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孔吹气球,轮椅舞,嗨曲对唱,夜幕下神龙公园人气满满。“精彩的生活从这里开始,命运的不公已经远去”,这个由6名残疾小伙儿组成、拥有近50万粉丝的直播网红个性签名如此显眼。成立一年多,从广东开始,他们唱遍了全国的城市街头,如今在香河落脚,开始新一轮的演出。

 

“每天下午五点唱到晚上十点,大家嗓子都有些肿,但我们还在坚持着,不演出就意味着没有收入。”图为下午两点半,团队成员收拾穿衣准备去燕郊演出。

 

“哥,走啦,我们去演出”,“我们哪里是去演出,我们是去要饭哦”,小飞团队的成员笑着互相调侃。

 

小胖是团队里相对内向的那个。在他16岁那年,有一天去停车场没注意,倒车时被压断了双腿。腿治好后就一直待在家里,后来通过微信认识了现在团队的伙伴。两个铁罐是小胖的代步工具,他平时性格比较内向,只有在演出认真投入的时候才能放开。

 

“汶川地震夺去了我的右臂,我觉得我是幸运的,至少还没死。”来自四川绵阳北川的黄洋,今年30岁,平时爱看新闻,是团队里的“话痨”,大家认可的代言人。

 

小飞,26岁,小飞团队的创始人,患小儿麻痹后导致小腿萎缩,是一名孤儿,在福利院长大。儿时的寄养经历曾让他感到绝望,“2岁到12岁,我过着非人的生活,喝过两次百草枯,幸好命大,挺了过来。”表演的时候,他跳着自己独创的轮椅舞,总是能够带动整场节奏。

 

小海,身材矮小,但不属于侏儒症。他1997年出生于贵州,“小时候经济状况不好,三天才有一顿饭吃,营养不良导致身体停滞了生长。”现今小海的身高始终和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相仿。

 

猴哥,团队里的“灵魂舞者”,来自河南濮阳。小时候的一场高烧,让他从4岁爬到了9岁。小儿麻痹比小飞要严重,他无法用正常语速清晰的表达,说话的时候笑眯眯的。10岁的时候他推着小车走路,后来慢慢换成棍子,就再扔不掉了。“扔了相当于没了刹车,会直接趴倒”。演出时他穿着最闪亮,悟空装扮,手上的棍子也变成了金箍棒。

 

图为小飞团队收拾完,准备启程前往演出地点,据目的地车程大概两到三小时。

 

“哪里人多,哪里就有我们。” 他们是从广东一路走一路唱过来的,其实事先也不清楚当天的人流会如何,选好了才会有高人气。法定节假日对于他们来说,仅仅是普通的工作日,只有下雨天他们才会在住所待着。图为下午4点左右,表演前团队在做准备工作。

 

图为表演中场休息时,大家一起吃简餐、聊天。

 

私下里他们会一起学歌,谁先学会了就带谁现场先唱。“小飞能唱五千多首歌,像我们一般的只能唱几十首。”这个在他们看来是“真爷们”的小飞,有着特殊的凝聚力。图为大家短暂休息后接着表演。

 

卖力的表演是他们收入的来源,“每天最低几百块,我们这么多人,最多也就一千块”。

 

除了现场的收入,他们还直播当天的演出,也会有一定的收入,“直播能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们。”但事实远比很期待的更多,他们有了自己的一群粉丝。

 

“当时都没有才艺,就只是为了生活走出来的。” 他们在残疾人聊天群里认识,大都出自农村家庭,团队成立就是希望给家里都减轻一些负担。对于没有太多表演经验的他们,首次登台会不好意思。

 

小海第一次登台时全身都在抖。“在合肥的和平广场是我第一次上场,唱《红日》,当时就差没有开着原唱唱了,让我跳舞,我也不敢跳。”一个月后,他没了不好意思,说演了就有饭吃,现在让他和猴哥两个人去演,他也不会怯场。

 

即使残疾给他们的生活带了种种不便,亦或心里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疤,但却没有影响他们对未来的期待。“我每天都会打电话问家里的情况,但也暂时不会回去。”小洋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给家里减轻点负担。

 

“我从小就喜欢唢呐、戏曲、唱歌,虽然有时会跟不上节奏,但目前就想干好眼前事。 ”猴哥说他也希望能不让家人担心。“努力做好现在的工作,也做一点自己的原创,为了理想而奋斗吧。”小海期待未来能出一首自己的单曲。

 

图为表演结束后,团队在人群的围拥中乘车返回住处。

 

“掌声是情,掌声是意,掌声是我们的充电器。”表演到现在,观众的掌声是令他们最欣慰的事情,一声叫好会让他们更加卖力。虽然表演能力还很有限,但他们希望未来观众能像看待真正的街头艺人一样的看待他们。

 

小飞团队的视频>>

http://v.qq.com/x/page/u0507ty0hr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