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社会学研究生 杨楠楠

   (一) 整体框架

本书的整体内容概括为:媒介(公众话语的形式)通过超过其自身的意义(即隐喻)创造了我们文化的内容和质量、公共话语的内容和意义、思维方式。在印刷机这种媒介统治下,美国的公共对话清晰易懂、严肃而有理性;但在电视的统治下,公众话语变得无能而荒唐。本书是对20世纪后半叶美国文化中最重大的变化——印刷术没落,电视时代蒸蒸日上——的探究和哀悼。

 一、提出我们将会毁于我们对娱乐的欲望。(前言)

 二、阐述“媒介”对公众话语方式的决定性影响。(1&2)

 三、印刷机媒介下美国的话语方式清晰易懂,严肃而有理性。(3&4)

 四、电报和摄影术通过创造伪语境的逻辑冲击“阐释时代”,“娱乐业时代”兴起。(5)<伪语境的作用是为了让脱离生活,毫无关联的信息获得一种表面的用途>

 五、电视统治下的“娱乐业时代”。(新闻业、宗教、形象政治、教育)(6-10)

六、呼吁重视“媒介政治和媒介认识论”以应对冲击。(11)

 

(二)摘要(黑色字体)与随想(加粗字体)

1.在《一九八四》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郝胥黎担心的是,我么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前言)<有时间读读《一九八四》、《美丽新世界》这两本书再做对比>

2.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是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p4)<谁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呢?仅仅是电视吗?只是一个信息传播途径而已,真正的是以电视为中心的认识论污染了大众交流。电视不仅是一种机器,更是话语的一种结构,它排除或选择某类型的内容,然后不可避免的选择某一类型的受众。>

3.在电视上,话语是通过视觉形象进行的,也就是说,电视上会话的表现形式是形象而不是语言。<电视的用途决定了它的性质,因为电视本来就是放松时才会使用的,不是进行深度思考的工具,而且观看它的环境也决定了它的娱乐作用,电视一般会放在放松休息场所的客厅,没有谁会在书房放个电视吧>

4.深入一种文化的最有效的途径是了解这种文化中用于会话的工具。媒介的形式偏好于某些特殊的内容,从而能最终控制文化。

5.政治家原本可以表现才干和驾驭能力的领域已经从智慧变成了化妆术。(p4)<在现代社会,外貌在同等竞争条件下绝对是加分项>

6.我们的语言即媒介,我们的媒介即隐喻,我们的隐喻创造了我们的文化内容。(p17)

7.阐释时代,所有成熟话语所拥有的特征,都被偏爱阐释的印刷术发扬光大,富有逻辑的复杂思维,高度的理性和秩序,对于自相矛盾的憎恶,超长的冷静和客观以及等待受众反应的耐心。

8.任何哲学都是某个阶段生活的哲学。任何认识论都是某个媒介发展阶段的认识论。

9.形式决定内容实质。

10.思维方法在以文字为中心的文化和以图像为中心的文化中的不同体现。<铅字时代,留在人们脑海里的著名人物往往是他们的著作、社会地位、观点和知识;而今年来,公众人物进入你脑海的往往是一个图像,一张脸,而至于他们说过什么,你可能一无所知。>

11.对于电报来说,智力就是知道很多事情,而不是理解它们。内容类似口号,容易让人记住,也容易让人忘记。

12.像电报一样,照片把世界再现为一系列支离破碎的事件。没有开始,没有中间,也没有结束;存在的只是现在,而不是任何一个故事的一部分。

13.电视机的用途——照亮书本的光源、电子布告牌、书架。

14.娱乐是电视上所有话语的超意识形态。

15.电视是我们文化中存在的、了解文化的最主要方式。<现在可能不是电视了,更多的是手机,电脑等>

16.改变了人们对于信息的态度:过去人们是为了解决生活中的问题而搜寻信息,现在是为了让无用的信息派上用场而制造问题。<比如现在电视上各种综艺节目纯属娱乐>

17.如果说电视是某种东西的延续,那么这种东西只能是19世纪中叶源于电报和摄影术的传统,而不是15世纪的印刷术。

18.电视是一个表演,不允许说话者的思考过程,它需要的是掌声,而不是反思。<现在的很多综艺节目都是经过事先无数次的排练而来的,现场的各种问答都是不给思考的时间,而且对于这么宝贵的时间,为了提高收视率,都是争分夺秒的争取观众的笑声,而观众只需要跟着情景走,对于事先排练好的场景,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紧张与思考,因为只要呈现在电视上的就不会允许失误与失控。以前听到感觉荒唐的一句话:经常看电视的人会变笨!现在看来不无道理。>

19.无法察觉谎言的社会是没有自由的。

20.电视最大的长处是它让具体的形象进入我们的心里,而不是让抽象的概念留在我们脑中。

21.真正的危险不在于宗教已经成为电视节目的内容,而在于电视节目可能会成为宗教的内容。

22.西方民主社会将莺歌燕舞、醉生梦死的消亡,而不是带着镣铐一路哀歌。<看今年美国大选,是否是西方民主的一种倒退,或者说民主将何去何从,值得反思>

23.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24.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25.一种媒介的表现形式很难可以和这种媒介本身的倾向相对抗。

26.无知是可以补救的,但如果我们把无知当成知识,我们该怎么做呢?

 

(三)心得体会

首先对本书的封面印象颇深,从衣着打扮上来看,是一个四口之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奇怪的是没有头颅,炸一看,挺恐怖的!但也很引人深思。因为当今的过度娱乐化,使人们放弃了思考,没有了思维,完全凭感官和视觉去判别与认识事物,很容易成为机器的附属品,走向虚无主义的深渊。

美国今年的大选,这是我唯一一次这么关注美国的一次总统选举,应该也是全世界最为关注的一次,不仅是因为美国的国际影响力,而更多地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本是严肃而又重要的一件事—总统选举,结果被娱乐化了。不禁会疑问,这是一个导向吗,在当今大肆宣扬民主的美国,民主的社会,民主何去何从。确实电视,网络媒体发挥了重要作用,充当主战场,电视上各种竞选演讲与辩论似乎是人们了解他们的唯一途径,甚至不惜利用各种媒体爆丑料来攻击对方,极端的政治娱乐化表现。

在现在这互联网时代的娱乐至死中,反观中国的传媒业会娱乐至死吗?随着人们对集权的摆脱,话语权压制的反抗,对自由的追求,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有更多的选择权去接受信息。但另一方面,人们也渐渐的被这些碎片化的信息所撕裂,沦为“到处都是水却没有一滴水可以喝”的地步。但在我国这种情况会受到如广电总局、国新办等机构的些许控制,例如《爸爸去哪儿》的停播,对一些低俗及影响不好的节目及电视剧的审查制度,它们会把我们的媒体拉入“正常的轨道”中来。那还是很有限的,阻挡不了大势所趋。

作为个人,读过本书后,只希望能更理性对待电视及网络媒体上的各种信息,有所取舍,有所思考,不做“媒体植物人!不做单向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