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库里大叔

摘要:着眼于改变社会政策政策实践是社会工作的一种新兴实践方法,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间的关系非常紧密,我们可以通过社会工作服务能够更好的去完善社会政策,并进行政策实践。笔者在本文中意在讨论社会工作服务通过政策实践对社会政策的影响,并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

 

一、绪论

    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社会政策社会工作的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领域。其熟悉来自于社会工作的经验支撑,其陌生来自于社会工作的研究匮乏。社会工作需要在实务中熟悉、运用和研究已有的社会政策[①]社会工作需要调整适应社会政策,注重与社会政策的联系,自下而上的适应、影响社会政策,对于社会政策的制定、执行、评估、改良,无不需要以事实为依据,需要通过实践和调查从而得出真正的社情民意。政策实践则是能够将社会工作服务与社会政策联系起来的一个重要链接点。在笔者看来,作为一个社会工作者,在其间接服务的角色中包括行政者、研究者、咨询者、政策影响者等。其中政策影响者意指社会工作者会发觉社会政策层面存在的问题,如社会资源的不足,困难群体的被忽视等,他们会本着公平正义的信念,以充分的资料和具体的目标来争取政府的了解和支持,最终促成社会政策的变革。而在完成角色使命的过程中,不仅仅局限于执行政策,更要有政策实践的视角和思维。

二、概念界定

1.社会政策实践的概念

回溯“政策实践”的概念最早提出,按照詹森的说法,是在1984年在《社会福利政策理论与实践》一书中率先提出来的。[②]他把政策实践界定为“利用思维工作、介入和价值澄清,发展、通过、执行和评估政策”。在詹森之后,学界出现了众多对政策实践的定义,众多定义从不同角度进行了阐述。盖尔和韦斯指出,政策实践是一种旨在影响社会政策社会工作介入,其指向性非常明确,道明了政策实践的根本就是一种影响政策的目的性介入[③];艾尔斯则是定义政策实践是一种具有强化社会工作专业能力、实现其为有需要者提供政策为指引服务之百年承诺潜力的直接社会工作实践模式,把政策实践更多的归属为一种社会工作实践的方式。[④]卡明、拜尔斯和佩德里克则定义指向比较宏观,提到了社会公平,他们认为政策实践是利用社会工作技巧提出政策建议和改变政策,以便实现社会和经济公平的目标。[⑤]从这些定义中,不难看出,学界对社会政策实践的定义中都能找到社会工作介入以及对社会政策产生影响这两块大的内容。笔者认为,社会政策实践是通过社会工作的服务来对政策产生影响,促进社会的进步发展。社会政策实践对于我国来讲,并没有像在西方一样较早就受到重视。马凤芝在《政策实践:一种新兴的社会工作实践方法》一文中明确写道,政策实践的源头可以追溯到社会工作产生时代,1980年代中期为西方学者重视和倡导,形成了较为系统的关于政策实践的界定、基本理念和原则、场合与层次、政策实践角色、活动及技巧等的论述并被付诸实施,反观我国,虽然上世纪80年代后期重新恢复了社会工作教育,社会工作实践也有所发展,但作为一种社会工作实践方法的政策实践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⑥]同时该文中还写到了社会工作实践在过去被更多的理解为了一个静态的框架,并没有以动态的视角来看待。

2.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实践

社会工作是以利他主义为指导,以科学的知识为基础,运用科学的方法进行的助人服务活动。社会工作的本质是一种助人活动,其特征是提供服务。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有直接二紧密的联系,如今社会服务机构的经费有些正是来源于政府的财政支持,这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刘勤在《社会政策:作为一种社会工作间接服务方式的探究》一文中提到了,职业属性让社会工作对社会政策比较敏感;专业活动的开展使社会工作经常性的接触社会政策,熟悉社会政策;服务供给使社会工作比较多的触及不同的社会政策供给者及相关组织运作。在服务展开中,社会政策转换为社会工作的间接服务的一种方式。在笔者看来,社会工作作为一门离不开实践和操作的学科,无不时刻密切影响着社会政策,社会政策的制定是需要以实践为依据的,并且要注重实际,仅仅是凭空制定出一个框架远远不够,在这一点上,社会工作这个学科恰恰是实践为主,强调去做,对社会政策能够起到积极影响也就是顺理成章了。

值得一提的是,与社会工作相一致,政策实践依赖于“人在环境中”或“人在情景中”这个观念。社会工作使命正是基于在个人情境和集体环境中的助人原则。社会工作者通过提供社会工作服务既帮助个人改变,也帮助他们改变其周围环境。按照上面的说法,社会工作者在关注某个个体改变的同时,还要将眼光放在政策之上,这为政策实践提供了相应的支撑。

3.社会工作者与社会政策实践

作为提供社会工作服务的一个主体,社会工作者在社会政策实践中的角色和作用也十分重要,学界对社会工作者在政策实践中所扮演的角色有明确的叙述,艾尔斯在《社会工作中的政策实践:模型和议题》一文中,基于实践经验和非系统观察,提出了政策实践的五个模型,里面提到社会工作者是政策专家、社会工作者是外部工作环境的改变代理者、社会工作者是内部工作环境的改变代理者、社会工作者是政策管道、社会工作者是政策。笔者认为,这种叙述清晰的描述了社会工作者作为一个参与进社会工作服务的人,能够对社会政策实践产生的直接影响。

作为社会工作者,在不同的场合和层次是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的。他们也在通过一系列的活动影响社会政策。在学界对于这类的政策实践活动主要是根据参与其中的横向静态和纵向动态来进行划分的。从横向静态角度来看,最为熟知的是卡明、拜尔斯和佩德里克提出的四项政策实践活动。第一,政策分析:研究政策,理解其目标、策略和潜在影响;第二,政策改变倡导:同决策者互动,以便影响他们对某个特殊提案的政策决定;第三,建立联盟:同其他群体建立关系,开发协调的倡导信息和策略;第四,发起运动:创建一个总体策略和信息,不仅影响决策者而且影响公众对某个议题的看法。而相反的,詹森提出的则是纵向动态的一个描述,他提出了社会工作者在社会政策实践中需要完成设定议程,把一定的问题提上机构、社区和立法机关决策者的议事日程;界定问题,分析如今现有的议题或者问题;提出建议,比较和对比各个方案的相对优势、把它们进行分析总结,形成一个互相包含的建议;政策通过,发展和实施策略使一个政策建议在某个具体场合中获得通过;政策执行,寻找政策没有被充分执行的不同原因,通过政策中的瑕疵来进行对政策的完善,并发展完善提出的策略和政策;评估政策,在最后的环节,要讨论使用什么标准去评价一项政策或方案,出现了负面评价需要做出怎样相应的改变。

三、社工服务通过政策实践对政策的作用

笔者看来,政策实践与社会工作服务可以进行紧密的贴合,他们的合力将对具体的社会政策产生影响,政策实践正如詹森的界定“利用思维工作、介入和价值澄清,发展、通过、执行和评估政策”。可以看得出通过最基层的社会工作服务,站在政策实践的角度上,能够从头至尾接触社会政策,了解社会政策的利与弊,为社会政策的改良找到新的方法。作为一个社会工作者,不仅仅要局限于提供直接的具体服务,树立一个政策实践的视角和意识。

1.对政策制定产生重要影响

社会工作服务是一种贴近于民生的服务,通过政策实践的角度来看,一个政策的出台势必要符合社情民意的需要,在进行政策制定的过程当中,肯定是需要关注社会各个阶层群体的意见和建议的,不能仅仅依靠精英阶层。社会工作服务从服务的范围来讲,走入基层,从社区深入家庭再深入到个人,能够贴近民众的心理,尤其是个案工作中,一些关注低保的个案或者关注留守儿童或孤寡老人的个案,能够直接与社会中的最为弱势的群体挂钩,能够知晓到最易受忽视的底层社会需求。社会工作服务能够了解到底层群体的福利需要进而将事关底层群体的政策咨询提供给相关的机构,间接参与社会政策的制定;社会工作服务中得出的种种结论和现如今制度的漏洞正是为今后出台政策提供了有力的实践证据,通过政策实践,社会工作直接进入政府社会政策部门,或成为影响行政的立法、司法部门成员,直接参与社会政策的制定。

2.助力政策实施 衔接政策评估

社会工作是社会政策实施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工作者秉持助人自助的价值观念,使用专业的工作方法,为社会政策的实施发挥着无可替代的功能。笔者看来,透过政策实践来看,具体的社会工作服务在这个环节中将对政策产生较大的影响。社会工作者通过个案、小组、社区工作等提供社会工作服务,将具体社会政策转化为面向政策指向人群的社会服务。其中有些领域如民政、疏导等,社会工作可以提供直接服务,有些领域如社会保障、医疗卫生、劳动就业、教育发展等,社会工作可以提供间接服务,从而将社会政策予以落实实施。透过政策实践,社会工作服务可以发现现有政策在执行当中的优势与不足,对于在执行政策中的不足,社会工作者可以进行记录并形成关于现有政策的改良方案,上到民政医疗保障,下至小小的社区和低保对象,对于一些福利政策的落实,只有进行了社会工作服务才能真正了解到受助对象的想法,而社会工作者在执行政策时,应该树立政策实践的思维,敢于发现政策的不足,敢于提出对政策的改进。这一环节中,社会工作服务通过政策实践将深入的了解并执行社会政策

社会工作支持社会政策的评估,透过政策实践正如我们前面所讲,社会工作服务能够为社会政策的评估提供基础的依据。众所周知,在一定政治和组织环境下系统地调查致力于解决社会问题的社会政策是一种趋势。进行社会工作服务的过程中社会工作者对社会政策的目标指向群体,能够掌握到更确切的信息,更为准确的理解并分析现行社会政策的目标、设计、实施等环节中的偏离,科学、有效的评估社会政策

笔者之所以把执行和评估行文于一段,主要是基于对政策实践的理解,政策实践正是执行政策政策评估中间的一个重要衔接,有成效的评估离不开具体得社会工作服务更离不开政策实践。

3.协助完善政策的调整

社会工作者和专业的社会工作机构通过具体的社会工作服务,利用政策实践的视角,能够在具体经验中把握社会政策中的的逻辑关系、各个社会政策的相互关系,促进社会政策的落实和执行,让政策能够真正运行的有秩序。同时,社会工作服务能够全方位的根据政策实施前、实施中和实施后的具体经验,进一步的调整、修订社会政策的任务、目标。每个社会政策的出台都有着具体的环境或情景影响,旨在回应具体的现象,解决具体的问题。随机按时间的推移以及保障对象的变化,社会政策并不能局限于静止,而是要有所灵活的调适,不断适应当下的具体情境,社会工作服务通过政策实践能够对政策产生实施的影响,观察到政策产生的利弊。社会政策的瞄准、偏差通过实践才能不断得到认知理解,实施中的不完善领域才能纠正、补充、更新。

四、笔者的思考

1.政策实践强调本土化

发展政策实践时,我们需要采取的是一种批判和继承。政策实践从根本上讲是在源自西方社会工作,其发展也是植根在西方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中。这一点与社会工作本土化很类似,如果盲目的照搬,结果必然会是面临种种的冲突和矛盾。

政策实践中,不可避免会看到由于国家的差异,产生的文化冲突以及伦理冲突。尤其是我国的社会制度与大多数西方国家有较大的差距,在社会政策的制定、执行、评估和变动等机制方面不尽相同,因而社会工作者改变或影响社会政策的途径亦会有所不同。我们应在借鉴政策实践的国际经验同时,立足本国国情。而对于社会工作而言,需要调整适应本土的社会政策,注重自身与社会政策的联系。

2.树立政策实践新视角

在提供社会工作服务中,作为社会工作者始终要以案主为中心,利用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等方法来满足案主的需要。笔者认为,在社会工作服务过程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众多有些案主的诉求从根本上来讲是由于政策的一些瑕疵或者不健全造成的,而往往这种问题并不是个体,是共性的问题,总结起来就是服务对象的问题和需要绝不是单凭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等直接服务的实践方法就可以完全解决的,很多时候需要作出政策改变,所以要求社会工作者在处理问题时需要树立一个政策实践的视角,这对于更好解决案主的问题是一种新的道路。

3.将直接服务与政策实践结合

笔者翻阅了诸多文献,很多的文献中都提到了直接服务和政策实践之间的诸多差异和区别,在这里,笔者认为两者只有进行互补和结合才能更好的完善政策。从单纯的政策实践者角度来看,重心是在对政策,而并非考虑到政策作用的客体,容易造成一种以政策为中心,忽视了真正的群体想法和利益的现象,所以无论是直接服务者和政策实践者,都应该不仅仅光看到自己的视角,要尝试利用互补的视角来看待问题,不断的完善本土政策实践,并将这种方法当做一种常态意识。

 

 

 

 

参考文献:

[①] 《社会政策:作为一种社会工作间接服务方式的探究》 刘勤 2016.2

② Jansson, Bruce S.,《Social Welfare Policy: From Theory to Practice, California》: Wadsworth Publishing Company, 1990

③ Gal, J., & Weiss, I,《Policy-practice in Social Work and Social Work Education in Israel》, Social Work Education, 2000

④ Wyers, Norman L.,《Policy-practice in Social Work: Models and Issues》, Journal of Social Work Education, 1991

⑤ Barusch, Amanda S., 《Foundations of Social Policy: Social Justice in Human Perspective(second edition)》, Belmont CA: Thomson Brooks/Cole, 2006

⑥ 《政策实践:一种新兴的社会工作实践方法》 马凤芝 《东岳论坛》 2014.11

 

[①] 《社会政策:作为一种社会工作间接服务方式的探究》 刘勤 2016.2

[②] Jansson, Bruce S.,《Social Welfare Policy: From Theory to Practice, California》: Wadsworth Publishing Company, 1990

[③] Gal, J., & Weiss, I,《Policy-practice in Social Work and Social Work Education in Israel》, Social Work Education, 2000

[④] Wyers, Norman L.,《Policy-practice in Social Work: Models and Issues》, Journal of Social Work Education, 1991

[⑤] Barusch, Amanda S., 《Foundations of Social Policy: Social Justice in Human Perspective(second edition)》, Belmont CA: Thomson Brooks/Cole, 2006

[⑥]政策实践:一种新兴的社会工作实践方法》 马凤芝 《东岳论坛》 20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