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卡伦·荷妮:1885年出生于德国汉堡。1914年师从亚伯拉罕后,逐渐成为柏林精神分析运动的中坚。希特勒执政后移居美国。通过自己的临床实践,及与阿德勒、沙利文、弗洛姆之间相互影响,逐渐对弗洛伊德学说产生怀疑,并与之决裂,1952年在纽约逝世。荷妮是新精神分析社会文化学派的主将。她自称曾应用弗洛伊德理论于临床实践达15年之久,后由于不满意治疗效果而产生了重新评价精神分析运动的想法。她强调社会环境、特别是家庭环境、双亲在对人格形成中的作用,认为人格结构是真我、实我和理想我的组合;人的发展变化取决于文化环境的影响,而文化是复杂的社会过程的产物。她将精神分析的解释重心从个体之内转向个体之外,从生物本能转向社会文化。卡伦·霍尼今日已被公认为是与阿德勒、荣格、兰克、弗洛姆等齐名的西方当代新精神分析学派的主要代表。她的重要著作有《精神分析新法》(1939)、《自我分析》(1942)、《我们内心的冲突》(1945)、《神经症与人的成长》(1950),以及她去世后整理出版的《女性心理学》(1967)等。

内容简介

在《神经症与人的成长》这本书中,卡伦·霍尼把神经症患者的人际关系倾向划分为“亲近人”“逃避人”“攻击人”三种形式,又称为“自谦型”“脱离型”“夸张型”。常人也会运用这三种模式,但是在神经症患者身上,这三种倾向都是强迫性的,不由分说的,一旦某一倾向占了优势,则是绝对而不能自由切换的。另外,不同于一切从童年经验里挖掘根源的弗洛伊德,霍尼通过大量的临床经验的总结指出,神经症系统乃是一个动态的机制,它自成一体,独立并且随时随地发展变化。例如它会被挫伤,然后不经由当事人的意识发现而能自动重生。恰如出卖灵魂给魔鬼的神话所述,神经症患者为获得“永恒”“无限”“伟大”“光荣”,与魔鬼签约,却付出了一生囚禁于内心牢狱的惨痛代价。

在解释人的内心根本冲突方面,霍尼把人的核心矛盾分为两个,一个是“自谦”与“夸张”的倾向间的矛盾,另一个更为根本的也更为隐蔽的,是“理想自我”与“真我”的冲突。在这里,不同于弗洛伊德的“超我”之克制“本我”,而是大大地向前迈了一步,认为“理想自我”残酷打压“真我”,而“真我”又殊死搏斗顽强求生才是一切的根源。

书评

为什么我们的内心会充满各种冲突呢?这些冲突源自何处?霍尼的解释是,每个人的内心都会构建一个“理想自我”,这是一个梦幻又脆弱的东西,它是我们获得尊严和意义的源泉,然而也是我们变得虚荣和焦虑的原因。一个人汲汲营营地塑造一个理想化的自我,是一个人获得自我价值的过程,然而悲剧化的现实是,这个理想化的自我往往严重偏离我们真实的处境中所表现出来的那个自我,比如说一个内向自闭的人的理想却是成为一个可以在大庭广众夸夸其谈的人;一个暴躁狂妄的人,却梦想成为每个人的sweetheart。最为典型的理想与现实的冲突表现就是,极度自尊和极度自卑之间的冲突,前者是一个人的理想化的自我,然而现实的打击又无法驱散自卑的心理阴影。

尽管霍尼没有指出这些冲突中包含的病态,这些冲突起码破坏了我们内心的平静。一个人怎样才能平静下来,从分裂的人格中走出来?霍尼的答案似乎是很简单的,首先我们要直面一个真实的自我,而不是沉浸在一个理想化却是虚幻的自我之中,在认识这个“真实”的我之后,一个人的人格才能获得健康的土壤,进而茁壮成长。这让我想起电影阿甘正传中的丹上尉,在他和他的神得到了和解之后,他终于找回了内心的宁静,从心理学的角度解释,也可以说在他真正地接受了真实的自我之后,他终于可以解除了焦虑和愤懑而归于平静。

如果套用霍尼的理论,我们的周围,处处可以看到类似的神经质的人格特点,充满了对自我的不安全,焦虑不安,贪欲,虚荣心,心理不平衡…说得严重一些,健康和充实的人格反而是最少见的。真正的自信,而非自我保护式的狂妄;真正的与人为善,而非不愿和人起冲突的懦弱圆滑;真正的超脱,而非故作清高实际上其欲灼灼的自我表现,一个真正健康而有活力的人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以实现的宏伟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