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3月15日电(记者 王思北、吴晶)社会工作者常被誉为社会的“调和器”。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社会矛盾复杂多样的当代社会,他们在解决社会问题、协调社会关系、激发社会活力、创新社会治理等方面担当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第10个国际社工日,我们走近社工群体,透过他们的工作,了解社会的进步。                                           正确认识社工 有助社会治理“我们的社工跟进两年,她一直拒绝。后来大家坚持每周一次上门提供服务,想尽各种办法去陪伴她,终于感动了她接受我们的服务。”说起同事们对一名单亲妈妈进行介入服务的经历,广东东莞市普惠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周巍除了感慨,还呼吁社会正确认识社                                        在我国,社会工作刚刚兴起,很多人都把社工当作志愿者、护工、义工、街道办的工作人员。

“实际上,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是以”助人自助”为宗旨,运用社会工作专业理念、知识和方法,为有需要的社会成员提供困难救助、矛盾调处、权益维护、心理疏导、行为矫治、关系调适、社会融入、能力提升等个性化、多样化社会服务的人员。”民政部社会工作司副司长黄胜伟说,社工既是一种职业,也是一门专业。

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加快,空巢老人、留守儿童、家庭沟通障碍、吸毒人员等各种深层社会问题凸显。在政府公共服务不足的情况下,社会工作正在成为加强社会治理的有益补充。

来自民政部的统计显示,目前,全国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有近50万名,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达4686家,各地在相关事业单位、城乡社区和社会组织开发设置的社会工作专业岗位超过18万个。                                            在中国社会工作学会会长、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王思斌看来,社工通过提供专业化、人性化服务,有助于解决困难群体和其他有需要群体基本生活方面的问题,解决社会矛盾、弥合社会裂痕、促进社会融合、建构良好社会秩序。

“社工不是做好事的人,而是把好事做好的人。”周巍认为,一个好的社工要有创新的意识,能够将所学的知识创造性地运用到实际工作中,根据服务对象的需要采取不同的服务方法;要有坚韧的性格和良好的心态;还要有大局意识、政策倡导意识及人文关怀。

政策支持不足 专业人才缺失

缺少可持续的继续教育和社工督导的资源支持;基层政府购买社工服务指标和服务方向存在巨大差异;相关部门对社会工作认识得不全面使得协同开展工作受阻;薪酬待遇与同龄工作者相比捉襟见肘……这是深圳市恒爱家庭服务中心负责人臧切儿对社工生涯的“困难总结”。

10年前,臧切儿从一个“居家助残”的项目“阴差阳错”地加入了社工行列,此后一直从事对肢体障碍者、脑损伤儿童、辅助器具服务及社区康复工作人员的培训。

“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可以看出政府在进一步细化社会服务,进一步深入探索可持续的服务体系的探索和尝试,这让我们很受鼓舞,但是在基层实践中,相关政策设计还亟待完善。”她说。

黄胜伟坦言,目前,我国社会工作发展仍存在政策制度不健全、收入保障和晋升道路不明朗、专业人才数量规模与社会服务需求不成正比、社会为专业社会工作提 供的岗位有限等难题。此外,东部好于中西部、高层推动力度好于基层推动力度、专业社会工作越往贫困地区越难看到作用的现象普遍存在。

根据《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1-2020年)》中2020年专业社工人才达到145万人的要求,我国专业社工人才还有近100万的缺口。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仁寿县文林镇文林路社区党总支书记唐群容表示,基层很缺乏专业社工,比如针对留守儿童心理疏导、留守老人关怀等方面。此外,社工的工作量大但收入微薄,建议通过激励措施吸引并留住人才。

政府购买服务 保障社会工作发展

记者从部分出席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处了解到,近年来社工开始活跃在社会福利、社会救助、公益慈善、扶贫开发、就业服务、教育辅导等诸多领域,在预防家庭暴力、青少年服务、社区矫正、社区禁毒等相关领域,社工的角色正在日益凸显。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东关街道东方家园社区党总支书记袁红梅说,政府部门应转变思维,寻找和引导社会力量参与,从“花钱养人”变成“请人办事”,从而更好地解决公共服务提供不足的问题。

她建议,在市级层面制定统一的政府购买社会组织公共服务的地方性法规。健全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的定价机制,形成一套科学、合理、高效的公共服务 定价机制,充分合理地考虑将社会组织的人力成本纳入购买价格,避免因定价过低而造成社会组织生存困难,不利于留住人才,特别是社区社工人才和青年社工人 才。

事实上,健全政府购买社会服务制度也是政府对推进社会工作的要求。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支持专业社会 工作。“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也明确,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和水平,增强社区服务功能,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增强社会自我调节功能,完善公众参与机制,健全权益 保障和矛盾化解机制。

黄胜伟介绍,一些地方正在探索社工服务体系的创新。如广东省由政府出资向社工机构购买社工岗位,并将社工派驻到社 区、学校、医院,为某一特定群体提供服务;使用单位向社工机构购买单项社工服务,如就某一区域范围内的居家养老、残障康复等项目,以合同管理的方式交由社 工机构实施等形式。去年,广东购买社工服务的资金量超过11亿元。

王思斌认为,政府购买社会组织的社会服务可以满足广大居民的众多需求,解决众多社会问题,进而达到稳定社会秩序的效果,还可以吸纳更多不同层次的劳动者就业。

“运用社工的理念和方法,让需要帮助的人获得哪怕是一点点的生命力,都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周巍说,无论是对国家还是个人,社会工作的发展前景很好, 希望政府和社会能给年轻的社会工作事业多一点支持和理解,加大政策支持和法制化力度,为社会工作发展提供长远的保障。

来源:中国政府网  作者:王思北 吴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