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酉衣申

一、独身主义的概念和独身主义者的类型

虽然独身的现象古今中外皆有,但作为某种价值出现在公众视野,甚至形成特定亚文化而引起主流学术界的关注,则只有很短的历史。目前尚未形成对独身主义的统一定义,本文结合相关学术成果和独身群体内的调查做出如下论述。

(一)相关概念

婚姻主义,即将完成婚姻视为人生的重大目标,结婚是完整人生的必然组成。而这种必然组成的意义源于婚姻形式,而并非来源于组成婚姻的伴侣。婚姻主义者(秉承婚姻主义观点的人)普遍认为,没有不好的婚姻,只有不好的个人。婚姻即男女基于自愿平等而缔结的长期契约关系。本文所提的婚姻是就法律层面而言的,符合我国法律规范而缔结的婚姻婚姻主义者选择婚姻,并且认为婚姻是人社会化的重要途径。主流婚姻主义倾向于从异性恋角度定义婚姻,同时从是否存在爱情角度,婚姻主义又将婚姻区分为爱情婚姻和非爱婚姻

单身主义,即现在未来无恋爱或结婚倾向,习惯享受单身的婚恋价值取向。“不结婚、不同居,而是组成一种新型的单身集团(第三类单身), 这种类型的单身不结婚不同居,而与一名固定的、忠诚的异性保持密切关系,同时依然生活在各自‘小家庭’内”。与之相应的是渴望结婚,但由于各种原因而暂“单身”的伪单身主义。单身主义者很少选择恋爱、婚婚及生育。他们并不排斥追求异性。但这种追求的目的,仅仅局限于满足性的需要,而不为追求恋爱或者婚姻形式本身。享受性生活同时并不以夫妻或恋人名义生活。

丁克,即具备生育能力却不选择生育,“自愿不育的生育意愿和行为”。上海市妇联在2013年家庭婚姻调查显示,丁克家庭(持有丁克思想的家庭)已经占上海家庭总数的12.4%。另一份由零点调查公司进行的调查则显示,60万丁克家庭已经出现在我国的大中城市,并且丁克家庭的数量存在增长的可能性。一个针对结婚五年以上的婚姻调查显示,丁克现象在各大中心城市已有较大规模,北京家庭占10%,上海占12·4%,深圳占11·8%。

(二)独身主义的概念

传统意义的独身主义,即不恋不婚不性不育,这种婚恋观在本质上拒绝爱情组建成的婚姻家庭和子女,并且选择离开父母家庭独自生活。他们推崇独身并很少依赖于父母家庭。传统的独身主义生活从下面几个方面进行界定。

第一,自愿基础上,选择不要恋爱婚姻和生育;

第二,不追求异性或同性;

第三,没有(或者很少)对两性性行为的欲望,没有两性性生活;

近些年,一些独身主义者尝试着提出来另一种“现代独身主义”。现代独身主义有如下特征:

第一,自愿基础上,选择不要恋爱婚姻和生育;

第二,不追求异性或同性;

第三,仍然保持着对两性性行为的欲望,并且仍然可以通过性生活满足性欲;

第四,性生活的意义单纯局限于生理发泄;

第四,独身主义者往往对生活的其他方面有更高追求而采取遗忘的方式远离性欲;

本文从现代独身主义角度进行论述,即肯定了性对于独身主义的价值。虽然对独身主义的界定仍然存在争议,但独身主义群体内普遍认为,独身主义是区别于伪独身(滥交或者由于某种缺陷被迫单身)、极端女权主义(无视生理差异,追求男女绝对平等)、宗教教义(宗教精神很大程度将性行为视为罪)的一种独身生活选择。

(三)独身主义的特征

第一,独身主义者在社会化早期往往就有一定的独身倾向。这点区别于单身主义者,单身主义者往往是在再社会化和发展社会化过程中,为适应新的社会需要而逐渐调整自身行为规范和价值准则的基础上,形成“单身”倾向。而独身主义者在“婚姻化”过程中,始终有着独身的想法的和外在表现。

第二,对于独身的选择,独身主义者往往是主动的。这种主动不只局限于独身主义者对于角色的扮演上,而且表现在独身主义者对于相关角色的表演上。独身主义者往往更加独立,主动自强地完成社会任务,较少依赖父母或者相关他人。

第三,初级群体,如家庭、父母、伙伴等,对于独身主义者约束力很低甚至没有,即多数独身主义者推崇或者事实上离开家庭在外独自生活。初级群体对于独身主义者影响力很小,同时初级群体在社会化中发挥的功能很少或者没有发挥,如提供富有感情的交往,多重角色的训练等等。

第四,传统意义上的独身主义往往指没有(或者很少)对两性性行为的欲望,没有两性性生活,这点区别于“宗教禁欲主义”。宗教角度的独身往往为了追求信仰排斥性,承认性欲的存在和发生机制,但为了避免因为性而产生的相关互动行为和交往,于是采取遗忘或者其他方式切除生理欲望。而现代的某些独身主义者提出一种针对恋爱和性的态度:独身主义是一种长期固有状态,这种状态排除了恋爱、结婚对于独身主义者的束缚。独身主义者依然可以满足性的需要,交友,甚至是恋爱。

第五,独身主义热衷于参与社会互动。往往和独身族有着较大相似性,即成员往往具备了高收入,高学历,高地位的“三高”特点。独身主义者拥有广泛的社交圈子,要求私人空间同时积极融入社会。与此相对的是单身主义者社交圈小,社会互动小。独身主义者通过积极的社会参与,促进社会对于他们的理解和包容。

第六,独身主义具有强大的承受能力。独身者理解社会对于婚姻的期待和作为亚文化群体的本身可能遭遇歧视。区别于单身主义者在面对社会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仇视异性、仇视社会的心理,独身者往往采取更加合理的途径释放压力。

第七,独身的行为虽然属于越轨行为,但多数情况下是一种无害的中性越轨。

(四)独身主义者的类型

1.以目的的分类

第一,避免走进婚姻爱情生活,避免性生活及生育的独身主义者。与之相对的是另一类将爱情视为生命必不可少的群体,暂且称之为“爱情主义者”。他们认为人的一生必须要经历爱情,否则必将留下遗憾。独身主义者和爱情主义者处于对立的两端。

第二,为抵制诱惑,而选择隐忍,甚至放弃生育的独身主义者。这点和丁克家庭的选择类似,丁克家族放弃生育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考虑到生育子女后可能会带来的生活质量的下降。而独身主义者则提出了更高的对于生活的追求,如实现某种人生目标,追求某种精神状态。

第三,为保持独身生活的独身主义者。这种类型的独身主义者大多能够理解其他群体(非独身主义群体)对独身主义的看法。他们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同时也是多数独身社区的组成。此类独身主义者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选择方面更加注重精神的需要。这是相对成熟的独身主义状态。

2.以性取向为基础的分类

第一,对两性均无兴趣的独身主义者或者称之为无性恋(不具有性欲或者宣传无性取向的人)。根据相关调查显示,无性恋占据人口总数的1%,但无性恋是否能成为一种性取向目前仍然存在重大争议。不同于宗教的禁欲,无性恋往往会由于自身性别和其经历对某一性别产生一定好感。这个类型的独身主义者往往会为了保存完整独立内心世界和个人生活而放弃婚姻家庭。他们具备非常强烈的自我意识,与周边人所认为的的孤寂、痛苦相反,无性恋者积极乐观地对待生活,理解包容社会不解,同时可以相对独立地完成自我成长的任务。无性恋者对于自己的生活有较高的要求,在寻求高质量生活的同时往往会为了某种梦想而毅然放弃离开不符合自身要求的社会互动或社会群体。一些针对于无性恋群体的调查发现,对于此类独身主义者,两性感情被置于可有可无,极不重要的位置。在一定程度上,两性情感并不会超过友谊。性欲对于他们并不会比其他的欲望,如食欲、求知欲等更有吸引力。因为性欲只是生理反应一部分,是客观存在的生理欲望中最普通的一种。此类独身者几乎都是童男处女,并且希望终身如此。

第二,只对异性有兴趣的独身主义者。这种独身主义者的定义区别于传统意义上的独身主义定义。此类独身者与异性发生少量亲密互动,包括性关系。但在中国社会中,能够真正做到终生独身又对异性感兴趣的人,只占了人口极小比例。因为在当代社会,婚姻是与异性建立亲密关系(包括性关系)的唯一合法途径。这种类型的独身主义者往往是理想主义、浪漫主义或者唯美主义人格。他们极其看重浪漫情调或感情,正如十二三世纪欧洲骑士爱,这种类型的独身主义者的爱情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夫妻之爱,而只属于情人之爱。大多数浪漫型的独身主义者认为:只要相爱即可发生性关系,而不论结婚与否。尤其在多数女性独身主义者看来,失贞与否不是爱情应该牵涉的。独身并不等于禁欲,独身者具有七情六欲,只是满足的方式不同。这类独身主义者认为禁欲即慢性自杀,不值得提倡。独身而不禁欲是这类独身主义者最典型的特征。

第三,只对同性有兴趣的独身主义者。这种独身主义者和第二种独身主义者只是从性取向方面的区分,多数情况下此类独身主义者往往具备更加豁达的个性和积极认知。需要指出的是,独身主义是从婚恋价值角度的划分,而同性恋则是从性取向角度的划分,二者不属于同一范畴。该类独身主义者并不一定就是同性恋,而多数同性恋并不属于独身主义范畴。

 

二、独身主义社会学缘由

“每个人自出生便进入婚姻化过程”,成长的经历和社会影响是独身主义形成的根基。

(一)女权主义与女性独身主义

相关调查显示,独身者中女性占据更大比例。而这与女权主义的发展是密不可分的。

20世纪女权主义从妇女运动中产生,他们关注女性所受到的压抑,认为女性在社会生活中所遇到的压迫源于性别压抑。十九世纪末,我国逐渐受到自由平等思想的影响,女权运动逐渐展开。包括婚姻自由,女性教育权利的争取上,已经取得较大进步。但封建的重男轻女思想仍然客观地存在。职场对女性的歧视,婚姻家庭中将生育作为女性最重要的任务,甚至在某些落后的地区仍然把婚姻家庭作为评价女性价值的最高标准。建立在生育目的之上的传统生殖婚姻视传宗接代为成年男性的最重要任务,女性在完成这一任务过程中成了不可缺少的附庸。

社会转型加速期,女性的权利地位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甚至出现了庞大的“三高人群”(高学历,高收入,高地位)。从交换理论的角度,男性之所以在社会中占据更高的地位和主动权,这源于男性占据了更多的政治经济文化资源。当这种优势地位被冲击后,必然带来的是女性独立的要求,包括从婚姻家庭生育中解放出来。更多的女性开始从幸福的角度追求恋爱婚姻而不是为婚姻而结婚。而从角色理论视角,越来越多的女性积极投入生产活动时,必然会带来家庭角色和工作角色间的冲突。因为工作角色的需要,女性在一定程度上放弃家庭角色,因此获得更多的升迁机会,工作动力增加。当家庭婚姻的现实不再满足一个现代女性对幸福的需要时,这类女性就更加倾向于独身。

(二)初级群体的衰落

家庭对于人的成长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作为人接触的第一个初级群体和最重要的社会化场所,家庭不只承担了社会化早期提供稳定大环境的作用而且对于今后进一步的社会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然而随着现代化的进一步发展,加之独生子女政策的提出,我国传统家庭模式和作为最重要的社会化场所的家庭的意义发生了重大变化。其一,社会转型加速期,我国的家庭呈现出小型化、简单化、多样化特点。大家庭往往以血缘亲情的伦理压抑夫妻爱情,而小家庭则赋予了爱情更多的独立发展空间。这种独立也包括了是否走进恋爱婚姻的选择。多样化角度,出现了单亲家庭(仅有血缘关系而没有婚姻关系)、“DINK(没有血缘关系只有婚姻关系的)”和空巢家庭。其二,家庭功能重心转移。生育、养育和生产的传统功能的转移和情爱、性爱、享乐功能的加强客观上有利于独身的选择。其三,感情化、平等化的家庭关系。传统家庭有着一套严格的人伦纲常,“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不再适用于现代家庭。其四,家庭支持网络变化,使得独身主义者所面对的压力减小。

传统的婚恋观念大多是建立在中国乡村社会的基础之上。然而进入现代社会,我国城市化日渐加速,农村村落呈现解体趋势,城市社区成为纯粹地理关系。原有的婚恋仪式,相关人员(例如媒婆)大多简化消逝。村落社区对婚恋的影响逐渐减小。尤其在大城市中,居民间缺乏深入互动,居民婚恋选择自由,不受干涉。因此大城市(尤其是北上广一线城市)聚集大量单身主义,独身主义者,并由此形成各类非正式组织。

(三)相关非正式群体的产生与发展

非正式群体是指正规化程度地,其成员间的互动采取随意的、常规的方式。这类群体往往产生和存在于各类正式群体的内部,或者城市边缘地带。借助信息技术和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各类非正式群体组合自由度增加。当聚集足够数量的独身主义者时,便有可能形成某个“小社会”,即亚文化群体亚文化与主流文化的冲突是独身主义必然冲击现有的以异性恋为基础形成的主流婚恋价值取向的社会的根本原因。类似于“独身社区”这类独身主义群体,不仅提供了工作,交友,分享服务,而且借助于独身群体本身的“三高”特性,其影响逐渐扩展超出独身群体本身。独身群体的形成和发展独身主义者的生活提供了指导和支持,也提高了更多人加入独身主义群体的可能性。

(四)父母不良婚姻家庭影响下的趋避选择

家庭是早期社会化的重要场所,提供了孩子模仿学习的大部分条件。因此父母的婚姻幸福与否会直接影响到子女成年后婚恋价值观。日常生活中,父母与孩子的交往是相互联系的。一方对另一方的态度和行为具有很大的一致性。大多数情况下,很少有父母能做到“怒目而视”的同时对孩子“眉开眼笑”。孩子在父母的交往过程中,感受对自己的情感和期望,而且也通过观察和模仿积累社会交往技巧和知识。在家庭暴力环境下生活的孩子,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学习到不尊重,轻视伴侣。或者畏惧施暴者,对婚姻生活感到失望和不安。无论哪种情感都不利于健康的婚恋价值观的培养。

部分网络调查显示,独身主义者大多有过一定的不良童年回忆。当独身主义者成年独立后,面对婚恋选择可能会表现退缩回避状态。这种源于童年期对婚姻畏惧使独身主义者更倾向于选择一种不受婚姻约束的自由生活方式。

(五)其他的文化心理因素

青年人越来越倾向于从质量上追求婚姻。而且独身主义者中更多比例的都是社会精英人才,如众多的博士、硕士。对于婚姻家庭,他们有着更加深刻的认识,因而慎重选择。而随着经济体制转轨,城市现代化进程的不断深入,社会开放度包容性的增强,如更多人对于“婚前性行为”采取包容态度。原本将婚姻视为性关系惟一合法途径的观念受到一定冲击。事实上,越来越多原本在婚姻中实现的关系已经能够在独身状态下得到满足,这使得人们不再急于结婚。社会的改革、较为宽松的社会环境以及人们对个性追求的尊重是独身和独身主义能够公开表现在大众视野的最重要的原因。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不同于多数人的认识,独身主义者往往更主张爱。独身主义者认为:一生中,可以不结婚,可以没有孩子,但不能没有爱。

2015年民政部门公布数据显示,中国离婚率连续12年递增,高达30%。如此居高不下的离婚率反映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对个性解放的关注,婚姻维持难度不断增加。人们对于婚姻的依赖已经更多地体现在感情上,婚姻提供的物质上的满足不再是人们维持婚姻的最重要因素。另一方面,安全感和陪伴通过越来越多的交友方式,非正式群体得到满足。人们更有可能在单身的基础上得到以前婚姻才能带来的满足、以至于部分人把同居甚至结婚的计划不断推迟。

 

三、独身主义对社会的影响

 

秉承独身主义的个人群体,在参与社会的建设中,必然会冲击现存的社会制度规范。这种冲击造成破坏的同时也为主流社会的进步提供了参考,有利于调整现有的婚恋观念,促进家庭婚姻的稳定和谐

(一)独身主义作为越轨行为的影响

社会学的角度,“出现违反现存的社会规范现象。社会学通常把这类现象称为社会越轨,亦称离轨行为、偏离行为”。在这种基础上,将独身主义视为违规行为是合理的。这里的规范是整个社会对于以生育为基础的婚恋关系的崇尚。婚姻家庭作为成年之后重要的社会化场所,其主要意义包括私人性意义和社会性意义。婚姻不仅是个人行为(当事人的参与),更是是社会行为,即婚姻作为公共制度的存在。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指出“婚姻不是私事”。

传统社会人们普遍认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种普遍的观念也成为评价个人成就的重要内容。虽然独身主义自古有之,但今日中国社会的包容性,个性解放,是之前大多数时代都无法比拟的,因此也更多地参与社会互动。独身主义不再只局限于某个特殊的小群体,或者某个特定的社会阶层,而广泛分布于社会各个角落,并对相关的社会环境产生一定影响。

下面从三个方面阐释独身作为越轨行为的影响

1.积极的社会越轨

积极性的社会越轨是指推动社会发展进步,打破因循守旧,推动社会发展的越轨。独身主义作为越轨行为的积极性表现在推动人们反思现有的婚姻价值。尤其在促进女性解放方面,独身主义打破传统界定的女性“当嫁年龄”,延长女性受教育时间,女性有了更多的机会参与到职场劳动中去。由于独身,无论男女都有可能将有限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增加社会财富。同时,独身主义者具有高消费的可能性,更多的将金钱用于个人发展,生活享受,促进了社会消费的发展。另一方面,相对同龄人,独身主义者的选择更具多元性,更能接受新鲜事物和新的思维方式。独身主义对婚恋的理解,为传统的婚恋观提供了重新思考的素材和可能。对于婚姻自由的理解,大众已经从普世价值回归到对人性的尊重。这种尊重是文明社会的发展的必然。人们从自身幸福角度思索选择婚姻,不再为结婚而结婚。

2.中性的社会越轨

中性的越轨是指不明显,介于积极消极间的影响。秉承独身主义思想的还是相对小比例人群,同时独身主义文化相对具有一种封闭性。因此,多数情况下,独身主义像其他的小众人群一样首先具备了无害性。社会学调查中发现的独身主义者倾向于“三高”现状也反映了这种越轨影响的局限性。

3.消极的社会越轨

消极的越轨是指阻碍社会共同生活,对社会发展产生的消极影响的社会越轨行为。“这种社会越轨行为破坏社会运行的正常顺序,侵害社会有机体,必须对其严格地控制”这类独身越轨行为破坏了社会运行的正常秩序,侵害社会有机体。独身主义对传统婚恋观的挑战,造成当代部分青年婚恋认识的扭曲。而高节奏的社会形态下,相应的社会价值、规范不能跟上,爆炸性的信息传播冲击传统的婚恋价值。而新的规范,新的社会价值又未能建立,呈现出短暂的“真空”。加之大众传媒未能负责地发挥规范的责任,某些不良言论得以快速传播。例如全盘娱乐化、物质化,出现了类似“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要坐在自行车上笑”的荒唐拜金行为。现代独身主义认为性同其他的欲望(如食欲)是一样的。正是对这点的利用,某些群体独身主义视为滥交,不负责任的借口。将独身作为一种婚恋之余的选择,而不是在价值上深切地理解独身主义的对性、婚姻家庭、爱的平衡和思考。

(二)独身主义作为亚文化的影响

亚文化是一个与主文化相对应的概念。相较于主文化,亚文化的生存空间要小的多,它往往是由于各种社会自然因素差异造成的一种区域性文化,或者是群体性的文化的统称。亚文化未必是一种反文化,但亚文化与主文化的对立也是常有发生的。

亚文化群体理论认为,个人生存于某个亚文化集体或群体,这个集体或群体的某种稳定但区别于主文化的价值体系可能会导致群体内人员的犯罪。基于相同的独身价值观,独身主义者聚集形成某个特殊的群体。通过这种非正式的交流方式,更有可能破坏正式群体的运行。独身主义群体的独身行为首先是对主流婚恋的否定,而为了获得独自生活的物质精神需要,既有合法手段,也有非法手段。当合法的手段不能满足于独身需要,他们就可能采取非法手段,甚至采取暴力方式等。

另一方面,独身主义亚文化追求自我独立性,理性看待婚姻回报。借鉴独身主义的视角,可以促进主流婚恋观重视人的价值和自由的意义,抑制社会上出现的“为结婚而结婚”、“拜金”等不良婚恋倾向。从而有助于形成正确的婚恋期望、婚恋价值,进一步提升婚姻质量。同时,独身主义认可并且享受独身状态,类似独身社区形成的交友娱乐方式可供非独身主义群体借鉴,提升单身状态下的自我认可。而独身主义群体形成的独身状态下的社会支持网络和建设经验,可以借鉴支援离异群体,特别是单身母亲等弱势群体结成支持小组,共同面对离异后可能导致的心理上的不适感。

 

四、独身主义的规范整合

独身主义的存在客观上冲击了现有的婚恋观念,让很多人感到不安。在一个以婚恋为主流价值的社会里,独身主义的不恋不婚不育行为更是遭到了不解歧视和反对。越来越多的人表露独身的意向,客观上冲击了已存的社会结构,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如养老婚姻,生育。作为一种客观现象,独身主义有其发展规律,我们应该在理解的基础上积极采取相应措施,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同时巩固现有的社会秩序,从而促进整个社会福利水平的提升。

(一)加强青少年群体婚恋教育

加强青少年群体婚恋教育。大力发展社会工作,加强学校社会工作对于形成正确婚恋观念的支持与帮助。通过建设学校社会工作,提升青少年群体自觉自愿接受心理援助和社会工作服务的意识。同时学校应该定期对学生家庭状况进行调查,以便保证学校社会工作能够及时介入有问题的家庭,提供帮助。对于有问题的教育方式,社会工作者应该及时向政策制定者、监管者反应,尽可能降低不良影响。同时采取更加主动姿态,接纳理解帮助学生群体中可能出现的弱势群体(如性少数群体,差生),及时干预侵犯行为(包括对于弱势学生的侵犯和这些学生可能出现的对于正常秩序的破坏行为)。

(二)加大相关传媒的监管力度

对相关的交流媒介,网站,App进行监管,如“独身社区”网站,“不婚族”贴吧等。政府应该鼓励建设正规的交流通道,而避免由于政策的打压,社会的曲解,使类似相关交流转入地下,进而难以管理,甚至完全失去监管。对于交流过程中可能出现的违规行为、言论,网络监管人员应及时提醒相关负责人进行处理,避免无情打击。

(三)完善和创新养老就医政策

一方面,随着人口福利逐渐减小,我国人口逐渐进入老龄化阶段,而相关养老政策发展缓慢。对养老政策的完善,事关社会大局。目前养老方式有居家养老、机构养老社区养老等主流方式以及候鸟式养老、以房养老,地产养老等新形式。纷繁众多的养老方式反应的是养老的多元选择和传统养老模式难以满足人民养老需要的现状。区别于大多数老人,秉承独身主义的老人往往受家庭的影响较小,居家养老的倾向不明显。因此,对于这类老人,应该提供更加完善的社区养老,机构养老服务,推广新型养老模式。鼓励这类老人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参与相关养老志愿活动,提前适应机构生活,理解可能遇到的心理上的压力。

另一方面,随着人口寿命的提高以及人们对健康的关注,医疗资源相对匮乏,“就医难”多次成为网络热词。独身主义老人在进行重大手术时可能找不到相关亲属签字,同时由于缺少伴侣,当独身主义老人面临疾病时会承担更大困难。社会工作者积极介入服务同时,应该在群体内鼓励老人互帮互助。提高老人参与性,提高老人对于风险的预估能力。因此政府应该鼓励建立相关社会组织,赋予一定的职权,在当老人面临疾病时可代替伴侣维护老人合法权益。

社会转型加速期,传统的政策模式都将经受重大挑战。当新的方法政策提出时,执政者应当在可控范围内积极试点。发挥政策作用同时降低引入过程中可能带来的冲突,最大可能地提高全体社会成员的福利水平。

(四)社会大环境的构建与新婚恋形式的尝试

社会大环境的构建。首当其冲的便是尊重。从精神分析的角度,个人的日常表现是“三我(本我,自我,超我)”相互平衡协调的结果。从本我享乐原则看,每个人都是潜在的越轨者,没有人能保证自己的所有行为都是符合社会主流规范。当某种越轨行为具有无害性时,最低的道德要求就是不伤害,尊重。政府部门应当借助大众传媒的力量,帮助整个社会正确认识无害的社会越轨,推动“尊重”等社会价值的建立。学校应当加大对学生品德的教育和评定。转变“唯分数论”观点,加强学生思想道德建设。

加强青年人婚恋观教育同时,尝试非传统婚姻形式,降低婚姻家庭矛盾,促进家庭和谐。青年人的婚姻观往往相对不成熟,甚至将单身时养成的某些价值、行为倾向带入婚姻,从而造成了婚姻的不稳定和夫妻间冲突。婚姻生活中,一方面加强婚姻教育,另一方面可以大胆鼓励一些非传统婚姻形式为婚姻保鲜,如“法式婚姻”(夫妻居住于同屋檐下而采取拥有各自的房间)、“周末夫妻”、“同城而居但非同室而居”等多样化方式。这可以帮助满足年轻人对于个人空间的需要,满足个人对于婚姻的新鲜感和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