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e4f9daa8716671f6a16

001e4f9daa8716671f6a17

刘女士抚摸着儿子的照片失声痛哭。

001e4f9daa8716671f6a18

如今的刘女士孤身一人居住,日复一日地看着墙上儿子的照片和童年时拍摄的VCR。

失独者的痛与孤独,有谁能体会?

走近深圳失独家庭和失独心理咨询热线

失独者是指失去独生子女的父母,大多50岁以上,很难再生养孩子。在中国,失独家庭每年以7.6万的速度增长,成为一个日益庞大的群体。深圳市计划生育协会的调查显示,仅2014一年,全市就新增户籍失独家庭151户。

刘女士向记者展示儿子写的40万字长篇小说《秋桐下的等待》。

帮助失独家庭是一个全方位的事情,经济上的补偿很难抚慰他们受伤的心灵,他们更多的是需要心理上的安慰

李敢在亲手按下把夭折的孩子送进焚化炉的电铃的同时,自己也许下了两个愿望:孩子,父亲把你带到人世,但没带你领略世间的美好,做父亲的,就心里怀揣着你一起活一世,以你的名义为你做一件轰轰烈烈的事,同时也能有益于全社会;第二,就是帮儿子尽孝,不管以后爸爸妈妈生活多艰难、多痛苦,都相互扶持着过一生。

2008年,38岁的深圳人李敢成为了失独群体中的一员,他默默许下的这两个愿望,成为日后支撑他生活的强大信念。如今,他是深圳市星聆相约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中心发起人。切身感受到失去子女的痛苦的他,坚定了开办失独心理咨询热线的决心,去重点帮助失独家庭。

李敢于1991年来到深圳,从1997年起在深圳做义工,至今已有18年。2004年,他考取了心理医生资格证,2005年在海关工作时开设了心理咨询热线,这就是现在星聆热线的前身。李敢说,“星聆”这个名字,就是象征着“星星的光亮虽然微弱,也可以给在爱的路上前行的人指明方向,聆听他的心声”。

2008年汶川地震,李敢作为深圳市青年义工突击队的旗手前往震区救灾。然而,也正是因为在这段日子里对怀孕临产的妻子照顾不周,孩子出生后并不是很健康,仅四个半月就夭折了。李敢在为孩子办理丧事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丧亲辅导热线,当时心痛万分的他人生第一次拨打了寻求心理咨询的热线。热线里,一位志愿者老太太安慰了他几十分钟,让他心里舒服了一些。这件事情给了李敢很大的心理支持,让他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强大的力量,可以帮助自己和支持他人。

李敢夫妻二人调整了很长时间,之后去香港拜访名医,尝试再要孩子。然而,数次高昂的费用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李敢卖了车、卖了房,只为再次成为人父。但痛苦的过程和严重的心理压力,让不到39岁的妻子身体一直不太好,多次尝试之后只能无奈地决定放弃。李敢也从这痛苦的过程中得到了经验和教训,更希望用这些经验帮助其它不幸的家庭,让他们少走些弯路,多得到些经验和安慰。他觉得,帮助失独家庭,是一个全方位的事情,经济上的补偿很难抚慰他们受伤的心灵,他们更多的是需要心理上的安慰。

失独家庭无一不面临着养老问题,年龄越大越会感觉到没有依靠,这块大石头,每一天都压在他们的心口上

在星聆失独咨询中心咨询的人群中,失去儿子将近一年的刘女士还没有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

刘女士告诉记者,在孩子两岁的时候,因为丈夫的不忠,她毅然结束了自己不幸的婚姻。作为一个很要强也很有尊严的女人,她放弃了财产,但坚定地争得了儿子的抚养权。这位单身妈妈含辛茹苦地把她唯一的依靠送上了美术学院,她努力工作,省吃俭用,为了孩子也从未考虑过再婚。孩子也没有辜负一手把他带大的母亲,大学成绩优秀,还自学钢琴,在大二时拿到全国钢琴比赛二等奖,另外也擅长写作、围棋、书法和雕刻,可谓是多才多艺,毕业后来到深圳工作。他觉得,只有努力学习、拼命工作,才对得起他的妈妈,以后才能让妈妈有更好的依靠。就在这对母子看到希望,以为可以在这个新的城市开始他们新生活的时候,天大的灾难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2014年3月下旬,刘女士要回家处理事务,儿子为她买了机票,自己一个人留在深圳。两天后的下午,刘女士接到深圳一家医院医生打来的电话:“你赶紧过来吧,你的儿子不行了,他耽误的时间太久了。”刘女士当时都不敢相信,因为这两天他们一直保持联系,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呢?她一路从老家赶回深圳,脑袋都是晕的。第二天凌晨两点,刘女士赶到儿子的病床前,得了急性胰腺炎的儿子弥留之际还能勉强说话:“妈妈,对不起,我不能尽孝了,我还有两个愿望:我来到这个世上还没听过孩子叫我爸爸,还没有给你留下孙子,我走了你可怎么过啊。我走了之后你领养一个孩子当你的孙子,你一定要好好活着。第二个愿望就是我走后不要告诉我的同学和朋友,我不想让他们为我难过悲伤。”

儿子就这么走了,走得太突然,这位单身妈妈一下子就失去了生命里的唯一支撑,在世上再也没有其他亲人,她痛不欲生。一个人带着儿子一路坎坷走过来的她,至今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儿子的去世真的给了她很大的打击,也摧毁了原本正常幸福的生活,现在她已经失去了一切。平时遇到邻居问她为什么这半年多来没再听到过她儿子的钢琴声时,这位可怜的妈妈只能谎称儿子出国读书了,因为她不愿意也不敢告诉他们真相,这可能就是这位不幸的母亲最后一点倔强吧。

刘女士告诉记者,钱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只要能维持生活就够了。她现在只想留在深圳,因为儿子去世前几天她已经决定通过儿子把户口随迁到深圳,连材料都准备好了。现在她一个人去派出所申请随迁,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觉得这位失独妈妈的情况比较特殊,把她的情况上报给市公安局,而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处只能按规章办事——儿子已经去世,母亲也没有条件随迁户口到深圳。刘女士已经来深圳12年了,她和儿子都特别喜欢这个城市,因为已经去世,儿子在深圳的户口迟早会被注销,她希望能有一个深圳户口,来代替儿子在深圳好好生活。刘女士拿出了自己一年前的照片,上面的她还是个满脸微笑、乐观积极的女人,而现在她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这位孤立无援的失独妈妈联系到了星聆失独咨询中心,不仅仅希望能解决她心理的问题,也希望对方能帮助她解决现在面临的困难。

像刘女士这样处在困境的失独者,在深圳还有很多。

59岁的黄先生(化名)没有收入,妻子54岁,每月收入4000元左右。在2011年,他们的儿子患癌症去世,因给儿子借钱治病,至今仍欠外债60余万元无力偿还。他们曾想过卖房子还债,可卖了房子后这对收入微薄的夫妻更没了依靠。从2011年失去儿子之后,黄先生就有了失眠的困扰,每天都靠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

53岁的张先生(化名)的妻子在孩子两岁时病故,自己一手抚养大的儿子考上了在武汉的大学,2010年,年仅21岁的儿子因为突发心脏病离他而去,张先生远在深圳,连孩子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他之后因为医疗纠纷与医院打了三年的官司,因再无心打理生意,生活条件下降了很多。

58岁的寒女士(化名)来深圳已经有24个年头,早在1989年,32岁的她剖腹产婴,孩子随即因先天性心脏病离开人间,还在麻醉中的寒女士甚至没来得及看上一眼。人生的不幸接踵而至:被丈夫抛弃,缴纳社保却因没满15年无法领到退休金,至今还在干着临时工继续缴社保,孤身一人,日子过得困难。

每一个失独家庭都有各自的不幸,他们都承受着痛苦,有生活的难也有心理的坎。但更现实和需要面对的,是这些失独家庭无一不面临着养老问题,年龄越大越会感觉到没有依靠,这块大石头,每一天都压在他们的心口上……

李敢觉得,心理辅导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事业,应该带动更多有心的人投身其中。2009年3月5日,他正式发起了第一批43名志愿者共同经营公益心理咨询热线

李敢至今还把儿子的照片放在随身的钱夹里,照片上写着“我在父亲的生命里,爱永不止息”。钱夹用坏了很多个,但这张照片依然在那里提醒他,关爱更多的失独家庭是一件多么值得做的事情。

他告诉记者,在自己最痛苦的岁月里,他收到了600多人的帮助、安慰和鼓励。有的人给他邮寄卡片、礼物,上面都是一些安慰他走出痛苦的话语;更有人给他们夫妻二人安排旅游,让他们出门散心。帮助他的绝大多数都是他不相识的社会好心人,让经历丧子之痛的他深受感动。这些陌生人的关爱支撑了他,让他又重新站了起来,更加坚定了把关心失独家庭的公益事业做下去的决心。

李敢觉得,心理辅导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事业,应该带动更多有心的人投身其中。2009年3月5日,他正式发起了第一批43名志愿者共同来经营公益心理咨询热线,他们之中大多都是他在海关的同事,曾给过他很大的支持,同时他们自己也被感动着、影响着。同时,李敢带领的志愿者团队也在深圳市义工联注册成为了第500号团体义工,这意味着关注失独家庭的社会公益组织正式走向社会。李敢说,从他的个人角度来说,他是在为自己的儿子做这件事情,而且重点做关爱失独家庭方面的公益活动,这也是自己来到世上不久的孩子带给自己的使命。

从一个人到一个小团队,李敢依然感受到做公益事业的势单力薄。之后,李敢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莲花街道愿意为其提供办公场所。2014年1月23日,星聆失独咨询中心在莲花街道景田北天然居A栋正式落户,机构为社区提供心理咨询服务的同时,也向全市的失独家庭提供咨询服务。目前已开通24小时失独关爱热线电话4007887728,有专人提供接线服务。李敢告诉记者,机构目前的资金来源都是自己的积蓄,近两年已经花费了很多。目前机构注册时间短,社会关注没有达到理想状态。但李敢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和社会会更多地对公益组织进行帮助,让更多失独家庭在这个机构中得到他们最需要的心灵关爱。

如今,儿子的离去对李敢来说已不再是伤痛,而是力量的源泉。他说:“就像是一块皮肤受伤了,肯定是疼痛的。如果你一直只关注这个伤口,它就永远都是你心灵的

开展生命教育 预防不幸发生

除了安抚失独者,李敢还在学校开展珍爱生命教育和快乐成长的活动。

针对青少年自杀问题,李敢告诉记者,作为心理咨询师,他研究现在的青少年并结合社会现象,觉得现如今青少年叛逆心强,一心追求所谓的独立意识,与父母沟通少,存在很强的距离感,不懂得如何去快乐学习、快乐生活。自身不快乐导致了一些青少年的内心成长不健康,一些极端的青少年患有心理疾病,严重的甚至会伤害自己甚至自杀。为预防此种不幸的发生导致一个健康完整的家庭遭到破坏,星聆失独咨询中心走进学校,对青少年学生开展生命教育、安全与责任意识培养、快乐学习等活动,目的在于防止人为原因导致失独现象的发生。

如今,李敢跟儿童医院合作,在多个楼层策划并建立了Vcare公益空间,旨在帮助儿童患者在看病的同时,能有一个区域让他们学习知识、得到快乐。(晶报实习生 吴全慈 记者 金羽泽/文、图)

相关新闻

春暖社工开茶话会关爱失独家庭

昨日,春暖社工“幸福蒲公英失独家庭项目”在龙岗区凤凰社区服务中心为深圳市的失独家庭成员开展了“携手同行温暖我心”春季茶话会。本次活动共有20多家来自全市各区的失独家庭参加,活动与妇女节、春季生日会相结合,共设有“春节悦见闻”、“手工贺卡制作”和“生日祝福”等环节。社工通过主要的活动环节、互动认识和室内放松操等,促进现场的成员互相认识、交流互动。4个多小时的活动让失独家庭成员增进了彼此的熟悉与感情交流,为以后失独成员之间的互帮互助奠定了基础。

据了解,“幸福蒲公英失独家庭项目”从2013年开始由春暖社工服务中心在盐田区设立和运行,至今项目服务范围已经扩展到全市,将会持续为深圳市的失独者提供专业的社工服务,让更多的失独者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关爱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