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作者简介

《第二性》的作者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de Beauvior.1908-1986)是当代法国最杰出的存在主义的女权作家,也是学识渊博的女学问家。

她是存在主义哲学的创始人之一萨特的终身伴侣,他们虽然共同生活了50年,却没有结婚,因为“我们认为,按照我们的信念行事,认可这种非正式的婚姻状态,是合乎道德的”(引自《波伏娃自传》,第二卷)。

1943年,波伏娃的长篇小说《女宾》问世,从此,她一越而成为作家。

1945年,她以反法西斯为主题的小说《他人的血》出版,在法国引起强烈反响,她的作家才华得到公认,在短短的两年中,这部小说就再版了32次。

战后,她把主要精力放在妇女研究方面,1946-1949年,全力以赴地投入了《第二性》的创作,1949年,《第二性》在法国出版,立即轰动一时,被誉为“有史以来的讨论女人的最健全、最理智、最有智慧的一本书”,甚至被尊为西方妇女的“圣经”,从而成为西方女权主义的理论经典。

1952年,该书被译成英文,在美国一版再版,成为当时美国的最为畅销的书籍之一。此后,该书被许多国家出版,成为各国妇女研究者的必读之书。

二、内容简介

女人,为我们熟知而又陌生,自从地球有人类以来,她就成为永恒的主题,备受人们的赞誉、诅咒和诋毁。伟大的女人和伟大的男人一样崇高、神圣;险恶的女人和狠毒的男人一样凶残、卑鄙。

本书分上下两卷,第一卷主要是从女性群体的角度去讨论女人问题,是全书的理论框架。

作者首先从生物学的角度探讨了雌雄两性的性生活,从最简单的单细胞动物一直到复杂的哺乳动物,详细论述了单性生殖和有性生殖的种种表现,揭示了动物界当中出现的雌雄分体、雌雄同体、雌雄间体和雌雄嵌体的有趣现象,认为单性生殖和有性生殖具有同等重要的作用、驳斥了将女性等同于子宫或卵巢的观点。

接着,作者介绍了精神分析学的妇女观,认为弗洛伊德的所谓的“恋父情结”,是根据他依照男性模式得出的“恋母情结”炮制出来的,实际上女性是否存在“恋父情结”,大可质疑;从而批判了弗洛伊德的以男性为中心的、把女性的生理、心理和处境归结为“性”的“性一元论”。

作者也论述了马克思主义的妇女观,认为马克思主义有关妇女的论述,对妇女理论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尤其是私有制或世袭财产的私有制的出现,是妇女受压迫的一个根本性根源的观点,对研究妇女的历史和现状更是起到了奠基性的作用。作者认为,从经济角度研究妇女,是历史的一大进步,社会主义制度终将消灭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但“经济一元论”也是有其局限性的。

作者还用大量篇幅论述了从原始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苏联社会),妇女的处境、权利与地位的变化,揭示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

作者接着讨论了东西方神话中的妇女权利与地位,指出了对处女的崇拜只是在私有制出现以后,男性为了保证世袭财产能够在父系范围内继承,才确立的一种制度,而妇女因此才成为生产继承人的工具的这一重要的历史事实。作者指出,与此相反,在私有制出现以前,即在远古时代,人们恰恰认为处女是“邪恶的”、“不吉利的”,并把处女交给过路人或神殿的僧侣。交给前者是因为,过路人对处女的“魔力”可能满不在乎,交给后者是因为,僧侣具有神圣的力量,可以战胜处女的“魔力”。

作者还以司汤达和D・H・劳伦斯等五位作家为例,讨论了西方文学对妇女的态度。

三、书评节选

“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第二卷一开头开宗明义的这句话后来成了波伏瓦被引用最多的名言之一,也确实是全书主旨的最佳概括。与许多一味强调女性特质甚至拼命贬低男性的所谓现代女性主义不同,波伏瓦所强调的是两性的相似而非相异。全书的分析可以说都围绕着这句话展开,第一卷从理论层面讨论生物性、历史和文化对女性地位形成的影响,第二卷具体剖析一个女性是如何在人生的各个阶段被塑造为女人的。就像黑人一度曾被置于奴隶地位又被人以他们在这种不利地位下的必然表现推断出“黑人的特征就是愚笨、粗俗、懒惰”的“黑人特质”,以此证明他们的劣等一样,女人同样被塑造出了一种虚幻的“女性特质”。

这种特质有时表现为赞美,诸如温柔、美丽、细腻、富有同情心,都是经常被给予女性的荣誉。但它们更多地被用在证明或暗示女性的劣等性上,有时是有意,有时则是源于根植在思想内的观念的无心表露。
以刚才提到的“男性女性化”词条为例,点进去之后,里面的详细解释如此说道:“国内存在比较严重的阴盛阳衰现象是不争的事实。早在20世纪80年代,我们就在呼唤中国的男子汉,可是到现在都没有成效,反而情况越发恶化。中国如果缺乏一大批智慧、坚毅、富于挑战性、勇于承担责任、胸怀宽广的真正的男子汉,很难相信这样的民族会有真正强大的竞争力。……男女有性别差异,社会期待对男女早有分工,男性就要有男子气概、刚强、有社会担当、有责任感,只要符合这个社会数模才不会把自己的角色搞混。”

换句话说,编撰者所谓的“女性化”,指的其实是“愚蠢、软弱、缺乏挑战性、不敢承担责任、胸怀狭窄”——这样的人泛滥会令民族缺乏竞争力毫无疑问,但问题是为何描述这样的人的词语会是“女性化”?这便是以“女性特质”来作为不平等依据的一个典型例子:看似是在指责男性,实际上却是在贬低女性;看上去并没有说出“女性低劣于男性”这样明显的歧视词句,但却试图让听者潜移默化地接受“女性=愚蠢、软弱、……”的观念。由此推出不应给女性以和男性同等的地位并不困难:拥有这些女性特征的男性尚且不值得尊敬,那么女性本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