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工人日报      漫画:黄珂展

自从提出“小政府、大社会”以来,近年来许多地方政府都非常重视公共服务购买。2013年12月31日,民政部召开的“全国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和志愿服务记录制度推进会”上透露,2013年全国社会工作服务购买资金达到17.3亿多元,比2012年增加38%。与此同时,全国的社工从业人员已达40万人,其中持证社工12万人。

近年来,我国社工行业发展迅速,与此伴生的问题也随之而来。许多社工机构对政府项目的依赖过重,自身良性运转的造血机制不足,社工离职率偏高等,都影响着未来社工机构的自然生长。

企业社工试点遇冷

2013年7月底,民政部办公厅公布了首批企业社会工作试点地区和单位名单,北京市、河北省、黑龙江省等18个地区和80个企业、社会工作机构进入试点之列。

相对于社工,企业社工的社会认知度、知晓率要更低。试点企业中,很多人还不清楚社工或企业社工是做什么的。北京市朝阳区一家福利企业的负责人就表示,作为一家生产企业,针对员工的活动并不多,员工多是外来务工人员,目的就是打工赚钱,希望企业按时发薪、休假,并没有更多其他的需求和问题,好像没有开展社会工作的必要。

北京市协作者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创始人李涛表示,企业社工有着非常大的发展空间。社会工作的发展是与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相伴随的,社会工作回应着这些进程中所产生的劳动力转移、城市融入等等问题。而在传统观念中,人们仍将企业看作单纯的生产单位,以劳动力资源的方式去管理,在这种方式下,劳资关系紧张等诸多问题并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李涛认为:“中国的企业社会工作也不能单纯将目光放在劳资关系上,而是应该在社会融合的视角下,将企业看做社区的一部分。”

在黑龙江、甘肃等地区,社会工作都处在摸索阶段,兰州的试点机构欣雨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2012年刚刚注册为社工机构,其前身是欣雨星儿童心理发展中心,此前曾以志愿者的形式进入企业服务。其负责人张莉说,“我们在申请试点前还不是很清楚什么是企业社工,了解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做的就是。”

在较早尝试企业社工的广东东莞,2011年3月开始推行政府与企业1:1购买,即政府给企业一个社工岗位,企业相应地配套一个社工岗位。“企业不太愿意,试点过程有蛮大的阻力。”东莞正阳社工副总干事蒋德辉说。但经过一年多的磨合,他们的工作得到企业的认可。2012年,清远市的一家港资企业主动联系他们,购买了两个社工岗位。

相对于老年人、青少年或特殊疾病群体,企业员工群体更复杂,需要社工有更多的心理学知识、敏锐的观察力和沟通技巧,这样才能看到问题本质,更容易获得员工的信任。员工反映了工厂的问题,社工与企业沟通的时候也需要注意技巧,既要让管理者意识到问题,又要引导其做一些改变。

深圳的企业社工模式相对成熟,至诚社工事务所是做得比较好的代表,其项目有三种形式:企业全额购买、政府与企业1:1购买、政府全额购买,以企业、工业园、社区服务中心三种方式覆盖,由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为社工机构和企业牵线搭桥。

医务社工受期待

2013年10月26日,浙江温岭第一人民医院三名医生被一名男子捅伤,其中一人抢救无效死亡,其余两人重伤。此案被社会广泛关注,也引起业内对医务社工作用的期待。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帮助医患双方重建信任?除了医护人员和患者,我们的医院似乎还缺少一个角色:医务社工

尽管早在2009年的医改方案就已经明确提出,要“开展医务社会工作,完善医疗纠纷处理机制,增进医患沟通”,但直到现在,医务社工对大多数人而言仍然是个陌生的概念。

医务社工究竟能为医护人员和患者做什么?北京睿博社工事务所与北京市301医院的医务社工项目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是神华公益基金会针对白血病、先天性心脏病儿童救助项目的一个子课题。睿博社工创办人范燕宁说,白血病和先心病患儿的家长通常会比较焦虑,孤立无助,我们通过病房慰问、“家长悄悄话”、楼道家长会等一些方式帮助他们沟通交流,进行疏导。

除了密切医患关系,社工还可以整合医院内外的资源给病患提供帮助,比如联系公益基金,为符合救助条件的患儿解决医疗费用上的困难,而医护人员没有这个时间。

医务社工开展面临的问题之一是缺少经费。范燕宁说,我们现在希望能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来支持一个岗位。从长远来看,我认为对于医务社工,政府应该有顶层设计,有政策驱动,比如要求二等以上的医院必须设立一个专职的社工岗位;可以把上海、北京已经试点起来的经验进行推广。

值得欣慰的是,国内一些医院已经逐渐意识到医务社工的重要作用。2013年11月,佛山市南海区第八人民医院成立医务社工部,正式启动医务社工项目,除为医护人员和患者提供多种服务外,还将重点组织医院医护人员与社区居民互动,搭建起“医院—社区—居民”三方良好沟通的桥梁,力争增进医院与社会的交流,缓解医患矛盾。承接该项目的广州社工机构负责人介绍,该机构将派6名社工驻扎南海区第八人民医院,培训和带领医院志愿者队伍一同开展工作。

2013年12月,在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和神华公益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河北省首个医务“社会工作部”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正式挂牌成立。社工部专设了先心病救助办公室、公益项目办公室、社区办公室和县区办公室,并建立了社工活动室。

社区工作获政策支持

2013年12月15日,深圳市升阳升社会工作服务社社工黎燕虹因急性心肌炎猝死。让即将收尾的一年蒙上了些许阴霾。

小黎1988年出生,2013年6月才来到升阳升。据逝者同事反映,小黎此前曾长时间加班,而在去医院就诊过程中因医保卡不能使用延误了治疗。小黎去世后,家属与机构沟通并不顺利,直到目前仍未得到圆满解决。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当下一线社工和机构,为“活儿”所累,也为“名”所累。为“活儿”是因为机构领导认为社工专业无所不能,常显救世主心态;为“名”所累,是因为一线社工认为如果拒绝加班,意味不承担,不投入,担心被人说“不专业”。

同是在深圳,另一家东西方社工服务社,由于2013年10月管理层的变更,导致前后管理层出现分歧和矛盾,机构的163名社工被拖欠了2013年12月的工资,社工们面临过年回家没钱买票的困境。没有拿到工资的社工们还坚持在各自的岗位,在南山区星海名城社区服务的小冰说,“我在社区工作,看社区的居民和和睦睦欢喜过年,我心里是开心的。想到自己没钱给父母买件好衣服,又非常伤心。”

这些社工业内的乱象,有其必然原因,帮助弱势群体的社工也是弱势群体。行业健康发展,需要基本的规范和制度保障,首先要让社工自身生活有所保障,才能为社会服务。

事实上,对于尚处于萌芽期的国内社工行业,机构不健全、外部环境不成熟等问题如影随形。年轻人怀抱着理想投身社工行业,得到的不只是成就感,还有心酸和挫折,以及心理和经济上的双重压力。

自从提出“小政府、大社会”以来,近年来许多地方政府都非常重视公共服务购买。2013年12月31日,民政部召开的“全国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和志愿服务记录制度推进会”上透露,2013年全国社会工作服务购买资金达到17.3亿多元,比2012年增加38%。与此同时,全国的社工从业人员已达40万人,其中持证社工12万人。

近年来,我国社工行业发展迅速,与此伴生的问题也随之而来。许多社工机构对政府项目的依赖过重,自身良性运转的造血机制不足,社工离职率偏高等,都影响着未来社工机构的自然生长。

企业社工试点遇冷

2013年7月底,民政部办公厅公布了首批企业社会工作试点地区和单位名单,北京市、河北省、黑龙江省等18个地区和80个企业、社会工作机构进入试点之列。

相对于社工,企业社工的社会认知度、知晓率要更低。试点企业中,很多人还不清楚社工或企业社工是做什么的。北京市朝阳区一家福利企业的负责人就表示,作为一家生产企业,针对员工的活动并不多,员工多是外来务工人员,目的就是打工赚钱,希望企业按时发薪、休假,并没有更多其他的需求和问题,好像没有开展社会工作的必要。

北京市协作者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创始人李涛表示,企业社工有着非常大的发展空间。社会工作的发展是与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相伴随的,社会工作回应着这些进程中所产生的劳动力转移、城市融入等等问题。而在传统观念中,人们仍将企业看作单纯的生产单位,以劳动力资源的方式去管理,在这种方式下,劳资关系紧张等诸多问题并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李涛认为:“中国的企业社会工作也不能单纯将目光放在劳资关系上,而是应该在社会融合的视角下,将企业看做社区的一部分。”

在黑龙江、甘肃等地区,社会工作都处在摸索阶段,兰州的试点机构欣雨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2012年刚刚注册为社工机构,其前身是欣雨星儿童心理发展中心,此前曾以志愿者的形式进入企业服务。其负责人张莉说,“我们在申请试点前还不是很清楚什么是企业社工,了解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做的就是。”

在较早尝试企业社工的广东东莞,2011年3月开始推行政府与企业1:1购买,即政府给企业一个社工岗位,企业相应地配套一个社工岗位。“企业不太愿意,试点过程有蛮大的阻力。”东莞正阳社工副总干事蒋德辉说。但经过一年多的磨合,他们的工作得到企业的认可。2012年,清远市的一家港资企业主动联系他们,购买了两个社工岗位。

相对于老年人、青少年或特殊疾病群体,企业员工群体更复杂,需要社工有更多的心理学知识、敏锐的观察力和沟通技巧,这样才能看到问题本质,更容易获得员工的信任。员工反映了工厂的问题,社工与企业沟通的时候也需要注意技巧,既要让管理者意识到问题,又要引导其做一些改变。

深圳的企业社工模式相对成熟,至诚社工事务所是做得比较好的代表,其项目有三种形式:企业全额购买、政府与企业1:1购买、政府全额购买,以企业、工业园、社区服务中心三种方式覆盖,由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为社工机构和企业牵线搭桥。

医务社工受期待

2013年10月26日,浙江温岭第一人民医院三名医生被一名男子捅伤,其中一人抢救无效死亡,其余两人重伤。此案被社会广泛关注,也引起业内对医务社工作用的期待。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帮助医患双方重建信任?除了医护人员和患者,我们的医院似乎还缺少一个角色:医务社工

尽管早在2009年的医改方案就已经明确提出,要“开展医务社会工作,完善医疗纠纷处理机制,增进医患沟通”,但直到现在,医务社工对大多数人而言仍然是个陌生的概念。

医务社工究竟能为医护人员和患者做什么?北京睿博社工事务所与北京市301医院的医务社工项目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是神华公益基金会针对白血病、先天性心脏病儿童救助项目的一个子课题。睿博社工创办人范燕宁说,白血病和先心病患儿的家长通常会比较焦虑,孤立无助,我们通过病房慰问、“家长悄悄话”、楼道家长会等一些方式帮助他们沟通交流,进行疏导。

除了密切医患关系,社工还可以整合医院内外的资源给病患提供帮助,比如联系公益基金,为符合救助条件的患儿解决医疗费用上的困难,而医护人员没有这个时间。

医务社工开展面临的问题之一是缺少经费。范燕宁说,我们现在希望能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来支持一个岗位。从长远来看,我认为对于医务社工,政府应该有顶层设计,有政策驱动,比如要求二等以上的医院必须设立一个专职的社工岗位;可以把上海、北京已经试点起来的经验进行推广。

值得欣慰的是,国内一些医院已经逐渐意识到医务社工的重要作用。2013年11月,佛山市南海区第八人民医院成立医务社工部,正式启动医务社工项目,除为医护人员和患者提供多种服务外,还将重点组织医院医护人员与社区居民互动,搭建起“医院—社区—居民”三方良好沟通的桥梁,力争增进医院与社会的交流,缓解医患矛盾。承接该项目的广州社工机构负责人介绍,该机构将派6名社工驻扎南海区第八人民医院,培训和带领医院志愿者队伍一同开展工作。

2013年12月,在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和神华公益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河北省首个医务“社会工作部”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正式挂牌成立。社工部专设了先心病救助办公室、公益项目办公室、社区办公室和县区办公室,并建立了社工活动室。

社区工作获政策支持

2013年12月15日,深圳市升阳升社会工作服务社社工黎燕虹因急性心肌炎猝死。让即将收尾的一年蒙上了些许阴霾。

小黎1988年出生,2013年6月才来到升阳升。据逝者同事反映,小黎此前曾长时间加班,而在去医院就诊过程中因医保卡不能使用延误了治疗。小黎去世后,家属与机构沟通并不顺利,直到目前仍未得到圆满解决。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当下一线社工和机构,为“活儿”所累,也为“名”所累。为“活儿”是因为机构领导认为社工专业无所不能,常显救世主心态;为“名”所累,是因为一线社工认为如果拒绝加班,意味不承担,不投入,担心被人说“不专业”。

同是在深圳,另一家东西方社工服务社,由于2013年10月管理层的变更,导致前后管理层出现分歧和矛盾,机构的163名社工被拖欠了2013年12月的工资,社工们面临过年回家没钱买票的困境。没有拿到工资的社工们还坚持在各自的岗位,在南山区星海名城社区服务的小冰说,“我在社区工作,看社区的居民和和睦睦欢喜过年,我心里是开心的。想到自己没钱给父母买件好衣服,又非常伤心。”

这些社工业内的乱象,有其必然原因,帮助弱势群体的社工也是弱势群体。行业健康发展,需要基本的规范和制度保障,首先要让社工自身生活有所保障,才能为社会服务。

事实上,对于尚处于萌芽期的国内社工行业,机构不健全、外部环境不成熟等问题如影随形。年轻人怀抱着理想投身社工行业,得到的不只是成就感,还有心酸和挫折,以及心理和经济上的双重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