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_120_90_1395969566643

作者:何乃柱  和秀涓 (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

[摘要]社会工作是一门综合性的助人的专业。越南毗邻中国,也是社会主义国家。1975年越南才完成了全国的解放和统一。在专业社会工作传入越南之前,越南也发展出了本土性的社会工作。1949年在法国红十字会和法国大使馆的支持下,越南社会工作学院成立,这标志着越南专业社会工作正式起步。之后,因战争、政治、历史等诸多原因,越南的专业社会工作发展受到了中断和阻挠,社会问题急迫地呼唤专业社会工作的发展。2010年社会工作正式被越南国家认定为一门新的专业和职业。越南专业社会工作的发展通过国家和政府力量主导、宗教慈善组织和非正政府组织的本土探索、国际发展组织(INGOs)的推动、与国外社会工作专业教育力量的合作等四种路径得以发展。

(本文于2013年5月发表于广西大学学报*增刊版)

一、从历史视角看越南的社会问题与社会工作发展概况

越南(Vietnam)与中国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越南毗邻广西和云南两省,总面积32.9万平方公里,大小约相当于4个重庆市。截止2003年,越南人口8070万,全国有54个少数民族, [1]主体民族为京族(越南称“越族”)约占全国人口的86%,越南华侨华人约100万。[2](P3)

(一)1975年前的越南社会问题和社会工作发展概况

在1975年以前,因为战争,那时越南的社会工作主要集中于慈善活动和福利服务,如提供食物、衣物等。值得一提的是,1949年越南在法国红十字(Red Cross of France)和法国大使馆的支持下,在西贡(Saigon,今胡志明市)成立了社会工作学院。学院由著名的天主教教会的Vinvent de Paul负责管理和运作。社会工作学院发展了一个针对社会工作和医药培训的为期三年训练项目。许多的学生从这里毕业直到1975年社会工作学院停止了培训。1969年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和联合国开发计划(UNDP)的支持下,另一所社会工作学院再次在西贡(今胡志明市)建立,这所学校由越南社会事务部负责,提供一些不同的学位训练课程,如管理者或社会工作者(一年或两年的训练期),训练的课程很新也很有效。一些从这所学院毕业出来的学生可以到政府系统里谋其高位。6年后也就是1975年这所社会工作学院也停办。以上是1975年越南南部社会工作发展的概况。[3]

从1954年到1976年,在越南北部,政府资助了所有的社会服务活动的经费,国家面向孤儿、老人和战争老兵等提供服务。1965-1976年越南抗美战争时期,越南北部实行了社会保险制度和集体福利制度,劳动者生病、生孩子、劳动事故、丧失劳动能力等都可以国家照顾,治病不花钱,政府对社会福利负担过重。[4](P349)社会工作在这一时期的越南内部几乎找不到位置。

(二)1975-1986年的越南社会问题和社会工作发展概况

1975年4月30日,越南终于统一和解放了,但是包括法越战争、美越战争、越南共和国民主革命等在内的持续三十年的战争,造成了越南约500万平民死亡,留下了88万孤儿、100万寡妇、20万残疾人、20万妓女和大片的雷区。[5] 1976年7月,越南定国名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至今。1979年越南新执政领导发动了侵略中国边境的诸多事件并在越南境内发动了大规模的排华运动,迫使1979年中国发动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越关系1991年恢复正常。1976年后,越南面临着战争遗留的创伤、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包围和禁运、连续的天灾、急躁冒进的发展时势等诸多社会问题和压力,1986年越南的通货膨胀率高达774.7%。[6]

1976-1990年间,越南南方农村30%的农民由于历史、战争等原因丧失土地只能去扛活、佃耕; 1975年越南南方失业率高达300万人。美伪时期的奴隶制度和堕落的生活方式使得约100万人患上性病,20万人染上梅毒,仅胡志明市就有15万人吸毒。[4](p352-353)

1975年到1986年,整个越南的社会工作专业的训练和实践几乎都中断了。

(三)1986年至今的越南社会问题和社会工作发展概况

1986年越南实行的改革开放(“doi moi”policy)战略,对使得越南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包括社会工作的恢复与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这一时期,越南的社会问题也异常的严重。例如,截止1992年,越南全国共有600万人领取养老金或需要社会补助,但越南政府只能补助总人数的50%,其中享受补助的100万人生活仍然十分困难。[7]据统计,1992年越南共有50万伤病兵、近200万残疾人、约20万孤寡老人需要救助。

为保证少数民族的教育公平性,2000年越南成立了近250所住读民族学校,100多所半住读学校;扫盲和普及小学教育基本完成,普及初中教育正在进行,15岁以上的国民近94%识字。[8](p234)但在山区和偏远地区政府还积极开展扫盲教育工作;针对残障儿童采取了混合、半混合、专门班级等形式开展教育,据统计2010年越南残障儿童的受教育率达到70%。[8](p235)

近年来越南的社会问题还是比较突出:

(1)卖淫问题。越南卖淫问题背后的呈现的是越南重男轻女的现象,加上越南人口男少女多,使得许多的女性难以成家,他们要么被纳为小妾,要么被父母卖给人贩去做性工作者(还出现了性工作者聚居村落)。据越南公安部统计,越南每年约有10万名妇女卖淫,近100万的妇女堕胎。[8](p262)

(2)人口贩卖与跨国婚姻问题。在越南还出现跨国婚姻热潮,也出现了将越南妇女作为新娘展卖的现象。“拥有一个大女儿,胜过拥有肥沃的稻田和水牛”是越南民间流行的说法。[9]据胡志明市妇联统计,1996-1998年该市有13065人嫁到国外,其中50%嫁到台湾

(3)吸毒与艾滋病感染问题。据统计,越南共有吸毒人员18万人,河内市每一个坊约有30名吸毒者。据统计,截止2002年越南61个省和直辖市有15214人感染艾滋病,1558人死亡。[8](p262)

(4)贫困、公共服务水平低、儿童福利水平低及其他。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说,虽然越南国家的贫困比率已经从1995年的58%降到了2008年的14%,但是扶贫的工作仍然任重而道远。过去20年越南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取得了较快的发展,但是产妇和新生儿的高死亡率、营养不良、医疗设备和医疗卫生的缺乏、水质差、艾滋病从母亲向婴儿的高传播率、儿童损伤等持续地威胁着越南儿童的生命。[10]

有学者认为,开始于1989年的越南经济政策的改革及紧跟其后的、面向穷人的公共资源服务的效果并不佳,尽管越南在公共基础服务方面的广泛普及,也取得了较大的进步,但近二十年越南国家提供的公共服务在数量和质量上呈现恶化的趋势。[11]

为此,越南政府近年来一直在推进现代化文明建设,[8](p61-63)一是消除各种社会弊端,如反走私和人口拐卖、反对各种色情活动、预防艾滋病、加大戒毒力度等,二是反对腐败,积极推进移风易俗工作,厉行节俭等。

越南在地方也设置了乡、镇、坊、社区等基层管理部门,其中每个层次的管理都要设立党委、人民议会、人民委员会(政府)和祖国战线等四大部门。越南的农村居民聚居区一般设立村、社、寨、屯、庄、邑;城市居民聚居区一般设立街道和居民组。[8](p175)政府通过这些基层单位向居民提供各式各类的社会服务和实现社会管理。

社会工作专业发展方面,1986年改革开放实施后,社会工作在越南得以恢复和继续发展,面向政府职员和大众组织人员的短期社会工作培训课程得以开展,社会工作培训的需求也在增加。为回应这些需求,胡志明市和一些省市的前社会工作者主动聚集形成非正式的团体来发展社会工作训练。1989年,社会工作训练和研究中心正式成立,之后中心发展了许多的训练、研究和社会项目评估工作。1992年胡志明市开放大学的妇女研究系把社会工作的理论和实务知识融入该系的社会学文学学士的课程中。这是越南第一次在一个大学里正式地把社会工作列为训练项目的内容和课程。当时的训练课程有三个具体的专业科目:性别发展、社会学和社会工作。2003年妇女研究所重新命名了社会学系的三个专业科目名称:性别发展、社会工作和社区发展。2004年,越南教育和训练部批准越南胡志明市开放大学把社会工作发展成一门学科、一门专业并单独考试招生。这是越南国家顾问委员会多年探讨社会工作课程标准的结果。顾问委员会的成员有越南国家教育和训练部、劳工部、残疾人和社会事务部、社会工作专业和越南南部1976年前培养的社会工作者代表。据统计,1992-2005年,越南胡志明市开放大学共培养了大约600个学过含社会工作课程的社会学文学学士。

目前,越南的社会工作教育还处于起步阶段,只有少数人拥有社会工作硕士文凭,师资和人力等方面需大幅度提高。2012年11月越南胡志明开放大学和慕尼黑应用科学大学合作在越南举办了一场题为“社会工作在越南”的研讨会,研讨会指出越南几乎还没有出版过与社会工作相关的本土教材。[12]社会需求量大而社会工作者不足成为了越南社会工作发展的难题之一。

《越南新闻》网2010年9月报道说,越南全国范围内面临社工短缺,为此越南政府启动了一个约4640亿越盾折合250万美元的项目,以改进所有的社会工作者工作技能和提高儿童保护项目的效果;提升50%的社会工作者和合作伙伴在农村工作的技能和服务水平;报告说目前越南有12000多个社会工作者但大部分都不是全职工作,约有7000个义工和伙伴在儿童部门工作。目前越南至少需要1万个具有专业学位的社会工作者。[13]约于2010年,社会工作在被越南政府认定为一个新的职业和专业出现,据了解目前越南尚未启动社会工作职业资格考试。

二、越南社会工作发展路径(一):国家主导下的越南社会工作的职业化和专业化发展之路

据了解,在2009年越南岘港市举办的“发展社会工作行业高级研讨会”上,与会者达成了几个共识:一是认为目前在世界上多个国家社会工作已经正式是一个行业;二是肯定了发展越南社会工作使之成为一个行业的重要性并建议从国家层面起做好发展规划;三是认为发展社会工作使之成为一个行业是国际趋势。越南政府已经督促劳动及荣军和社会部配合相关部门编制越南国家社会工作发展提案,希望把社会工作发展成为一个专业行业,在起草的发展越南社会工作的计划中,确定了从2009年到2020年十年时间,把从事社会工作的干部和工作人员数量共增加到6万人,逐步制定完善社会工作者的职称、业务准则等机制。[14]

2011年7月21日,胡志明市(Ho Chi Minh City)开始实施越南国家批准的32号提案——社会工作专业发展提案(2010-2020年)。提案计划在未来十年,从国家财政、地方财政和ODA划拨经费约为2.347万亿越盾,来促进越南国家社会工作的专业化和职业化发展。计划从2011年到2015年,胡志明市力争实现社会工作者数量在现在基础上增加10%的目标,并对此队伍的50%进行专业技能培训。从2016年至2020年力争再增加10%,并对剩下30%的社会工作者进行专业技能培训;协助建立郡级、县级社会工作服务模式。计划2020年前将培训35000个社会工作者,同时对政府系统的25000工作人员进行社会工作的主题培训。[15]

从越南社会工作发展史来看,社会工作在越南的发展特点和中国一样也呈现了嵌入型的特点,即。

在专业社会工作传入越南之前,越南本土性的社会工作部门也存在,如越南共产主义青年团、越南总工会、越南妇女联合会、越南青年联盟,此外还有越南青年联合会、学生联合会等社团。[8](p172-173)这些传统的社会工作部门兼有政治性和服务性两大特点,从专业社会工作的额角度看,其状况与中国的差不多,都是行政性过强、服务性过少,需要一个专业化的发展过程。

三、越南社会工作发展路径(二):借助国外力量促进专业教育的交流和发展

越南社会工作发展的路径之二,就是一方面把越南青年人或越南的社工院校、社工服务部门的从业人员送到国外去学习深造,等学成归来之后再“反哺”越南的社会工作;二是引进资金和人才指导到越南本土来开展一些促进社会工作专业和专业发展的工作。如在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250万美元的支持下,2012年11月起,美国圣荷西州立大学(SJSU)社会工作学院将实施一个为期三年的促进越南社会工作教育发展的项目计划。[16]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社会工作学院(WVU School of Social Work)也和越南的安江合作大学(An Giang University)合作共同推进越南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

加拿大的纽芬兰纪念大学护理与社会工作学院和越南工人与社会事务大学合作实施了一个为期五年的合作计划。这个计划希望通过越南农村的公共卫生与社会服务进而起到扶贫减贫和促进人的发展的目的,其中社会性别平等(gender equality)的主题始终贯穿其中。项目计划实施的策略之一是对越南本土的工作者进行TOT(training the trainers)的培训,提升越南本地的社会工作者的能力,改进越南社会工作教育和训练的质量。[17]

亚洲社会研究所(Asian Social Institute)通过与一个专注于服务难民、灾害受害者、边缘群体的国际组织“社区和家庭服务国际”(Community and Family Services International,CFSI)合作,在越南实施社会工作教育项目中专门提供技术支持。这些技术支持主要是面向劳工、残障人士和社会事务的政府部门以及高院的社会保护中心和社会工作中心的人员。项目由大西洋慈善组织(Atlantic Philanthropy)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提供资金支持,从2011年起持续四年。亚洲研究所承担的工作是:在训练课程设计、社会工作行政教材、TOT培训及项目效果评估等方面提供技术支持。设计持续35天、共七个内容版块的社会工作初级课程,培训后考核通过者颁发证书;设计15个学术单元的社会工作硕士课程,通过者有可能获得社会工作硕士课程证书。项目预计使400人获得社会工作初级课程证书、100人获得社会工作硕士课程证书。多年来,亚洲研究所培养的约40个社会工作者在越南的政府部门、非政府组织、高校和教会工作。[18]

而类似的教育援助或专业促进活动在2007年越南和中国台湾就已经开始了。自2007年起越南和中国台湾连续合作举办两次了“台越社会工作专业教育交流”,希望通过交流促进越南社会工作教育的发展:[19](1)相互组团参观、调查访谈促进专业交流。如2008年4月和8月,台湾团队就到越南胡志明市胡志明人文與社會大學、胡志明社会科学院等单位举行交流座谈会共四次,出席人数36人次。(2)台湾组建研究团队,到越南对其课程设置、教育体系的文化和历史背景等进行研究。(3)台湾团队向越南转移台湾社会工作教育和发展的经验。(4)两地社工院校结盟,台湾招募越南毕业生来台攻读社工硕士,探讨两校远程网络教学。(6)台湾团队还在越南培训种子老师和社会工作者,后让其在越南就开展“外籍配偶境外辅导课程”;澄清媒体对台越跨国婚姻和台湾社会的误解和偏见。(7)双方定期举办学术研讨会,發展社會工作多元文化知识課程,提升双方社会工作多元文化实务能力。2008年在中国台湾举办的“由跨國婚姻探討助人專業工作者之挑戰與契機國際研討會”有来自越南本土的专业和学者和来自台湾16个县市200多位一线实务工作者参加交流和分享。

四、越南社会工作发展路径(三):越南宗教慈善团体和非政府组织的本土探索与推动

社会工作的兴起和发展不是事先计划好的,专业的社会工作起源于西方教会的慈善行为,对19世纪后期人道主义思潮回应人类苦难的产物。同样在越南专业社会工作发展滞后的情况下,越南的教会组织开展的各类社会服务和社会发展活动成为了越南社会工作发展的路径之一。在越南,儒家思想和佛教(教徒约3200万人)占主导,[2](p3)越南的宗教还有道道教、天主教(全国教徒约510万人)、高台教(教徒约200万人)、和好教(教徒约150万人)、基督教(约40万人)、回教(约6.5万人①)等宗教。[20]这些宗教传统中都蕴含着丰富的慈善思想和文化,其慈善行为具有一定意义上的社会工作功能。如伊斯兰教宣扬的“仁爱思想”是其基本的价值观之一,并通过以纳天课、行善举等行为践行。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越南的情况和中国有一些类似,越南本土性的社会工作者如教会中慈善部门的工作人员、越南国家劳动荣军社会部系统内的工作人员、越南社会公益组织的工作者等并非是专业的社会工作者,但其从事的是社工实务领域的工作,可称为传统的社会工作者。虽然不是专业的社工或不是持有社工职业资格证的社工,但他们却是越南社会工作本土化和专业化推动的力量之一。

如越南天主教主教团慈善与社会服务委员会正在对越南境内的三十五个教区筹建一个行动网络,培育对社会工作者(确切地说是慈善与社会服务人员)有关社会工作、社区开发、生物伦理和教会知识。此外,教会还举办了全国性的社会工作服务研讨会,还和政府部门合作为佛教、越南本地的高台教等不同宗教背景的社会工作者举办两次研习会。,这些社会工作者在越南的不同地区服务当地的残障人士、艾滋病患者、吸毒和酗酒者。[21]一些教区的天主教还成立了“天主教母亲协会”等公益团体,为教会家庭和弱势群体提供公益服务。[22]

越南本土的非政府组织也是促进该国社会工作快速发展的另一支本土力量,他们具有公益性、服务性、志愿性、组织性、自治性、公民性等特点。越南非政府组织服务的领域有环保、弱势群体和特殊群体服务、灾害救援与灾后重建、气候变化应对、农村社区扶贫等工作。他们开展的发展工作和服务工作为越南社会工作的本土化积累了经验如参与社会大型项目的环评、为群众发声、开展社会倡导等。下面的例子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越南河流密集,有大小河流1086条,丰富的水资源使得越南今年来大力新建水电发电厂,在这过程中,越南的NGO也积极参与新建水电厂的环境评估工作,并积极通过媒体等发布环评报告。例如越南胡志明市东北方向有一条主河流同奈河(Dong Nai River),2011年政府计划在同奈河上建Dong Nai6和Dong Nai6A水力发电厂,越南自然和环境保护协会(the Vietnam Association for Conservation of the Nature and Environment ,VACNE)做了环评,认为这个水电厂的建立对越南Cat Tien 国家公园的生态系统的影响不是很大,只是会淹没公园外部137公顷的土地,还可能会对生活在那里的独角犀牛(one-horned rhino)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水电站的建立后每年可以生产1000兆瓦小时的能源。VACNE最后发表声明同意支持建立水力发电厂,这一声明进而引起越南更多的人和组织对这环境问题的关注。越南河流网(the Vietnam Rivers Network)的代表则认为这个水电站项目估计只会让项目投资方获取经济利益,但对当地的生态环境而言是一个灾难;而且当地的居民、少数民族非常穷,他们对生存安全政策的渴望剩余对能源安全政策的渴望。乐施会(Oxfam)参与评估后也发出了反对建设第六个水电厂的项目提案,成千上万的网民通过发邮件等方式表达了在同奈河上继续建水电站的忧虑,倡导政府取消建设Dong Nai6和Dong Nai6A水力发电厂的计划。[23]

李飞虎认为,宗教慈善团体和非政府组织一定意义上和社会工作有着紧密的联系和共同点:如它们都追求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为弱势群体和边缘群体提供服务,注重发展服务对象的能力,促进服务对象的参与、自决,自组织发展,都具有解决社会问题、促进社会和谐的功能,工作的领域存在着角度的重叠性(如反对家庭暴力、环境保护、扶贫助残、社区发展、灾害管理)等。[24]越南宗教慈善团体和非政府组织的发展为越南的社会工作的专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公民社会的土壤,也成为吸收着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就业的平台。

五、越南社会工作发展路径(四):国际发展组织在越南开展工作的推动作用

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际发展组织(INGOs)在全球非常活跃,2000年国际发展组织的数量已经达到了45647个,[25]越南也是众多国际发展组织关注的国家之一。如澳大利亚国际发展署、美国国际发展署、世界宣明会、乐施会等国际组织均在越南开展项目或设立办事处。国际发展组织作为非国家行为体在尊重对方国家主权的前提下进入一些发展中国家实施项目、开展发展工作,其工作领域包括人权、气候变化与应对、社区发展、儿童保护、社会性别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保护、非政府组织能力建设等。这些INGOs除了提供资金、知识和经验、理念、操作工具等服务外,更强调发展的理念,培育了越南的一批精英和社会工作者,孵化一批本土的发展组织和社工机构,对于越南社会工作的发展扮演着重要的推手角色。

例如,一个叫做VAP(Volunteer Action for Peace)的国际志愿者组织也常驻越南开展系列的服务工作和发展。查看其网页上介绍的不少于六个月的、在越南境内开展的社会工作项目活动来看,类似于VAP的国家志愿组织或国际发展工作者的介入将有力地促进越南本土的社会工作和越南民间社会公益组织或福利组织的发展。在2011年1月-2012年12月,VAP和越南本土的公益伙伴VPV (Volunteers for Peace Vietnam,越南和平志愿组织)在越南境内实施了15个发展性或服务性的公益项目,如在一个叫做Ha Cau Centre的地方为无家可归的儿童和青少年提供社会工作服务;在越南海阳省福利中心(Hai Duong Welfare Centre)提供照顾残障儿童的服务;在越南河内市和巴亭郡的希望中心(Hope Centre)为智障儿童提供服务;在河内的“越南友谊村”(Vietnam Friendship Village)为智障人士、肢体障碍人士和退伍老兵提供服务;在河内的和平村(Peace Village)为残障儿童提供服务。[26]

此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在越南设立了办事处,开展儿童生存救助、教育、儿童保护、地方儿童友好项目、社会政策与发展计划等工作。[27]加拿大政府通过加拿大国际发展署(Canadian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gency ,CIDA)向加拿大预防饥饿基金会(Canadian Hunger Foundation,CHF)提供资金,让CHF在越南开展参与式发展能内容的越南NGO能力建设(Vietnamese NGO Capacity Building)项目。他们期望通过2年的项目期,让越南的NGO提升能力,在食品安全、扶贫与可持续生计、草根动员、气候变化应对、社区防灾减灾等领域动员草根组织参与和实施面向弱势群体和少数民族的项目,同时通过自主小额项目的方式,提升越南NGO间的沟通与协作能力,提升社区服务和社区发展的能力,最终促进越南公民社会的发展。[28]

结语

专业社会工作在某一个国家的传入并非必然。越南专业社会工作的发展也具有嵌入性的特点,其专业发展始于1949年在法国红十字会和法国大使馆支持下创办的社会工作学院。囿于战争、政治干预、历史等因素,专业的社会工作在越南的发展也曾出现过中断的情形。面对着越南较为严重的社会问题,越南国家政府一方面大力完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制度,发挥本土性的、传统社会工作岗位的功能;另一方面2009年起开始重视社会工作专业教育并投入巨资培养和培训专业的社会工作以应对急迫的社会需求。在越南,四种力量影响着其专业社会工作的发展:一是国家和政府对社会工作发展的干预和主导,二是越南本土的宗教慈善组织、非政府组织的探索和实践,三是国际发展组织在越南的项目与活动,四是越南社会工作教育界及国外社会工作教育界在“文化自觉”的高度推动着越南社会工作的发展。

(注释:)

①越南的回教分为旧回教(婆尼教)和新回教(伊斯兰教)两派,截止2003年约2.3万人信仰伊斯兰教。

参考文献:

[1]许家康,古小松.中国-东盟年鉴2004[M].北京:线装书局,2004.

[2]刘咸岳,黄铮主编.2001年越南国情报告[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01.

[3] Le Chi An,Social Work in Vietnam: From Charity to Scientifi Perspectives,Journal of Independent Social Work.

[4](越)阮文集主编,许志生等译.越南经济四十五年(1945-1990)[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2.

[5]胡海波编著.1961-1975越南战争启示录[M].济南:黄河出版社,2009.

[6]越南社会科学院史学院编,韩裕家等译.越南大事记1945-1968[M].北京:军事谊文出版社,1991.

[7]越南国家计划委员会编,李伟译.,2000年越南社会经济[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2.

[8]陈宏章主编.越南研究[M]. 北京:军事谊文出版社,2003.

[9]越南少女可悲契约:出卖肉体养活家人[EB/OL].中国新闻网,2012-11-20.

[10]http://www.unicef.org/vietnam/activities.html

[11]http://ideas.repec.org/p/fth/wobadi/376.html

[12]Social Work in Vietnam: HCMC, HCM Open University/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 Munich, seminar:2012-11-29 [EB/OL].http://www.hss.de/southeastasia/en/vietnam.

[13]Training project to ease social worker shortage[EB/OL],http://vietnamnews.vn/social-issues

[14]揭秘:越南女人为何争相嫁入中国[EB/OL].中国日报网站.

[15]胡志明市开展社会工作专业发展提案[EB/OL].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16] http://blogs.sjsu.edu/today/2012/usaid-funds-social-work-in-vietnam[EB/OL],2012-11-15.

[17]Gien L, Taylor S, Barter K, Tiep N, Mai BX, Lan NT,Poverty reduction by improving health and social services in Vietnam,Nurs Health Sci. 2007 Dec;9(4):304-9.

[18]Evelyn Magnata,Social Work Education ProjectVietnam[EB/OL].http://www.asinet-online.org

[19] http://mit6.meiho.edu.tw/onweb.jsp?webno=3333333334

[20]覃圣敏.东南亚民族:越南、柬埔寨、老挝、泰国、缅甸卷[M].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2005.

[21]越南教会大力推动内外合作开创教会社会牧职新纪元[EB/OL].2004-9-17.

[22]越南:天主教母亲协会成为教会和社会的得力助手[EB/OL].信德网,2011-03-09.

[23] http://www.cleanbiz.asia/news/environmental-ngo-supports-vietnam-hydropower-plants [EB/OL],2010-10-10

[24]李飞虎.试论社会工作与中国非营利性组织的发展[J].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学报.2009(12):5.

[25]杨烨.国际非政府组织(INGOs)的角色分析[D].华东师范大学,2006.

[26] http://www.vap.org.uk/asia/vietnam/social-work

[27] http://www.unicef.org/vietnam/activities.html

[28]Vietnamese NGO Capacity Building for Inclusive and Participatory Development[EB/OL]. http://www.chf.ca/where-we-work/asia/vietnam

(本文于2013年5月发表于广西大学学报*增刊版)

[作者简介]

何乃柱(1984—),男,广西南宁人,2013年12月毕业于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民族社会学专业。现为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专业教师。研究方向:民族社会工作等。联系电话:18807739792 henaizhu@163.com

和秀涓(1978—),女,纳西族,云南丽江人,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讲师,研究方向:社会工作教育和社会工作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