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懿智

 

摘 要:从“双独二胎”、“单独二胎”到“全面二胎”是国家生育政策的重大调整。将从社会性别视角来探析生育政策的实施对女性就业家庭的影响,提出了保障女性平等就业、保障家庭地位的相关对策。

关键词:女性权益就业家庭妇女社会工作

 

1.“全面二胎”背景下对女性权益保障产生的问题

1.1 加剧女性就业的性别歧视,侵犯女性的就业权益我国《妇女权益保障法》明确规定:妇女具有与男性一样平等就 业的权利,任何单位均应该根据妇女的特点,依法保护妇女在工作和劳动时的安全与健康,不得安排不适合妇女从事的工作于劳动。但是妇女除了具有享受就业权益,还具有生殖孕育下一代的义务。而由于怀孕、产假、哺乳等特殊情况的存在,女性在同等求职的情况下,女性往往处于求职的劣势地位。“全面放开二胎”政策的实施,部分企业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不得不考虑女性的两次生育情况对企业所造成的影响,直接导致可能让一些 女性生育第一胎后从家庭 回归职场的可行性变得微乎其微,这无疑成为女性就业另外一道“隐形门槛”,直接影响着女性的就业权益保障。恩格斯曾经说过,女性社会地位提升的先决条件就是必须从家庭小环境中走出去,进入职场的大环境。相反, “全面二胎”政策可能会使社会女性出现从职场回归家庭的小高潮。

1.2 阻碍女性受教育的进程,侵犯女性的受教育权益 随着全面放开二胎,许多女性在追求更高学历方面的进程将会 越来越缓慢,在工作中追求更高职位的女性也会越来越少。女性在 生育第 一个孩子后,本来具有提升自己职业技能的受教育机会,可是为了生育二胎,大部分的女性都选择一些稳定、未有一定竞争力的岗位。长期的安逸生活,直接导致了女性缺少追求更高教育的斗志,影响女性社会化的进程。尤其是在一些具有重男轻女传统观念浓厚的农村,大部分的家长会在该政策的影响下,认为女性最终的领域就是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只要具备一定家务劳动能力就可 以,不需要和男性一样接受平等的受教育权,直接让女性儿童缺少受教育的机会,侵犯女性受教育权益。

1.3 缺乏完善的女性家庭权益保障,降低女性的家庭地位“让女性回归家庭就是一个陷阱”是全面放开二胎背景下产生 的新鲜观念。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判断一个人社会地位的重要指标。由于女性生育二胎后,长时间的脱离社会的发展历程轨迹,女性缺少了一定的社会竞争力。社会上就出现了“让女性回归家 庭”,但是女性回归家庭后,就没有了工作,也没有了经济来源,全部的收入都是依赖于丈夫,使这样的女性是处于“边缘化”地位,降低女性的家庭地位。在现实的生活中,女性处于“边缘化”地位的事实, 并不是由女性自身主体所造成的结果,而是生育政策的进一步调整 过程中,女性就业环境更加严峻的一种结果模式。

 

2. 全面放开二胎背景下保障女性权益的对策

2.1 完善国家的生育保障制度,是女性权益的基本保障 生育保障政策是对职场女性权益保障最主要的政策,用来保障女性职工在生育期间的基本生活权益。尤其是完善二胎产假期间的保障 制度,法律上女职工生育第一胎的产假时间为98天难产的增 加产假15天,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一个婴儿,增加产假15天。而对于符合晚育条件的另外增加产假时间30天。一方面大部分女性在生育二胎的时候年龄偏大,身体机能下降,应该考虑其生育二胎后需要更长的恢复期,修缮女性产假制度;另一方面,加强对男性陪产假的规定,使得男性也参与到女性生育的进程中, 增加男性的家庭责任感,帮助女性分担生育所造成的生理与心理的压力。

2.2 完善国家的就业反歧视法,是女性权益的重要保障女性就业不仅关系着家庭和谐与稳定,更关系到社会与政治的稳定。为了完善女性的就业保障制度,维护女性的劳动权益,就是要求保障女性与单位之间关系的平衡性。每个人都具有平等就业的权益,并不能因为女性的生育行为,而拒绝对女性的录用,阻碍女性的职业生涯。完善就业反歧视政策,就是保障女性就业权益的关键 因素,提倡平等就业

2.3 加强妇女社会工作,是保障女性权益的新型保障 妇女社会工作是一个新型的领域,具有“以人为本”和“助人自 助”的工作理念,通过从社会性别视角上来分析女性的特殊性,同时采用社会工作理论与介入模式,帮助女性解决存在的特殊问题与发展问题,满足女性的社会福利,维护女性的权益,促进女性的发展,更好地为女性服务。通过与我国具体的国情相结合, 创造出一套系统妇女社会工作的方法体系。尤其是在全面放开二胎背景下, 男女平等作为妇女社会工作追求的核心目标,推动社会性别意识纳入决策主流,提高妇女社会工作服务的性别敏感度。进一步整合社会资源、开拓服务内容、完善服务过程、提高服务质量等为妇女的生存和发展服务,保障女性权益

 

3.结论

全面放开二胎政策的出台是符合国家生育国情的。一方面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不仅顺应了群众期盼,而且有利于展示以人为本的理 念,改善家庭人口结构,显著增强家庭抵御风险能力和养老照料功能,更好地促进家庭幸福与社会和谐,保持合理的劳动力数量和结 构,延缓人口老龄化速度,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另一方面调整完善生育政策有利于稳定适度低生育水平,减缓人口总量在达到峰值后过快下降的势头,有利于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和中华民族长远发展。而我们必须知道一个政策的不断调整,需要进一步完善其政策的配套措施。不要让二胎政策的出台成为了女性回归家庭的“助推 器”,不要让女性徘徊于“工作-家庭”的矛盾之间,保障女性的生育权益、就业权益,维护女性的家庭地位与社会地位。
参考文献
[1]郑真真.从家庭妇女的视角看生育和计划生育[J].中国人口科学,2015(2) .
[2]陈虹.论保障女性平等就业权的政府责任[J].成都行政学院学报,2012(1) .
[3]王广州.生育政策调整研究中存在的问题与反思[J].中国人口科学,2015(2) .
[4]叶文振,等.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及影响因素[J].人口学刊,2003 (5) .
[5]姚亚萍.“单独二胎”政策下的女性权益保护[J].社会博览,2015(11) .
[6]田环蜻.浅析单独二胎背景下女性劳动权益保障[J].法制博览, 2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