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舒

由于外国身份及语言文化差异,中国留学生毕业后在美国找一份社工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在研究生的最后一学期,我开始在求职网上检索。结果我发现,在美国,中英双语社工只在几个有限的大城市才有需求,远不及会说西班牙语的社工需求量大。偶尔几个服务华人社区的机构,还希望你最好不仅会说普通话还会说粤语。经过跨度长达几个月的多次面试,我最终在位于亚利桑那州首府凤凰城市的家庭服务社(Family Service Agency)谋得了一份家长助理的职位(Parent Aide)。

 

家长助理的职位要求与服务对象

 

凤凰城家庭服务社不是政府机构,也非全美连锁,规模不算大。但作为1902年创办的社工机构,家庭服务社是亚利桑那州资格最老的土生土长的NPO(Non-profit Organization)。我任职于这所家庭服务社的下属家庭支持服务部(Family Support Services)中的家长助理项目。家长助理这个职位对任职者的基本要求是社会服务相关专业(包括社会工作、心理咨询、儿童早教等等。如果有几年相关工作经验,学历可以适当降低要求。单位网站明确指出,工作优先权给予具有西英双语能力的应聘者。每个人的工资略有不同,根据相关经验、学历高低、专业对口、语言优势等几方面来定。

​    我的服务对象是有虐童(对儿童安全造成危害或威胁)或忽视儿童(无法满足儿童成长基本需要)的家长,不仅包括孩子的亲生父母,也包括孩子的养父母或其它照顾孩子的亲戚朋友。具体地说,我的服务对象都是那些被政府强制转移出自己家庭的家长,理由主要包括吸毒、酗酒、精神异常、无经济来源、无家可归、家暴及缺少必要的育儿知识等等。他们的孩子会暂时住在寄养家庭(Foster Home)或者小组之家(Group Home)。法庭规定,政府必须提供给这些家长见孩子的机会,然而出于安全保护的目的,家长不允许知道孩子被照顾人的信息,探视就必须由第三方监督在别的地方进行。于是,家长助理的职位就应运而生了。

家长助理的工作时间与工作条件

 

凤凰城家庭服务社与政府儿童保护机构签有承包合同,所以我们的个案全部都是由政府转介而来。很多本地机构都提供家长助理服务,所以同行业竞争相当激烈。如果我这次的服务令对方不满意,对方下次很可能就会把个案转介给别的机构了。家长探视时间长短由法官根据案情决定,一般是每周两次、每次两小时。每个家长助理应有10 到12个案子才算满员(full caseload),但不代表十个服务对象。

政府按案子数目付款给我们机构。不管我们每周实际工作了多久,服务社都按40个小时的工作量给时薪。乐观的想,案主或孩子病了取消了预约,这天我没有工作,照样拿工资。取消是常见的,只是取消往往不提前的,所以等取消时也很难再往那个时间段安排别的内容,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悲观的想,则是加班没加班费,因为有时一周工作量远超40小时。见面时间得根据案主和孩子的时间表来。如果案主平时同事打几份工很忙,我就只能周六工作。如果案主的孩子白天要上学,就只能晚上。工作时间不确定,有时一天只工作四小时,但有时则要连轴转十二个小时。我现在周五早上七点半离家,晚上快九点才到家,总是累得倒头就睡到第二天中午。

我的工作福利包括健康保险和带薪休假等等,但要等过了头三个月的评估试期才有。但不管是带薪休假还是不带薪请假,自己手头的工作还是要自己处理,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个案都很累很忙,很难有时间帮别人完成工作。所以自己在休假之前或者之后要把落下的工作全部补回来。这点引起很多家长助理的不满,但多次向领导提出也没有成效,未见任何改善。我们现在都不太敢请假,因为如果请假一周,就意味着你要每周工作50个小时长达至少一个月,才能补回所有的工作。休假本是为了放松,这样反而让人更加辛苦。

我们家庭支持服务的办公楼很小。一楼是存储间。二楼大厅的一个椭圆形大桌,用于我们每周不同部门开例会。需到办公室来打印和办公的社工,都得抱着自己的私人电脑挤在这一张桌子上。大厅的角落挤着三个秘书的三张办公桌,旁边是两个所有人公用的台式电脑。三个小办公室是三个家长助理的协调员(coordinator),一个稍大的大办公室是家庭支持服务部的总干事。我的工作地点包括政府儿童保护部门的探视间、教堂探视处、社区(快餐店)及案主家里。我们长期在外奔波,所以单位声称我们不需要办公室,同时也承认其实是没钱给我们提供这个最基本的办公条件。我们每周只有一个上午在办公室开会讨论,其余时间都在忙各自的案子,同事之间的交流和沟通非常少。

家长助理的工作内容

 

作为家长助理,我的工作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 接送孩子,监督并记录整个探视过程

在此过程中,我们要向家长解释探视规定,纠正家长不当行为,并根据需要及时中止探视,确保孩子的生理安全和心理健康。如果孩子年龄够大,可向政府申请出租车服务。这项工作内容听起来不难,但工作量却不小。机构只提供儿童座椅(car seat)没有公车,上班得用自己的私家车。光这一点,就包括了要自己买车、考驾照、自费保养车和交车保。上交详细公事行车记录后按里程每月报销一次油费。我们一半工作时间都是在开车,所以我们常笑称自己不担心失业,因为可以改行当司机!最近我们被要求除了接送孩子,还要根据案主需要为其提供其他交通协助。

第二,评估案主需求,制定授课方案,教授育儿课程。

课程是一对一的,每周一小时,在案主家里或社区内(快餐店或图书馆等)。课程没有特定教材,家长助理要根据个案和案主情况自行决定教学内容。我们办公室的一个大书柜里有很多资料,都是按主题分门别类整理好的,放在贴着彩色标签的小格子里。我们每次拿到一个新个案,就会在这里挑选所需要的“教材”。当然,我们也可以自己去网上查资料或者找书。

育儿课程的核心是如何保障儿童安全。比如,对有家暴问题的案主,要讲家暴对儿童和家庭的影响,如何在未来防范家暴、应对施暴者,如何在家暴中保护自己和孩子等。对于有吸毒问题的案主,要讲吸毒对孩子生理和心理的负面影响,为什么吸毒对孩子不好,如何戒毒,戒毒后如何避免复吸等;对于虐待儿童或与孩子关系紧张不够亲密的家长,要讲为什么不应该虐待儿童,除了体罚之外管理孩子的有效手段,儿童的身心发展知识,如何与儿童沟通交流,如何和孩子搞好关系等等;对于无家可归及无工作的案主,要协助他们重新上学和找工作。对于愤怒情绪严重的家长,要解释为什么政府要把你的孩子移走,如何对自己进行愤怒管理,如何应对压力和控制情绪等等。

每次课后要布置作业和检查上次作业。案主的教育程度、学习能力、适合的学习方式都有所不同,所以课程的内容和方式也要因人而异。如果案主高中都没毕业或英文水平有限,最好挑些短小精悍、简单易懂的教材,也不宜布置太多书面作业。如果案主嫌阅读过于枯燥乏味以致精神难以集中,可采用观看视频的教学方式,或布置一些参与性强的创造性作业。比如手工制作、角色扮演(Role Play)、小游戏,也可以要案主去参加社工小组。

不过,个案目标并不是家长助理制定,是在案子最初从政府转介来时,由家长助理协调员、政府儿童保护个案社工以及案主开会共同制定的。

第三,各种文书工作。

针对所有的探视和育儿课程的个案记录,我需要在每周上交上周的记录。每个月第一天上交上个月的月度报告,每个案主一份。具体包括案主表现、进步或者退步、额外补充、我担心的问题、我的建议即我下个月的工作计划等等。在和案主接触的第一月,要完成对案主的接案评估报告。每个案主在服务期限内(一般是半年)要三次在小组会议上作汇报。在服务中期,要和政府个案社工与案主一起开会,开完会要交中期报告。

此外,我们还要交一些其他文书。例如,每个月初提交行车记录报告。如果孩子在探视过程中受伤,要完成三页的事故报告,报告给单位领导和孩子的照顾人,还要在24小时内传真给案主的政府社工。如果案主有自杀倾向,要和案主共同填写安全合同。如果有其它的人需要了解案主信息(如法庭派来的志愿者或儿童的治疗师),要和几方共同填写信息披露授权书。在此之余,机构还给我们另加了些文书工作,以供机构领导做相关的研究和评估。

以上这些工作都相当繁琐,而且刚忙完这个,另一个的交期就到了,所以永无停歇之日。这些文档的格式都是有明确规定的,而且还经常更新换代,真让人措手不及。

第四,和各方保持有合适尺度的联系,进行沟通、商议和协调。

这一点是工作内容中最不起眼最容易被忽略的,却是最繁琐和有难度的。

第一方,案主。我们的服务对象很多都有精神或者情绪疾病、长期吸毒酗酒史或者犯罪记录。他们都认为我们和把他们孩子移走的“坏人”(政府个案社工)是一伙的,所以对我们有深深的抵触和敌意。辛苦的工作,换来的是大多是案主的咒骂,更别妄想听到什么感谢的话了。他们把社工当做司机和保姆,对我们呼来喝去是家常便饭,跟他们讲道理也是行不通的。

第二方,案主的孩子。一定要跟案主的孩子搞好关系,否则从幼儿园里接出来总是哭哭啼啼的不肯走,不仅加大工作难度还耽误时间。可是搞好关系谈何容易,在孩子看来很基本的要求我们几乎都不能满足。按单位规定,我们不能让孩子在车上喝饮料吃东西,怕噎着呛着。到了目的地孩子饿了,我们也不能给任何食物,怕在不了解过敏史的情况下造成意外,也怕因此孩子就不吃案主带的食物了。案主因经济限制,不一定总能带孩子喜欢吃的东西。跟孩子关系搞得太好也不行,否则孩子在探访期间总是粘着家长助理反而不怎么搭理家长,家长会非常不高兴。

第三方,寄养家庭。我们还要和案主孩子现在的照顾人保持良好关系,包括寄养家庭,有血缘关系的亲属,小组之家或其它庇护所。我们需要和这些人商量孩子方便进行探访的时间,还要到家里接送孩子。有的人不是很有责任心,我们按双方约好的时间到家了,他们和孩子却还没起床。我们在家门外等半天,最后迟到了只能无辜地被案主骂。有的人则太有心,因为正在考虑或想要领养这个孩子,所以想借机了解个案的情况。但根据规定我们不能说,所以只有陪着笑脸耐心解释。

第四方,政府社工。我们要和政府儿童保护机构负责这单个案的社工经常沟通。我们每周要小报告,每月要大报告,有任何大小事都要请示汇报,凡事都是不能自己做主的。

除了以上各方之外,还有第五方,是自己的同事、上级和上上级。有时,还会冒出来第六方、第七方甚至第八方。代表案主或者案主孩子的律师、法庭招募的志愿者、孩子的心理治疗师……这些人往往突然从天而降,自我介绍之后索取信息。他们会拿出携带的文件要求我们积极配合。但根据我们工作单位的规定,有很多他们想要的信息却都是不能提供的。

家庭助理,就像夹心饼干中间的馅,任何时候都要小心翼翼不能违反任何机构的任何规定,要对所有人耐心陪着笑脸,还要随时做好挨骂被抱怨和冷嘲热讽的准备。这样的工作实在相当考验人的语言艺术和与人相处之道,只能在长时间地挫败和崩溃中慢慢修炼了。我的第一个上司在这个服务社已经工作了二十年,她教给我的一招就是,对案主的辱骂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要理睬。这样的招数实在让我无言以对。这样下来,久而久之不会丧失了应有的社工之心吗?如此惨淡的工作关系之下的没有热情的服务还有什么意义?总之,社工在美国也是吃力不怎么讨好的,更是全美起薪最低的专业之一。但美国对社工的要求却不低,社工证书、其它资格证书(急救、心脏复苏等)、继续教育学分,规矩一个都不少。一句话,中国社工不容易,美国社工也难做。

美国凤凰城某探视中心的二楼游戏区域,配备了一些娱乐设施供孩子和家长一起玩,以增进亲子关系。但探视中心不是家庭服务社的地盘,而是本地一所非营利机构下属的一个慈善项目,专为案主和孩子提供探视场地。

781d0d0bgcc002cb4f9df&690

以上是文章发表时编辑选取的一张杂志配图。图片里是二楼游戏区域的足球台,这是美国很流行的游戏。Friends里曾出现过,里面两个男主角乔伊和钱德勒就买了一个放在公寓的客厅里玩。玩法很简单,老少皆宜。幸好看了Friends,要不然我又得大眼瞪小眼了,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差异啊!渗透在工作和生活的每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细节里,对美国人来说全是耳濡目染的常识。

其实我还拍了很多别的照片,以下为大家特附上其中的另外几张。其实一共有三个探视中心,分别在Phoenix(凤凰城),Mesa和Peoria。我多去前两个,但这里的图片都是在凤凰城的那个探视中心拍的,因为被通知要照片的那几天我正好都在那里。Mesa的那个更旧更小,显得简陋一些。每个大体相同,但具体还是有所不同。本来三个都在教堂里面,是教堂赞助的场地。但这一个最近可能得到了经费,自己争取到了这个二层楼的建筑,以前是办公楼,他们布置改装了一下。探视中心的主任是带薪的员工,我们去探视之前都要打电话或发邮件向她预定场地,因为中心同时段能容纳的人数有限制,由她来负责安排。

在中心前台值班和做卫生等杂事的则全部是志愿者,没有任何薪酬的。另两个中心没有免费的饭,只有免费的糕点,是星巴克等地赞助的。这个中心有免费的饭,是食品银行的。别的中心有的有户外的操场给小朋友玩,这个暂时没有,已经筹集到了赞助经费准备建一个。这个中心的开放时间为上午九点到晚上五点,周一到周六,周日休息。为了确保所有人的安全和探视的顺利进行,中心有很多规定,比如不能在饭厅以外的地方喝水吃东西,不能在专门的换尿布台之外的地方换尿布等等。因为中心是完全免费的,所以如果我们不遵守他们定的规矩就把我们赶出来,我们就不能在里面进行探视了。如果案主连续两次取消了预约没有到中心,就会被赶出来,我有一个案主刚被赶出来。

探视中心的好处是家长和小孩子都会觉得更自然。里面所有的人都是孩子被CPS暂时剥夺了抚养权和监护权的,所以谁也不会看不起谁或指指点点,可谓真正做到了人人平等。我们可以实话实说的告诉小孩,别的孩子也来这里看爸爸妈妈的。他们就不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不能天天见到爸爸妈妈。他们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就不会追着问“为什么我要在这里见爸爸妈妈不能在家里见?”还有一个对家长助理的好处是我要上厕所的时候,旁边有同事可以帮忙看着我的案主和孩子几分钟,在社区里就找不到同事了,最好把尿憋着。否则如果上厕所的时候案主带着孩子跑了或者把孩子伤了甚至杀了,我们都是要负责任的。

781d0d0bgcc003d7ee14c&690

以上是探视中心的餐厅一角,布置的温馨整洁。志愿者为了美观和温馨感,特意把这里的树上都挂上了灯。应该不是为节日准备,因为圣诞节还早着呢,连感恩节都还有两个月。还有免费的无线网络供我们使用,很是方便!左边有个浅色高椅子是专门给小孩坐的。餐桌上放着案主给小孩子带的吃的喝的,因为有些探视是午饭时间。桌上有清洁用的卫生纸、消毒水,还有迷你撮箕和扫把。中心规定我们吃完要马上自己打扫桌子,案主吃完后应该自己清洁所用的地方,但每天下午关门之前中心的志愿者也会做一遍清洁。小孩子很容易弄泼自己喝的东西,所以有塑料桌布,但还是有人不打扫或者打扫的不干净。探视最少是三个人,一个家长,一个小孩,一个家长助理。但有时候是父母两个人,而美国人小孩又多,所以有时候人多一点,所有有大桌子。最多的案子我看见是有一对父母,十个小孩,三个家长助理,所以一个桌子都坐不下。

781d0d0bgcc003e3e0024&690

二楼一角。一楼都是一个个小的探视房间,有门的。二楼的都是开放的区域,大家彼此看得见听得着。这个是一个典型的开放探视区域。几个沙发,一张茶几。旁边还精心布置了画和摆放了花。

781d0d0bgcc003ed3a0fc&690

二楼开放探视区域一角。沙发很软很舒服的。电视机很大吧!!是给小孩和家长看电影。中心有很多很多儿童电影和书籍。电视附近的插头可以给案主手机充电,或者给家长助理的笔记本充电。因为我们常随身带着笔记本电脑,边观察就边记录。左边的那个单人沙发就是我今天坐的地方。案主和两个小孩先是在中间的空地玩玩具,然后在大沙发上一起看卡通片。沙发上的毯子很大,功用和小毯子一样。这是一种美国很流行的粗毛线毯,应该都是中心得到的捐赠。后面的桌子区域是志愿者和工作人员的。一般他们在此工作(整理文件等)或进餐,但用的不多。中心有免费的无线网,家长助理可上网查收邮件,还可给案主随时查找一些重要信息(比如google map谷歌地图)。

781d0d0bgcc003f69e82d&690

二楼游戏区域乒乓球台。玩的人不多,美国人对乒乓球不怎么热爱,会玩的就更少。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来一个这个,又为何选择摆在了这里。偶尔看到美国人玩也都是瞎玩。

781d0d0bg7accd332b65a&690

探视中心提供的免费食物 来自于食物银行的kids café(儿童咖啡馆)项目

除了孩子可以吃  家长 志愿者 和家长助理这类工作人员也都可以吃

781d0d0bgcc00430b0618&690

这些食物都是美国的Food Bank(食品银行)提供的。看着颜色鲜艳也花样繁多,但很多时候并不好吃。我每次也都是吃这些,至少可以省点饭钱。里面的水果一般是罐头,当然算不上什么健康食品,但对案主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他们是应该自己带食物来给孩子吃的,但有的人没钱或者忘了,甚至干脆没露面。至少孩子不会饿着。

781d0d0bgcc0043a28fbb&690

每餐都很丰盛的都包括牛奶水果蔬菜今天的鸡块味道不错,但那个形状好看的面包就很难吃了。

本来我不喜欢吃生冷之物,但想在这里蹭吃省钱省事,也开始吃酱蘸芹菜之类的,还蛮好吃的。

牛奶面包橙子一个炸鸡块奶酪(起司)芹菜芹菜的蘸酱(有mustard和ranch两种可供选择)。

 

转载自 周舒_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