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gDg1Ul-urwX5nzAAD2lc5vjTM733

作者:刘世定

本文是再次阅读费孝通教授的这部著作之后写出的。事实上,这是一篇读书笔记。在本文中,我思考的核心问题是: 在《乡土中国》中提出的一系列重要概念是否仅仅属于“乡土中国”? 换言之,作为被提炼出来的学术概念,它们的适用边界在哪里?

为了探讨这一问题,首先要做的一项工作是把书中刻画乡土中国的重要学术概念提取出来。略进一步,考证这些概念当中,哪些被费教授仅限于适用“乡土中国” 范围,哪些则不限于此。再进一步,我们将当代社会科学研究中的若干重要理论和《乡土中国》中的概念 对应起来,以加深对前述核心问题的理解。尔后,我们对《乡土中国》中采用的比较方法的不同类型进行 探讨,这一探讨涉及概念的提出路径,从而将有助于深化本文核心问题的讨论。

刻画乡土中国的若干概念

  1. 礼俗社会:关于“礼俗社会”,费教授进一步写道:“生活上被土地所囿住的乡民,他们平素所接触的生而与俱的人物,正像我们的父母兄弟一般,并不是由于我们选择得来的关系,而是无须选择,甚至先我而在的一个生活环境。熟悉是从时间里、多方面、经常的接触中所发生的亲密的感觉。”
  2. “面对面的—文盲社会”这是在“文字下乡”和“再论文字下乡”两节中相对于“借助文字的社 会”提出的概念。 费教授说:“乡土社会是个面对面的社会,有话可以当面说明白,不必求助于文字。” “在乡土社会 中”,“文字是多余的”。既然文字多余,文盲也就是自然的产物,“面对面的往来是直接接触,为什么舍 此比较完善的语言而采取文字呢?”所以“乡土社会中的文盲,并非出于乡下人的`愚’ ,而是由于乡土 社会的本质” 。对于“中国如果是乡土社会,怎么会有文字”这个问题,费教授的回答是:“中国社会从 基层上看去是乡土性,中国的文字并不是在基层上发生。最早的文字就是庙堂性的, ……不是我们乡下 人的东西。
  3. 差序格局 费教授认为西洋社会中存在一种“团体格局”,而在中国的乡土社会中则存在与之 不同的“差序格局”。社会学者对费教授提出的这个概念非常熟悉。 费教授认为,在西洋社会的“团体格局里个人间的联系靠着一个共同的架子;先有了这个架子,每个 人结上这个架子,而互相发生关联”,团体是生活的前提。 [ “团体是有一定界限的,谁是团体里的人,谁 是团体外的人,不能模糊,一定分得清楚。在团体里的人是一伙,对于团体的关系是相同的,如果同一团 体中有组别或等级的分别,那也是先规定的。”他猜想,这种结构很可能是从初民的部落形态传下来 的,而“我们的社会结构本身和西洋的格局不相同的,我们的格局不是一捆一捆扎清楚的柴,而是好 像把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发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纹。每个人都是他社会影响的所推出去的圈子的 中心”。“我们儒家最考究的是人伦,伦是什么呢? 我的解释就是从自己推出去的和自己发生社会关 系的那一群人里所发生的一轮轮波纹的差序。”
  4. 维系私人的道德:这是相对于“团体道德”而提出的一个概念。 “维系私人的道德”这个概念是从“差序格局”引申出来的。“在差序格局中,社会关系是逐渐从一个 一个人推出去的,是私人联系的增加,社会范围是一根根私人联系构成的网络,因之,我们传统社会里所 有的社会道德也只在私人联系中发生意义。”在差序格局中“没有一个超乎私人关系的道德观 念” “一切普遍的标准并不发生作用,一定要问清了,对象是谁,和自己什么关系之后,才能决定拿出 什么标准来”。在这样的道德系统中,没有一个不分差序的、如同基督教中那样的兼爱。而“在 `团体格局’ 中,道德的基本观念是建筑在团体和个人的关系上。团体是个超乎个人的`实在’ ,不是有形 的东西。 ……它是一束人和人的关系,是一个控制各个人行为的力量,是一种组成分子生活所依赖的对 象,是先于任何个人而又不能脱离个人的共同意志……这种`实在’ 只能用有形的东西去象征它、表示 它。在`团体格局’的社会中才发生笼罩万有的神的观念。”所以,费教授认为:“我们如果要了解西洋的 `团体格局’ 社会中的道德体系,决不能离开他们的宗教观念的。

注:本文节选自《《乡土中国》与“乡土”世界