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酉衣申

婚姻是性生活的制度安排和设计,它的出现表明人类向前迈出了异常勇敢的一步。这一步跨越使得人类生活既充满机遇,又问题重重。                                   ——张敦福

在大多数文明里,婚姻都是作为人所必经过程和仪式而存在的。但是什么产生了婚姻呢?我们总是习惯性地认为,两个相爱的人经历美妙的恋爱期后就理所应当地步入婚姻殿堂。只是任何事物一旦被“理所应当”化而进入公共领域后都必将担当起整个社会的期望和分量。

很长时间里,婚姻和财富地位有着异常复杂的联系。父母为了光耀门楣不惜指腹为婚,养童养媳。其中的用意都在于“门当户对”为家庭为子女争取更大的社会财富,同时维护和拉拢关系。个别极端保守的做法,冒着触犯法律风险重金盗窃尸体进行阴魂。中国人在骨子里还是相信鬼神的,虽然我们(尤其是年轻人)常常吵嚷着无神论。然而不同于西方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宗教信仰的是,我们和鬼神的关系更多体现着契约的本质。这种实用性进入婚姻领域,与以爱情的信念产生激烈的冲突。故此人们能想到的执着追求爱情的先例,无一例外的都蒙上了些悲剧色彩。

现代社会倒不像过去童养媳的那般露骨。我们追求着爱情自主婚姻自主,可是根深蒂固的观念和习惯性的悲剧倾向使所有打算进入,即将进入,已经进入婚姻殿堂的人活在一种无穷无尽的恐慌中。于是社会有了“女嫁上,男娶下”的固定风险规避思维。买房买车成了时髦之事,挑着几担百元大钞迎娶新娘的也时有发生。女方准备丰富的嫁妆,男方展现雄厚的经济实力。同时形成的是全社会对于礼金的默契交易,双方总是会以一种相对公平对等的方式直接或间接地相互补偿支持。这是相对理想的状态,更广大挣扎在生存线的普通百姓往往需要倾尽一辈子的积蓄去换后辈的光彩婚姻。为此反目成仇,倾家荡产的亦常有。结婚的是你我,还是你我两家呢?

其实做了这么多我们只是想告诉生活圈子,我们的婚姻是可以实现并且有信心能力光彩夺目的。这里不得不得谈谈的是同性婚姻问题。中国著名性学家,社会学家李银河女士已多次通过人大提交了同性婚姻合法化提案。在很多未开化的民族里,同性性行为不仅无人反对甚至被提倡尊敬。但加入大量的政治经济宗教因素后,各国对于同性婚姻问题态度迥然。中国采取避而不谈态度,这点与我们面对性的保守是相似的。同性婚姻为何如此之难?这跟婚姻作为一种社会公共制度是分不开的。因为这是一群人的事,所以我们很难简单的将同性婚姻归之为仅仅用法律手段承认其合法化等同。更具有毁灭性的是,同性婚姻合法化将彻底摧毁我们对婚姻的原有定义,由此带来的思想冲击将绝不亚于一场风暴。

浅析婚姻第二点是性与生育问题。一个喜大普奔的消息是,伟哥中国专利保护到期,广药已获得伟哥生产许可。我们无法面对又无法逃避的是性在婚姻生活中的作用。在大多数民族中,婚前性行为都是不可取的。这其中不光存在安全的担忧,更多的是我们对于贞操的思考。“在这个连处女膜都可以造假的年代,我们还有什么值得相信”人们总是这般感慨。将处女膜等同于值得信赖,可见社会群体的幼稚无知。就此诞生的处女膜修复手术几乎成为很多婚前失身女性的必然选择。男人在一定程度上是很幼稚的,大多数女方父母为了婚后子女幸福考虑都会采取这手段。

事关下一代的问题,每个民族都无法忽视。男女择偶当然性地认为父母优秀子女必然优秀(虽然我们不承认,甚至冠冕堂皇地提出概率问题),由此诞生的就是看脸世界的无奈。当然随着年龄增大,我们会学着去考虑生活问题,但几乎都无一不如当初的绝对看脸似地走了极端。任何父母都希望下一代,健康高大英俊美丽,然而不容忽视的是就如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身高长相一般,孩子的先天条件也存在很多的偶然性。值得庆幸的是,婚姻制度的出现限制了这种随意可能给下一代的不利影响。婚姻保护孩子,束缚父母,弃婴几乎成了全社会的公敌。

最后要谈的就是婚后问题,很多人甚至将这种相处上升到艺术范畴,可见维持保护一段婚姻是多么艰难。“男女之间的关系,至少在一段时间内,都是以异乎寻常的制热感情和性关系的排他性为特征的”,张敦福先生称之为“以蛋白质为基础的婚姻”。大多数人都曾经历从亲密到疏离的不适,甚至的冷淡离婚的痛苦。由此便产生了众多如纸婚,银婚,瓷婚,钻石婚等称谓。

影响婚姻稳定的因素有哪些呢?柴米油盐酱醋茶,家暴,生育,婚外恋……“男人是猎手,女人是猎物。我们追逐猎物,就是为了那一身闪闪发光的美丽皮毛;他们爱恋我们,也因此,我们将他们征服”,丁尼生形象地概括了男女间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经历过了漫长的恋爱婚姻筹备后,生活最终让每一对激情澎湃的新婚人残忍地带回平淡。如果没有婚姻制度,我相信人类更换伴侣将成为一种习惯,婚姻带来的不光是保证还有整个社会的秩序。上帝创造了树木,男人用树木造起房屋,女人用男人带回来的木材创造美妙的婚姻生活。这仿佛成为了“男主内,女主外”的楷模。基于不同的生理机制,男性在婚前筹备和婚后的子女教养方面扮演着资源创造角色。男人四海为家,女人以家为世界。男人习惯三妻六妾,女人喜欢同一人执手到老。男人仿佛成为婚姻生活的最大不安分因素,但这却与我们对男性的传统认识相符,社会对此抱有的也仅仅是戏谑般的批评。有一种不公平却普遍的社会认识是,女孩比女人更值钱。鉴于先入为主的贞洁观念,女人在婚姻破裂后受到的社会批评远较男人大得多。因此,女人常常是婚姻的忍受者维持者并受害者。并不是所有女人都处于弱势地位,但恰恰在所有女人成为事实上的受伤者。

婚姻的设立在于维护我们现存的社会习惯,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结构。婚姻是一种桎梏更是一种自由,我们的压力并非源于婚姻本身,而在于对婚姻太多不切实际而过于现实的意淫。幸福与困苦同在,激情与坚忍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