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和颐酒店事件和包贝尔伴娘事件引起了一阵关于男女平等和保护女性权利的话题。在一百多年以前,美国就有一位社会学家、社会改革家、社会工作者……就是这样一位你无法给她定义的女性,她不仅自己是一位坚强勇敢的魅力女人,更为保障女性权利和社会公平做出了巨大贡献。

简·亚当斯(Jane Addams 1860-1935),美国改革家、社会学家、社会工作者、和平主义者、女性选举权倡导者、作家,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美国女性。jane addams2

她曾说过如果女性的责任是打扫干净社区并且让它们居住起来更舒适,那么她们需要能够投票以去高效率的做这件事。

简出生在伊利诺伊州的显赫家庭,父亲是州共和党的创立人之一,也是亚伯拉罕·林肯的好友和支持者。早年入读医科学校,但因身体原因退学。

她在社会工作方面突出的贡献是联合创建了赫尔宫(Hull House)——位于芝加哥的一所社会福利所。赫尔宫是一个进行研究、实证主义分析、学习、辩论的中心,有25位入驻的研究者,同时也是一个居住场所和与社区中的人构建良好关系的中心。鼎盛时期,赫尔宫一周要招待大约2000个来访者。住在赫尔宫的研究者(包括医生、社会学者)对住房、助产术、杂役、肺结核、伤寒、垃圾回收、毒品、旷课等问题进行调查。赫尔宫的设施包括一座成年人的夜校、一个给孩子准备的俱乐部、一个公共厨房、一个画廊、一间健身房、浴室、图书角……甚至还有小剧场。这里的成年人夜校就是现在很多大学开设的“继续教育”课程的前身。除了为这一社区里的大部分移民人口提供社会服务和文化活动,赫尔宫还为社工提供培训。最终,赫尔宫发展成了有13栋建筑的大型社区。

赫尔宫社区是20世纪早期欧洲各民族移民在芝加哥的混合。但这种组合恰恰是赫尔宫内部博爱的社会精英学者们测验他们的理论、挑战当权者的乐土。这种混合被记录下来,“德国人和犹太人定居在南边的主居住区,被希腊人建立起来的小三角洲作为北边爱尔兰人和西北边法裔加拿大人的缓冲。意大利人住在社区的中心……最终只有意大利人在这里完好无损并繁荣的繁衍生息,即使在1963年赫尔宫终止运作之后”。

赫尔宫对于简·亚当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是它的艺术项目。基于此,简反对把人变为只适应一个特定工种或职位的工业化时代的教育。她希望赫尔宫是一个给人提供独立思考的时间、空间和工具的地方。她认为艺术是迸发城市多样性活力的关键。

简和另一位创始人发展出了赫尔宫的道德标准:实践中学习、练习合作、实践社会民主。赫尔宫由此理念发展出了关于公民、教育、文化等的综合性项目,并且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参观者,包括年轻的威廉·莱昂·麦肯齐·金——年轻的哈佛大学学生,后来的加拿大第10任总理。在19世纪90年代,茱莉亚·莱斯罗普等人将赫尔宫发展成为世界社会改革运动的中心。赫尔宫运用最新的研究方法研究婴儿死亡率、儿童阅读等问题。从距离最近的社区入手,赫尔宫开始参与城市和州的有关提升住房水平、加大福利投入、完善劳工法、保护工作妇女等运动。

尽管当时社会学学术界将简·亚当斯的贡献定义为社会工作,但简的工作和当时的所谓“社会工作”完全不同。在简的工作产生巨大影响之前,社会工作不过是公众地位很高的有钱女性偶尔进入贫民窟或破产者的家充当一个“友善的来访者”罢了。简拒绝将自己的努力与这种行为混为一谈,引入了以社会公平为中心的社会工作内容。

维拉德·莫特利(Willard Motley)是入驻赫尔宫的一位艺术家,提取亚当斯的符号互动理论的核心,以赫尔宫的人和事为原型,写成了1948年的最畅销书《孽海枭雄》(Knock on any door)。

简晚年在世界和平方面的努力,她代表国联做的一些演讲和撰写的材料,对后来联合国的构成造成了影响。在华特迪士尼主题公园的美国历险主题园中,有一份壁装式的简的格言“如果没有对新的可能的信念和发扬它们的勇气,那么在这个古老星球上人类种族何以延续。”纪念着这位伟大的女性。800px-Jane_Addams_quote_on_the_wall_(American_Adventure_in_the_World_Showcase,_Epcot_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