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国家庭生命周期的划分

王思斌把我国的家庭生命周期大致划分为五个阶段:

家庭生命周期阶段 家庭中的角色 家庭发展任务
新婚期(2年左右),从结婚到生育第一个孩子 夫妻 婚姻系统的形成和整合,夫妻角色 的认定,姻亲关系的协调
育儿期(5到6年,从出生第一个孩子到最后一个孩子上小学) 父母/兄弟姐妹 父母角色的认定,家庭财政、家庭劳动的分工或协作,职业家庭之间的精力分配
教育期(15年左右,从孩子上小学孩子独立) 亲子关系的调整,夫妻情感的深化发展
向老期(20年左右),子女相继离家 接受子女已独立、离家的现实、婚姻关系的再调整
孤老期(10到15年)夫妻中只剩一人直至该家庭生命的终结 父母/细心哦你 面对自己及配偶的衰老与死亡,安排晚年充实的生活,体现人生的意义。

 

二、中国婚姻关系特点的分析

七年之痒,呈现倒U型的趋势

1、 倒U型”的离婚风险函数可能反映了家庭生命周期,特别是子女因素对离婚风险的影响。从结婚到生育第一个子女之前是婚姻的蜜月期,婚姻质量较高,离婚风险较小。但孩子的出生会打破夫妻间的二人世界,夫妻需要做大量的调适以适应新的角色,且子女数量越多,调适的程度和难度也越大孩子出生以后,夫妻要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于照顾小孩,用在相互之间的时间会越来越少,这会导致婚姻质量的下降和离婚风险的上升不过,随着子女年龄的增加,子女的独立性会逐渐增强,养育子女所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则逐渐下降。子女成年以后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夫妻又可以重回二人世界,婚姻满意度提高,离婚风险则降低从家庭生命周期的角度看,子女数量和年龄随婚姻持续时间的动态变化导致了“倒U型”的离婚模式。

2、 首先,一些研究发现,生育子女以后,夫妻的离婚风险会显著降低,且子女数量越多离婚的可能性越小子女是夫妻对婚姻的一项重要投资,与其他婚姻资本不同,子女天然地为夫妻双方共同所有,故子女越多,夫妻离婚的可能性越小。费孝通(1999)也曾经指出,作为夫妻“生物上的结合和性格上结合的媒介”,孩子的出生为夫妻创造了“一件共同的工作和事业”。在共同抚育孩子的过程中,通过劳动分工,夫妻之间建立起了相互依赖,而这种“有机团结”有利于维持夫妻关系的稳定,不仅如此,在夫妻拥有孩子以后,来自社会规范和文化观念的压力对离婚的阻碍作用会增强,在认同“离婚会对小孩产生不利影响”的前提下,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一些感情上已经破裂的夫妻可能会选择继续将婚姻维持下去。因而子女不仅不会成为离婚的导火索,反而是婚姻的稳定器。其次,与家庭生命周期理论的预期恰好相反,一些实证研究发现,年龄较小的子女更有利于婚姻的稳定,因为照顾年幼子女需要耗费父母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夫妻之间通过分工合作会更有效率。

3、 中国夫妻的离婚模式也呈明显的“倒U型”曲线,且曲线约在婚后第7年达到顶点,这与“七年之痒”的说法相吻合。

4、 家庭生命周期理论用子女数量和年龄的动态变化作为解释变量,认为子女的出现会对婚姻稳定性产生不利影响。但从分析结果看,中国的数据并不支持这一理论。运用常规生存分析和总体分割模型都一致地发现,子女数量越多,离婚风险越低,年龄越小的子女对婚姻的保护作用越强。由计划生育政策直接导致的生育率下降,既意味着子女数量减少,也让拥有男孩的机会减少,拥有幼龄子女的时间缩短,因此也增大了婚姻家庭的不稳定因素。

5、 倒u型”的总体离婚风险函数既不能如实反映离婚夫妻的离婚模式,也没有真实地反映最终没有离婚的夫妻的离婚风险。因此“七年之痒”是一个混合的结果。

参考文献:

1、家庭生命周期结构:一个理论框架和基于CHNS的实证

2、中国人婚姻关系的变化趋势:家庭生命周期与婚龄的制约

3、真的有“七年之痒”吗?

4、中国夫妻离婚模式及其变迁趋势研究

5、中国城乡家庭生命周期的初步分析

6、当代中国的变动轨迹中国家庭文化的变化趋势及思考

7、浅谈中国家庭关系——从《生育制度》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