制度,甚至酝酿出台综合的慈善法。此外,与灾难应急相关的应急物流、应急财政将进一步完善,国

际救援、孤儿领养、心理救援、危机教育等方面也可能形成持久的机制或政策措施。人文精神遗产则包括关爱生命的人文关怀,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更为长远则可能是更强的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12]在汶川灾区的服务过程中,与解放军、医生并肩战斗的还有志愿者、社会工作者、民间组织人士、慈善公益人士。一方面,各种社会力量聚集起来,在四川、陕西、甘肃等灾区帮助了群众,发挥了作用;另一方面,应急状态下的密切合作,为社工与志愿者探讨持久合作机制提供了实验。后来,社工机构、志愿组织拓展在群体事件的干预服务、日常应急的救援服务、生活突变的应对服务等等,以志愿者的爱心和社工的专业性相结合,为社会人群提供富有成效的帮助。

(五)倡导服务:社工推动与志愿者传播

不论是社工机构还是志愿组织,都发现社会服务不仅仅是针对具体事件进行补救措施,还包括对于志愿精神、慈善文化、文明社会的倡导和普及,也包括积极影响政府与群众建立良好的关系,积极影响人与人之间建立良好的关系。社工与志愿者的实际倡导与推动,有利于社会的文明、和谐、进步。贵州社区建设与乡村治理促进常务副理事长毛刚强说到,“我们在为村庄发展、村庄组织化建设提供直接支持的同时,也在寻找更多的人和我们一起从行动上支持中国农村的发展。我们非常欣慰地看到,我们从各个层面受到的认同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的志愿者和支持者行列。”[13]社工与志愿者在服务过程中,不仅仅是帮助服务对象,而且是传播“爱心奉献、助人自助”的观念,吸引社区、农村的群众加入公益慈善事业,在自己生活改善的同时帮助他人、帮助社会。一个社会的文明进步,不仅要看经济增长、文化繁荣,还要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融洽,要看社会互助友爱精神的广泛传播。社工与志愿者就是文明的传播者,公益的倡导者,幸福社会的建设者。中国社会的转型与发展,为社会工作者、志愿者提供了参与服务、帮助他人的平台。但是,真正帮助社会人群,真正造福社区农村,就需要增进社工与志愿者的合作,凝聚资源与力量改善民生、创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