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主ZY是河南省洛阳荣康医院的一名优抚精神病患者,阳光社工在医院内为优抚对象一对一建档过程中,ZY主动寻求社工帮助给儿子打电话,询问什么时候来带他去换牙,并称自己十多年没回过家,想趁着换牙的机会回家看看,在说道回家的时候脸上会忍不住的微笑同时眼里又有些泪珠在转动,ZY对家乡的想念及期待与未能实现等复杂的情绪全在言语与表情中表现出来。在询问主治医生后得知,主治医生曾多次与ZY的家属沟通,但家属一直推脱。主治医生同意社工与案主家属联系后,多次与案主儿子联系。

联系最初,案主儿子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对于社工说的任何话都很不耐烦不想听并且很急切的想挂电话。在多次联系后,案主儿子同意来给案主看牙,但是在约定的时间案主儿子说自己又出去打工了,不能来接案主看牙。为了防止再次“失约”社工再次与案主儿子定了时间。在遇到一次次“闭门羹”后并没有放弃联系家属,并换了一种联系方式——微信。在微信上,尝试用不间断的方式向其介绍社工在医院的作用,以及案主在医院内活动的视频等,增加父子双方接触了解的机会,同时考虑到案主儿子情绪很容易激动,从中立的角度出发,言语中也不敢显示出任何批评,从而避免沟通不畅,其实这个时候我是有担忧的,怕因为自己的言语不当使得事情适得其反。

在得知案主儿子已经结婚并且也育有一女后,以此为契机,用角色扮演的方法让案主儿子从父亲的角度考虑,并将案主孙女的照片打印下来给案主保存,从而让案主在医院内情感上有所寄托。案主在看到孙女照片的时候也很高兴,拿着照片看了很久,“我从来没见过我这个小孙女,长得很漂亮,不像我儿子,估计像她妈妈”,眼里的泪水又再次随着话语打转。经历了一个多月的不间断交流后,案主的儿子给我打了一通出乎意料的电话——接父亲回家看牙。

案主儿子从最开始的不想接电话,到慢慢的接电话但是不想来给父亲换牙,到后来的同意来洛阳换牙但是不接回家,到最后的接回家看牙。这些改变的背后有着社工专业价值观下的坚持,正是因为家属感受到了社工帮助案主的真诚、耐心、尊重,才使得案主最终踏上了十年未走过的回家之路。在踏上回家的火车的时候,案主的儿子给我发微信说:“徐社工,我们已经上火车了,谢谢你这一段时间的联系,我爸让我看了你打印的照片,谢谢你这么用心,在回家的这一段时间我会抓紧帮我父亲看牙的,回医院请你吃饭。”当然,感谢我们收下了,吃饭就不必了,因为这些又是我们社工应该做的,看到你们父子情的重建的时候,很感动,也很感谢有你们这些家属的配合才使得我们社工的服务之路更加顺畅。

在社工的服务路上,同工及机构的支持帮助真的必不可少,社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搭帮结伙。这次个案的成功也给了初入社工职场的我更大的信心,也让我再次相信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非常感谢阳光社工机构及医院内社工督导郭丁业老师,以及我的项目负责人梁小艳相依为伴的扶持与帮助,相互帮扶下的我们才能把服务做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