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雇”事:新移民女性微型创业经验

0
82

前言

20 世纪末兴起跨国人口流动具有性别社会文化意义,跨国婚姻移民女性(本文称为「新移民」)在移居国经验,挑战传统性别社会关系运作。台湾对于新移民议题研究,从早期生活适应、婚姻暴力、子女教养,到近期母职经验、照顾与工作兼顾,皆指出大多数新移民夫家经济不宽裕,因此新移民参与「工作」能缓和家庭经济压力,但受限于语言、文字、教育程度、就业经验、不友善劳动结构和公民身分,新移民就业不易,大多从事非正式或非典型就业,无论所得或福利配套皆处于相对不利位置,更不利向上流动。随着新移民年龄渐长,面对劳动限制愈多,微型创业成为部分新移民做为改善家庭经济、兼顾照顾或发展主体的选项。 由于微型创业成本不高、 机动性大、劳动结构限制少而受欢迎,成为女性就业的另类选择。国外研究显示,女性从事微型创业类型,大都是销售或服务业(如美 容、美发和餐饮),属于家中创业、规模不大、未聘员工;若有聘任员工,规模不大者,仍属于微型创业。微型创业有助于解决中年女性就业与家庭经济困境,亦可帮助女性兼顾工作与照顾。

相较于本籍女性,新移民进入劳动市场面对较多个人(如语言、教育程度、技术、子女照顾需求)与结构(如居留身分、劳动歧视、不友善的福利措施)限制,为解决家庭经济困难、兼顾家庭照顾需求,微型创业成为选项。国外研究显示,从事微型创业女性大都来自中产阶级家庭,拥有较多社会资源支持创业行动。在土耳其的研究发现,从事微型创业移民拥有比土耳其女性较多的社会资本。国内研究指出,从事微型创业新移民的资源主要来自夫家或个人储蓄,若夫家经济条件还可以,方能支持新移民微型创业行动。换句话说,在(新)移民的创业行动 中,「阶级」扮演推力,将移民推离劳动市场,成为创业的拉力。 一般而言,中产阶级拥有较多社会资本,而「社会资本」是新移民从事微型创业重要资源。然而,在全球化时代阶级已很难用职业类属界定,反而是教育程度成为重要指标。移民从事微型创业过程,教育程度又扮演什么角色?国外研究呈现两极,有些认为移民教育程度愈高,就业遭遇困难愈低,愈不会从事微型创业;有些则 发现教育程度愈高,投入创业愈高。上述研究讨论社会资本时,部分也会结合文化资本概念,指出移民在母国生活经验及其文化底蕴,是从事微型创业重要社会资本。那么在性别以外,教育程度与生活经验等社会资本,在新移民从事微型创业行动中扮演何种角色?

定义

      根据经济部的分类,「微型创业」是指雇用员工数未满五人。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 ILO)定义:雇用员工五人以下,至多不超过 10 人,通常在企业分类中组织规模最小、管理程序最简单,大都是属于非正式部门。微型创业多元,具有小规模、低资本,成为中下阶层或女性尝试创业最佳选择。

创业动机的两种分类

分类一:

1. 经济流动:提升移民经济地位;

2. 团体角色:族群群聚与宗教信仰相似;

3. 中产阶级:增进社会资本与社会互动;

4. 理性选择:结构限制推力形成个人抉择拉力。

分类二:

1.机会型:创业前无明确目标,随着时间推移,逐渐从兴趣转为商业经营,或延续家族事业逐步扩大;

2.被迫型:因为生活情势所逼(如配偶死 亡,导致家庭经济陷入困顿)而投入创业行动;

3.创造型:透过创业为个人带来自我肯定、激励,证明自己有能力面对挑战,找寻个人生涯定位。

创业资源

由于微型创业所需成本不高、机动性大、面对劳动结构限制少,又可以解决新移民面对工作与照顾兼顾困境,成为新移民另类选择。

微型创业所需资源包括:

1. 人力资本 指个人知识、技术。

2. 财力资本 指足够的创业资金和设备。

3. 社会资本 指个人从归属团体互动网络中获得,并透过关系网络交换资源,又称网络或关系资本;除此之外,移民在原生国的生活经验与文化底蕴,也成为重要社会文化资本。

创业类型

国外研究显示,女性移民从事微型创业类型大都与传统女性角色有关,侷限于销售或服务业(如美容、美发、餐饮、保母),属于家中创业、规模不大,自雇而未聘员工居多;若聘员工,大都在五人之内,少数多于五人规模。

研究结论

1.推─拉权衡下的创业经验

本文运用理性抉择观点诠释从事微型创业受访者经验。除个人与结构因素外,家计压力与追求个人主体受阻是受访者开启微型创业推力,兼顾子女照顾和提升收入是拉力。国内外研究指出,新移民创业并非追求自我,而是为生活困境找出路;本研究发现两者皆有。与国外研究相似,新移民创业偏向女性化类型,集中餐饮与美容服务业。这也印证了一个观点,移民拥有的社会文化资本远比本籍女性多,成为微型创业拉力。受访者创业资本来自积蓄与夫家支持,在母国拥有的技术是创业人力资本,母国生活经验与跨国/在地同乡网络是启动创业社会文化资本,跨(国)界与在地同乡网络能否延续,结合跨国人口流动与信息网络营销,成为创业永续经营关键。教育是重要人力资本,国外研究对教育与创业见解不一。教育象征阶级,隐喻就业机会高与拥有较多资源,国外研究皆认为中产阶级移民拥有资源较多让创业行动成为可能,但较少使用正式资源。受访者创业资本来自储蓄与丈夫支持,未求助娘家,更未使用创业贷款资源,无法印证中产阶级与创业关系,但丈夫提供资本不仅是创业关键,也关系到能否进一步拓展。

2.在地─跨界连结的因应策略

本研究发现,微型创业所需财力资本较少,人力与社会资本是关键。本研究发现夫家能否成为新移民创业助力,取决于其彼此的关系良好与否。夫家不支持时就会以影响家庭照顾为借口来阻挠,此反映出浓厚的家父长思维;若夫家支持时即会提供财力资本,也会充当帮手与分担照顾责任。跨界网络(原生国与娘家)无法提供财力资本,却是社会文化资本提供者,无论是创业过程产品开发或原物料供应,提供许多支持与协助。跨界/在地同乡形成的网络关系,更是延续创业经营的关键。

3.创业后的增能转变

国内外研究皆指出,就业对移民而言不仅具有经济价值,更具有自我肯定意义,和改变家庭位置可能。本研究受访者因创业后自我经济独立,增加了对自己的价值肯定,更因所得收入改善家庭经济状况,而提升在夫家地位,得以参与家庭决策而翻转了(部分)性别权力结构关系。

建议

本研究发现,不同创业阶段面临的困境不同,能否克服这些困境将关系到创业行动是否延续。本研究依据受访者在创业过程遭遇之困境与因应策略,提出实务与政策相关建议。

1.发展具有弹性的多元创业方案

新移民的创业普遍不喜贷款,且创业贷款需要书写计划书影响意愿。本研究发现,新移民的创业行动大都从个人拥有的技术资本或过去生活经验开始,透过跨界/在地的网络连结,形塑多元文化认同标记。对于新移民微型创业的辅导,建议回归以新移民为主体,了解新移民的创业理念,接纳多元创意构思,公部门站在辅导与协助立场,不要因为拘泥于行政规范与书面计划书,而影响新移民从事微型创业的可能。除此之外,公部门可依区域特性与需求,透过焦点团体过程 帮助有意愿从事微型创业新移民,一方面了解市场需求,另一方面构 思如何发展适切的、有助于建构多元文化社会风貌的微型创业行动。

2.促进微型创业辅导信息的可及性

建议应考虑新移民连结信息网络习惯,尽可能将新移民创业辅导相关讯息透过移民署服务站、新移民家庭服务中心、社会福利中心或民间团体布达,或由村里长主动将相关信息提供给新移民。

3.建立创业网络互助平台

可透过网络互助平台的建立,协助新移民分享创业经验,藉由沟通平台的互动与讨论,形成信息交流与支持网络,分享创业经验、问 题解决与经营困境之策略运用。相关部门应扮演信息沟通平台的信息 提供者及信息平台的维护者,且定期公布进修、研习课程、或将课程 制成影片,让新移民能够藉由网络阅览与收看而获得学习。

4.促进物流与设备资源的流通

新移民的微型创业所需设备简单,对于有意创业却无力购买设备者,相关单位可与公家机关、学校建立合作机制,掌握淘汰设备,透过登记制与评估,成立资源站,将仍能使用设备,以小额租赁或免费赠与方式提供创业需求的新移民,不仅让资源再利用,也减轻新移民创业的负担。

5.实务工作者成为培力的转承者

新移民过去的生活经验是创业的重要资本,实务工作者应具备多元文化观点,提供实务服务过程,帮助新移民看见自己的优点,肯定文化与创业结合的行动,在创业市场机制中找到自我定位。在新移民创业过程,实务工作者可扮演资源连结角色,尽可能协助新移民取得创业资源,并协助新移民对社区资源深入了解,培力新移民对于资源连结能力,因应创业阶段不同需求。

文献来源:

林亿玫、潘淑满.跨越“雇”事:新移民女性微型创业经验[J]社会政策与社会工作学刊,201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