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肝救子父亲:将剩余善款60多万捐出
割肝救子父亲:将剩余善款60多万捐出
上周日,姚登科(左一)赶赴汕尾船坞村,将2万元慰问金送到贫困户吴水金家。
割肝救子父亲:将剩余善款60多万捐出
姚登科将部分善款转捐给壹基金的相关报道。

儿患疾病时,他割肝救子感动世人,获得社会上130万元的巨额捐款;儿子去世后,善款尚有60余万元,他分批捐出,给贫困家庭学生做助学金,为贫病家庭解了燃眉之急。他说,这笔钱颇具诱惑性,但留在身上,良心难安;他说,这条路自己还要继续走下去,而且还会带着小儿子一起将关爱进行到底。

  割肝救子 天命难违

姚登科,龙岗区龙城街道城市更新办职员,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在深服务十多年的老义工。当然,姚登科感人之处,从去年儿子得病之后才慢慢被挖掘出来。

2013年5月某天,姚登科正在上班,儿子的班主任打电话来告诉他,说孩子有些异常,总说胸口刺痛,不舒服。姚登科马上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8月,姚凯文在广州确诊为“先天性肝豆状核变性”。

姚登科一时乱了方寸,后来得知这是一种隐性基因遗传疾病,临床表现为肝硬化、肝腹水和神经系统衰竭。

从此,姚登科的生活完全被打乱,辗转于深圳、广州,甚至安徽合肥等地,四处搜寻各类治疗信息。

不幸的是,儿子的病情持续加重,必须换肝。为了挽救儿子的性命,姚登科最终下定决心,从自己身上割除600克肝脏给儿子,“一旦做了肝移植,万一失败,就意味着孩子生命提前结束,即使成功,后期也要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抗排异”。

在肝源异常紧张的情况下,姚登科与儿子配型成功。

然而,命运终不为人所掌控,去年10月26日下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姚凯文在广州南方医院由于高烧不退,病情恶化去世。

  助31名贫困生上学

在儿子住院期间,姚登科虽曾一度为治疗费用发愁,但因为媒体的关注和报道,社会各界的善款如雪片般飞来。据不完全统计,在姚凯文患病期间,姚登科及其家人共收到来自社会的善款130万元。

姚登科在短时间内体验着得与失,悲与喜。去年11月,小儿子降生,让他稍减伤痛,而为大儿子治病花了70多万元之后,剩下的60余万元,则让他好生忙乱了一段时间。

他心里有笔账。

大儿子去世后,姚登科先后将剩下的钱一一捐出,其中26万元捐给壹基金,5万元捐给一名患癌症的同事,13.8万元捐给深圳关爱公益基金会,剩下的20万元,则陆陆续续捐给汕尾市海丰县赤坑镇船坞村的贫困学生和家庭。

截至2014年底,姚登科已向船坞村贫困学生发放了两批助学金。第一批于2014年7月9日发放,受益学生18名,资助金额共2.5万元;第二批于2014年12月15日发放,受益学生13人,资助金额共3 .4万元。龙城街道“扶贫开发双到”驻船坞村工作组组长吴志雄向南都记者证实了此事。

吴志雄介绍,船坞村共有贫困户86户,其中2014年7月9日的善款发放给18名学生,分别是在前一年9月份考上中专以上学校的学生,其中中专生可获捐助1000元,大专生可获捐助2000元,本科生可获捐助3000元。而2014年12月15日发放的13人份善款则给了2014年考上中专、大专和本科的贫困学生。

  资助患病特困家庭

令人感动的事情还在继续进行中。

上周日,姚登科再次奔赴船坞村,将2万元慰问金送到贫困户吴水金手上,为这个陷入困境的家庭表达了自己的一点心意。

据介绍,吴水金一家属于该村特困户,其丈夫于2011年病逝,吴水金独自一人抚养三个子女。然而,她本人去年又因患上肾病住院治疗,仅医药费用就达7.5万元,还需长期服药治疗。令这个家庭雪上加霜的是,女儿陈丽梅去年又患上脑瘤,在中山医院手术治疗,一家人一度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与困难之中。

目前,陈丽梅已就读高中,学习成绩优秀,能否继续求学,还是个未知数,这也是吴水金心头的隐痛。昨日下午,吴水金告诉南都记者,一边是懂事上进的孩子,一边是贫困的家庭,中间是自己多病的身体,每每想到此,她都痛苦不堪。对于姚登科送来的善款,吴水金一家人异常激动,她们说这无异于雪中送炭,让陷入困境的家人看到了希望。

吴水金称,自己的大女儿已经出嫁,剩下的两个小孩本来都在念高二,目前已退学正找工作,自己治病需要的费用高达5000多元,这些钱都是靠向亲戚筹借而来,而两个小孩打零工挣点零花钱贴补家用,“现在孩子们退学,因为没有毕业证,工作也很难找”。

“我知道这点钱对于这个家庭而言,还是杯水车薪”,姚登科说。

20万元善款中,已经捐出去了7.9万元,剩下还有12.1万元,姚登科打算在1年内陆续捐出去,“无论是助学还是救助,只要能帮助别人就可以了”。

 希望爱能薪火相传

姚登科并非大富大贵。

他一家住在龙岗街道建新村,他本人在龙城街道上班,是一名编外职工。在儿子姚凯文病重之初,两公婆存了多年的10余万元花得一干二净,“我一个月工资是6000多元,太太无业在家带小孩,这点钱,就刚好能维持一家三口的正常开支,有时候还显得有些捉膝见肘”。

“在我的家庭陷入危难之际,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纷纷鼓励我们振奋坚强,积极面对新生活。我们夫妇也会化悲痛为力量,常怀感恩之心,充分利用业余时间从事公益事业,回报社会。”姚登科告诉南都记者,他希望将爱的火焰薪火相传,让更多的孩子战胜病痛,让不幸的家庭看到希望,“每一分善款都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龙城街道扶贫办相关负责人吴志雄表示,将继续关注吴水金一家,以及对口帮扶的船坞村每个贫困孩子的读书情况,“我们希望用教育治愈贫困,用爱心帮助更多处于困境中的人走出低谷,感受到这个社会浓浓的爱意”。

“在我的家庭陷入危难之际,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纷纷鼓励我们振奋坚强,积极面对新生活。我们夫妇也会化悲痛为力量,常怀感恩之心,充分利用业余时间从事公益事业,回报社会。”

― 姚登科

  对话

  救急也要救穷

  但不能盲目给

南都:为什么想到要把剩余的善款捐出去?

姚登科:这些钱放在身上扎手。从儿子去世的那一天开始,我觉得这笔钱确实不应该拿。因为这笔钱并不是我的,是社会上好心人的,留在自己身上不合适,我不能占为己有,不然我心里会不安。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有些时候要凭良心做事,所以我希望这笔钱用到最需要帮助的人身上,这样也对得起社会,对得起儿子的在天之灵。

南都:外人怎样看待你这一行为?

姚登科:很多人对我这种行为还是挺赞赏的,说是一种义举。这笔钱对我来说,也许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也有的人为我的这种行为觉得不值,认为这笔钱是我应该得到的,因为我失去一个儿子,大家觉得我可怜,这笔钱我拿了,别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南都:还有12.1万元,打算怎么处理?

姚登科:我的打算是一年之内捐出去。救急也要救穷,一旦有人需要,经过核实后,我会转账过去,但不能盲目地给,那样会激发一种新的贪念出现。就算这12.1万元捐完了,也不代表我从此不做好事,该做义工我还会去做,该捐钱的时候,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我还是会去做。对于新出生的儿子,自己也会从小培养他回报社会的善心。

采写/摄影:

南都记者 周伟涵

http://gongyi.sohu.com/20150401/n410641104.shtmlgongyi.sohu.comfalse南方都市报http://epaper.oeeee.com/epaper/H/html/2015-04/01/content_3403415.htm?div=-1report4116上周日,姚登科(左一)赶赴汕尾船坞村,将2万元慰问金送到贫困户吴水金家。姚登科将部分善款转捐给壹基金的相关报道。儿患疾病时,他割肝救子感动世人,获得社会上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